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于善祿 /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轉型正義‧異∕藝托邦‧單人宇宙
分享 | 瀏覽數: 1027
|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轉型正義‧異∕藝托邦‧單人宇宙

提名觀察人: 于善祿 , 2020年03月10日 17時14分

歷史不斷地往前滾動,也不斷地發生累積,藝術家從中獲取創發激素,不斷地重返回顧,也不斷地詰問省思與預示未來;這是我觀察2019年度台灣藝術作品現象的主要視角,也許無法涵蓋全局,但應能點撥一些迷津。

從台灣政治、社會歷史的時間軸來看,2017年是解嚴三十周年,2018年是「還我母語運動」三十周年,2017年12月5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通過,相關公部門場館、機構的專案藝文補助(如2018年3月15日成立的國家人權博物館),這幾年著實促發了許多以「轉型正義」為名的藝術創作計畫。儼然是解嚴後又另一波的重揭「歷史迷霧」、「重讀歷史」浪潮,「重」(re-)與「再」(again)成為主要的藝術創作思維,透過重返與再探的再現裝置,重新省視歷史的皺褶藏納。 

從空間上來看,無可厚非,「台灣」作為創作思維的座標原點,仍是許多作品會處理的起點;然而,也有許多涉及地方記憶、邊界與遷移、帝國與(後)殖民、台灣與東(南)亞等區域政治和地緣關係的作品,更顯得「台灣」的內連與外結文史關係之豐富複雜。面對複雜的世象,大部分的創作者(尤其是視覺藝術界)採取了「展∕演∕實踐作為研究」(exhibition∕performance∕practice as research),結合在地∕跨國田調、文獻與現地重訪、解構與後設重構等方法,模糊∕混同「虛擬」與「真實」,創造虛、實之外的第三∕另類象限,或者建構一座異∕藝托邦。

最終年度入圍的十七個作品,有許多是創作者面對自我的作品,自我的生命史、家族史與身體史,甚至是思索自我身分的認同與差異,就已經足以構成一個小宇宙,表演藝術界的四個季度提名作品中,也有好些單人表演,包括李貞葳《不要臉》、驫舞劇場方妤婷《自由步 一盞燈的景身》、余彥芳與黑眼睛跨劇團《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田孝慈《群眾》(王世偉主創)、林靖雁《一本詩集,忘記名字了》、嘎造.伊漾《Alikakay巨人說》(部落劇會所)、朱安麗《女子安麗》(台北海鷗劇團)等,都是很有魅力與能量的演出,所展現出來的身體與表演圖像,並不會因為單人而顯得單薄,反而因為內蘊飽滿而更顯喧囂中孤獨的純淨。

最後,還是留下我的三個遺珠:拾念劇集《大神魃.世界之夢》、即使我們生無可戀《儚垠Waste Land》、林靖雁《一本詩集,忘記名字了》。來日方長,後會有期。

 

 

 

 

 

相關評論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白斐嵐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吳介祥

不用照片,我們如何思念一個人,也關於我們為何作劇場《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三》 --- 魏琬容

城市中的獨處空間《自由步-一盞燈的景身》 朱珊珊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我們生產的是什麼?還可以怎麼生產?需要製造(藝術)嗎? --- 高俊宏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藝術節、遺產與共業 --- 鄭文琦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魏琬容

自戀與自負的情感指數——評李貞葳《不要臉》 --- 于善祿

希望之光《自由步-一盞燈的景身》 陳王湘瑜

一盞燈,一忘形 --- Mantis Lee

《自由步 - 一盞燈的景身》 薛宇軒

你說的沒錯,但我兒子的死是一種超幻象:關於余彥芳的獨舞 --- 高俊宏

讓我們一起孤獨-談《群眾》 --- 魏琬容

一個人的群眾──《群眾》 --- 白斐嵐

《從一盞燈的景身》到聲洄 許家峰

新紀元的遠古存在主義-《大神魃-世界之夢》 --- 白斐嵐

《自由步》到底自由在哪? --- 魏琬容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