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楊美英 / 表演/人生,原來是夜裡一朵煙花
分享 | 瀏覽數: 1427
|

表演/人生,原來是夜裡一朵煙花

楊美英 | 發表時間:2016/08/11 11:56 | 最後修訂時間:2016/08/11 18:42

評論的展演: 河床劇團《開房間計劃—人生如是 Just for You: as we are》

觀賞時間:2016 / 05 / 13  22:30
演出地點:台南市北區裕民街一帶
劇照攝影河床劇團提供   

2011年,河床劇團於台北八方商旅推出「開房間計劃」後,陸續將「一齣戲、一個空間、只為一個觀眾演出」的概念推進誠品畫廊、美術館空間,今年則轉駐臺南藝術節「城市舞台」單元。

移動的夢境

這次參與臺南藝術節「城市舞台」單元的《人生如是》,與之前的「開房間計劃」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全程約三十分鐘的表演,並非集中於固定封閉的房間,而是讓觀眾從文青風格茶店的報到開始,走在店外的古老城區(註1)、搭乘窗戶全都遮蔽的箱型車、經由不明路線到達倣廢墟的倉庫隔間內、再次搭車回到文青茶店的小巷口。

因此,當觀眾在茶店等候帶著淡淡笑容到達的演員,被以無言詞的動作、眼神邀請或引導,起身走至店外、戴上耳機,聽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美妙旋律、看著熟悉十分或陌生新鮮的臺南傳統特色巷弄,ㄧ路被安靜的女演員無聲地牽引著、或是十指交扣地漫步緩行於曲折巷道中,其中一切關於觀眾對演員、表演、環境(包括現場既有建物居民等,以及關鍵性重要的、耳機內的聲音環境)之間的體會,都是獨一無二、不易與他人言說的。

也因此,看似這座城市某個真實區域所存在的具體角落,在觀眾與演員同行的這段散步旅途,突然發散出特異的光暈,從日常跨向了非日常的範疇。同時,在這段路程中出現的各式顏色造型鮮明的角色,無論飾者是經驗值多少的演者或素人(甚至包括不慎入鏡的行人騎士),共構成一段彷彿慢速播放的影像,也似一個個故事無意掀開的某篇斷章,流轉於觀眾行經的路邊、遙遙前望的巷口,一如移動中的夢境,難以言語的美妙幽遠。

於此,不禁令人聯想起去年七月另外一個限地表演《夜遊》,雖與「開房間」分屬不同創作/製作脈絡,但同樣都有結合在地素人、專業演員,於日常地景開起非日常情境——如同該計劃推動者秦嘉嫄於〈製作人的話〉如此訴說:「……如今2015年在花蓮的我們,則是力圖用「日常空間」提醒劇場的存在不是只有表演者,身邊同行的人、安靜的巷弄、夏夜、涼水、輕聲細語。劇場創作從來不是觀眾演員兩邊壁壘分明這麼簡單。」

互動的文本

回看整個表演文本的空間形式,大致可分為六個部分:首先是定點的等待與開始;接著,巷弄中的散步;其三,進入密閉的箱型車內,與一名黑衣女人親密相處對望,前往下一站;到達某倉庫,進入密室,坐著;之後,再次上車,同行乘客陸續增加;最後,被送下車,於路邊、小巷口。

表演的尾聲來得有點突然,車上其他四位演者繼續彈吉他、唱歌,舉手揮別,眼看車子馳遠的同時,觀眾會看見一支仙女棒燃燒著,在小巷口迸射著流散的花火。這地方,是觀眾進入驗票、等後表演起動店家的入口,也是表演宣告結束之處。

此刻面對煙花的我,可以繼續觀賞夜裡的火花如何的燦亮、如何的化為烏有,也可以動手拔起仙女棒,改變煙花開放的定位,帶走或丟下,改變我和煙花的關係,某種程度也算是改變了這個表演的結局。

以上的可變性,恰恰也呼應了在《開房間計劃—人生如是》這個作品之中,觀眾與表演之間存在的可能性。例如:一開始,一個微笑的女子引導我踏上觀演的旅程時,我可以冷淡跟隨、也可握手同行;特別是車廂中的冷豔黑衣女子,直視的雙眸、蠕動的身軀等等到底傳遞了慾望、或痛苦掙扎,根據筆者與其他觀眾的若干探訪,應該是會受觀眾的反應而有所變化;包括在倉庫密室裡的近距離搬演,女演員以葡萄逼進餵食之際,觀眾顯然至少有兩種選擇:接受、或拒絕。

雖說因著相當程度的浮動與開放,有其因應而生的觀眾趣味與挑戰難度,然對多次經驗「開房間」的筆者而言,表演文本似乎不夠密實有力,不過,卻也深刻感受到一種鋪天蓋地的包覆了每個場次唯一觀眾的巨大溫柔。

整體來說,《人生如是》表演文本展開過程,觀眾不僅在想像中參與了表演文本的創作,也因與演員的互動而影響了表演內容,使得表演文本具有某種浮動而開放的可能性——觀者的心和眼可以往內走、也可往外走一圈之後還是會往內走、末了都是人生路的殊途同歸;於是,當觀演結束時,讓觀眾下了車,再看到啓程時的那條巷子,但已經過三十分鐘後的時刻,巷子彷彿已經不是原本認識的樣子!莫非此為「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了嗎!?其中滋味層次繁複且不確定,更何況本此作品命題指涉的人生大哉問哪(註2)。

 

 

註1:此處屬於裕民街鄰近巷弄,乃是位於成功路、忠義路口西北端鴨母寮公有零售市場的後方街區,狹小彎曲;這裡的三老爺宮(祐民街86號)為府城地理的北邊高地—「尖山」,相傳是鄭成功軍隊最先登陸與首夜紮營處,廟宮前豎立了臺語石碑:「國姓爺上陸頭暝安營之地」。

註2:參閱兩廳院售票系統《開房間計劃—人生如是 Just for You: as we are》節目介紹文字:「我們的生命是一連串不斷展開的悖論;我們慶祝生命的愉悅,並生活在死亡的陰影下。我們施加傷害,帶來笑容。我們既善良又邪惡。《人生如是》是針對這事實所進行的表演研究,是我們反思整體人類經驗的明鏡。」http://0rz.tw/C5fls。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