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于善祿 / 社會邊青的自我救贖——評十貳劇場《海島浪人》
分享 | 瀏覽數: 511
|

社會邊青的自我救贖——評十貳劇場《海島浪人》

于善祿 | 發表時間:2019/10/29 06:21 | 最後修訂時間:2019/11/05 10:33

評論的展演: 藝術綠洲創作系列-十貳劇場《海島浪人》

時間:2019年10月25日,周五19:30

地點:中壢五號倉庫藝文基地

 

四個同一庄頭(感覺是西台灣海線,因為影像中不斷出現轉動的大型風車)的少男少女,其中有一對父母已酒駕車禍身亡的兄妹(楊詠裕、范頤飾),另外則是哥哥的摯友(李晉杰飾)以及妹妹的閨密(黃琦雯飾),四人感情很好,但卻遭到運毒、失約、坐牢、茫然、至親過世、被家族長輩看不起、守護廟埕老樹等現實干擾與挑戰,哥哥甚至想要投海自殺,試圖解脫這一切;故事的高潮與轉折就在摯友搶救了哥哥之後,妹妹差點失去摯愛的哥哥,四人相互打氣,重獲信心,迎向未知的未來。

海島浪人劇照-534

《海島浪人》劇照     攝影|陳艾閩     照片提供|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演出和「拍謝少年」台語搖滾樂隊(由吉他手維尼、貝斯手薑薑、鼓手宗翰組成)合作,拍謝少年除了開頭和神祕中年大叔(陳世文飾)有一段關於尋找馬鞍藤的對話,以及結尾影片中受到大叔關於繼續往前走的鼓勵話語之外,主要在每次換場時熱血搖滾演唱所創作的歌曲,在中壢台鐵車站附近倉庫所改建的藝文空間裡,音炸聲爆,震耳欲聾,歌詞多半描寫當代台客青年的徬徨、夢想、青春、義氣、失落、混亂、志氣、頂真等,少了一些前代台語歌手與歌曲的江湖味,但老成與世故仍在,沒有跳脫多少套式。

可惜的是,這六、七首台語搖滾歌曲,均用在換景之際,表面上聽起來很有力量,音浪效果十足,但音樂曲式、節奏感都差不多,歌詞不見得都聽得清楚(事後再讀〈浪人歌單〉的歌詞,也少了現場性),聽多了其實容易感到單調疲乏;問題在於歌曲情緒的配置較為單一,缺乏抒情搖滾或相對柔情的曲調,甚或更多變的曲式,藉以創造更飽滿的戲劇衝突。另外一個問題是,戲走戲,音樂走音樂,交織互文並不多,使得之間的切換流於公式化。

很顯然,這是個男性敘事觀點的故事,且公式化的元素處處可見,陣頭少年、毒品、叛逆少女、兄弟、閨密、無所事事、前途茫茫等,迷惘的兩位男主角,不論是在家族或社會裡,都得不到關注與尊重,自信盡失;在哥哥自殺獲救之後,兩人如獲重生,彼此鼓勵,哥哥經由儀式化地改換家將的裝扮,宛如脫胎換骨,轉骨成長,而摯友則斷絕與藥頭的來往,轉赴台北另行試運闖蕩,重新開始。典型的浪子回頭敘事模式,沒有太多懸念。

相對來說,妹妹為了守護捍衛廟埕老樹的保留,在大樹下擺桌徵求贊同連署,「家鄉守護者」的形象鮮明,且行動力十足,畢竟那裏有著她和哥哥、閨密、男友(即被關的哥哥摯友)滿滿的情感回憶,不容建商將其變造為其它用途。閨密性格與背景雖然較為平面、欠缺,但至少也扮演了慧頡、開心果、傳信人等功能角色,至少發揮了穿針引線的效用。總之,相對於男性角色的迷惘遊蕩,女性角色反倒對自己的行動目標是較為清楚的。

海島浪人劇照-392 攝影師陳艾閩 照片提供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海島浪人》劇照     攝影|陳艾閩     照片提供|桃園市政府文化局

 

另外,故事還安排了一個神祕的中年拾荒大叔,從頭到尾不時出現,從一開始探詢馬鞍藤何在,到闖入連署區,差點被「反勒索」(但那其實只是閨密為增加連署人數所施展的小詭計而已),再到最後和解,還搬演了一小段史艷文和藏鏡人大戰的布袋戲,最後則是像指引明燈似地,在影片中鼓勵拍謝少年要繼續向前行。他就像是上一世代的迷惘者或社會邊緣者,被社會經濟體制遺落在一角,但也憑靠著自己的方法(探問、接觸不同的人、拾荒保存好的事物、掌中戲技藝、不斷地往前走)存活了下來,被遺落而不遺棄自己,以過來人的經驗提點迷惘的年輕人,儼然是位市中隱者。

可以說,大部分的人物自始至終沒有太大的變化,哥哥仍是從他最擅長的家將陣頭中尋回了自信,摯友仍是得離開到台北城市去開創另一番人生新局,妹妹仍是在家守候著哥哥及男友,閨密、大叔、拍謝少年都仍繼續扮演其功能角色;充其量,可視為主角們的成長故事,各自歷經社會現實的試煉、年輕的迷惘、愛情的苦澀,從中獲得新生的力量,勵志而正向。戲裡說這是我們時代的故事,總讓人感覺有點老套,敘事風格、語言(及歌詞)都像是上一個世紀(不斷地讓人看到葉啟田、蔡振南、沈文程、伍佰、馬沙、九天、《青少年哪吒》等的影子),菸、酒、毒、宮廟、陣頭儼然是標準配備,時光氛圍有點停滯,閱讀不到現下的當代感;意思是,浪子敘事只能是這樣的套式嗎?沒有別的可能性嗎?究竟是誰改變?誰不想改變?

 

我相信在目前的創作版本中,編導沈哲弘仍有想要添加一點不一樣的元素,譬如大叔一開頭的問尋馬鞍藤,該植物的特性能夠守護礁岸砂灘,固砂堅石,以免流失,感覺就像妹妹這個守護者的角色;這種藏而不匿的描寫,似乎可以再多一些,使較偏粗線條敘事的浪子回頭故事,能夠多些細膩的韻味。

最後,話再說回來,相對於劇場中普遍常見的文青調調,這個作品倒是觸及了社會「邊青」(邊緣青年)的部分處境,角色個性使然是一回事,但卻也不能夠排除社會因素其實才是促成這些問題與現象的主要原因,他們沒有太多的資源可以選擇這個環境,但至少盡己之力、盡其所能想改變這個環境(像劇中守護廟埕老樹的憤青妹妹),從自己做起,彼此鼓勵,團結一氣,期待小改變能夠帶來大改變,看起來有點微不足道的傻氣與浪漫,但也挺接地氣的;劇場手法雖然還有些稚嫩,表演也相對樸拙自然,但確實能夠感受到創作者想要表達的信念。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