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想像力不是免費的東西
分享 | 瀏覽數: 677
|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想像力不是免費的東西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20/08/31 15:25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9/04 17:51

評論的展演: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

新人類2

《新人類計劃:園遊會》演出照片     圖片提供|新人類計劃      攝影|秦大悲

「這不是一場演出,如果你不喜歡,現在可以離開」入場時,周瑞祥說 ,隨後全場觀眾被要求簽同意書,他又說「不簽的話,可以現在離開」,短短十分鐘內,觀眾被訓誡兩次「如果你不喜歡/不接受,你現在可以離開」之後,周仍然時不時提起「這是一場園遊會」。雖然強調了很多次,實際上,《新人類計畫:園遊會》的橋段仍然是「參與者圍著周瑞祥,看他表演吃玻璃、催眠人、被人打..」

當一個臺北藝術節售票節目宣稱自己「不是演出」,我有嚴謹的標準與高規格的期待,畢竟「演出」或「園遊會」各自有它們約定俗成的樣貌,想宣稱「這不是演出,是一個園遊會」,不是口頭上講講就能成立,需要其他方面都跟上才行,可惜《新人類計畫:園遊會》並沒有。

以園遊會審視,新人類計畫的空間空蕩、一個木架觀眾席(只有單面漆成黑色)、兩個黑拱門,零落蕭索,沒有其他可供探索的東西,參與者只能跟著周瑞祥繞。要說園遊會,前幾年《人類動物園》有各類的「攤位」供參與者體驗,比較接近園遊會。

以演出審視,一般而言,讓觀眾排排坐著,面向舞台,有助於觀眾集中注意力。在新人類計畫中參與者圍著周瑞祥,如果不擠到最前面,後面的人視線受阻、聽不清楚聲音,在此情況下,參與者的注意力容易分散,沒能逐步建立與魔術師的信任,在一個仰賴觀眾參與的節目,這個開頭相當不利。

周瑞祥說了一小段故事,描述巫術如何被指認、被定型成為「魔術」,他拿出女巫阿尼瑪(音譯)的日記,交給觀眾,他說他用魔術記下了整本日記,無論翻到哪一頁,他都可以準確說出內容。這裡,我們碰上尷尬,日記關於1584年的女巫生活,內容遙遠陌生,而中文有許許多多同音字,書面語透過口語唸出來,圍觀者不容易理解,失去了魔術的效果,觀眾翻日記、周說出日記內容是《新人類計畫:園遊會》用來串聯各段的線索,但因為上述原因,這效力不高。

於是《新人類計畫:園遊會》各段更顯散落,比如邀請兩位觀眾結伴走到後方「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要發出聲音」,兩位繞了一圈回來,依約什麼都沒說,然後呢,沒有了,直接進到下一段。

我並不明白這一段的目的是什麼,在於彰顯這兩人是「選定」的對象?選定兩人,讓其他人空等,這在整體節奏上是否必要?其後,觀眾被要求一個一個走到後方,路過一對坐在地上擺出性交姿勢全裸男女,如果要討論「性被視為是一種人類超能力」,這個橋段顯得太潦草。除了擺出一對裸體男女,沒有更有力的方法嗎?  


要體驗?還是要演出?《新人類計畫:園遊會》的數個力道相互抵銷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在演出和體驗中間擺盪,兩邊條件都不滿足。

如果要賣演出,那麼段落、結構、台詞都需要大大細究,比如句子長短、句子和句子中的停頓、說話的力道與音量,比如對著一個人說話和跟全場說話,狀態一樣嗎?從這一段接到下一段的趨動力是什麼?為什麼吃玻璃在這個角落,而不是在另一個角落?

如果要賣體驗,需要精準的計畫,舉例而言,《微醺大飯店》經過長時間的市場觀察研究,才擬出了最適合的票價與體驗內容。《新人類計畫:園遊會》中約有三四段(吃糖玻璃、喝酒以及催眠前奏) 是全部人都能體驗的橋段,少數參與者能體驗「被催眠」「念日記」以及「用力打周瑞祥一拳」我想追問,讓全部人參與體驗,會是《新人類計畫:園遊會》的目標嗎,如果是,該怎麼作?如果不是,那如何把「大多數參與者默默目睹三個人體驗魔術」設計成值得回味的經驗?

內容上,《新人類計畫:園遊會》的數個力道相互抵銷。巫術的世界,魔術的語言,的確能建立《新人類計畫:園遊會》的陌生奇異氛圍,但,這又與後段「全體人放鬆準備受催眠」相牴觸,畢竟,在陌生奇異氛圍中,要真的放鬆格外難啊。魔術師的傲慢高冷態度,也許有助於建立「這是我的場子,你們要聽我的」之形象,但這也讓參與者有壓力,等到需要參與者加入時,就額外拖延,一本日記傳來傳去,大家都迴避,沒人願意拿。

事後我詢問觀看不同場次的朋友,有朋友回應他們那一場觀眾都積極投入。我才發現,剛好我這場的觀眾都比較內向(?),而這正好挑出了另一個重要關鍵問題 : 當團隊把「創造演出體驗」這擔子分給觀眾,也等於把演出內容交付給一個龐大的未知變因「觀眾的個性/投入程度」,畢竟賣票時,我們沒有強制要求心理測驗,無從得知來的觀眾會是積極投入,或是冷淡以對。當一場節目的體驗氛圍,取決於該場觀眾們的個性,這對觀眾而言是否公平?

新人類3

《新人類計劃:園遊會》演出照片     圖片提供|新人類計劃      攝影|秦大悲


想像力不是免費的東西


有句老話是「劇場的奧秘,在於讓人願意相信」,空蕩蕩舞台上,一個好演員,能讓你「看見」千軍萬馬朝她奔騰而來,這是以演技誘發觀眾想像力。迪士尼樂園則是另一種手法,迪士尼從數百人中精挑細選,找出和卡通一模一樣的演員,配上華麗服裝和夢幻城堡,他用無懈可擊的裝扮來說服人,當白雪公主笑臉盈盈的走來,就算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反迪士尼分子,也很難擺臭臉。

而「願意相信」並非從天上掉下來的。 

這年頭,要讓人們掏錢很難,但,要讓人們掏出想像力,只怕更難。沒有人會平白無故掏錢,而想像力也不是免費的東西,若希望參與者「集中注意力」「用心想像」「一起完成一件事」,其背後的功夫,遠遠高出預期,不可輕率,輕率必敗。


註:我所觀賞的場次為8/15晚間program A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