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攏是為著‧陳武康》下篇:傑宏貝爾的概念舞蹈
分享 | 瀏覽數: 847
|

《攏是為著‧陳武康》下篇:傑宏貝爾的概念舞蹈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20/08/30 16:43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9/11 23:14

評論的展演: 攏是為著 ‧ 陳武康

(《攏是為著‧陳武康》舞評分為〈上篇:陳武康與他的舞蹈〉與〈下篇:傑宏貝爾的概念舞蹈〉

「什麼是____」已成為隨處可見的句子,什麼是建築、什麼是都市、什麼是美術......,句子用久了,像磨鈍的針失去了鋒銳,像嚼久的口香糖沒滋味。但仔細想想,這句子其實難答,就算是尋常之物,也難答。

 
「什麼是水梨?」水果、甜甜的、圓圓的、需削皮、溫帶產.....。

「什麼是愛爾蘭獵狼犬?」 狗、灰色毛、友善、肩高70-75公分,耳朵垂.....。

如果對方知道什麼是「狗」,我可以先丟出「狗」這分類,再往下描述愛爾蘭獵狼犬的細節。如果今日來了一個外星人,「狗」這個大分類就無效,於是描述方式會轉而「四足著地、嗅覺敏銳、有尾巴、移動快速、有毛」但無論我們怎麼嘗試,總會發現描述有漏洞,比如愛爾蘭獵狼犬「有毛」,狗毛跟水蜜桃的細絨毛,是一樣的嗎?狗毛跟蜘蛛腳上的毛,是一樣的嗎?描述具體的東西(狗或水梨)尚且這麼難,何況是非具體的東西。

比如,什麼是舞蹈。


舞蹈是什麼?

     

舞蹈,是隨著音樂搖擺身體?舞蹈是一連串的動作?每列舉一項,就凸顯了我們所未能列出的可能性。《攏是為著 ‧ 陳武康》用圍堵法,去逼近「什麼是舞蹈」。(完整舞序請見《攏是為著 ‧ 陳武康》上篇:陳武康與他的舞蹈)

皮膚的舞,是人類捏著自己的皮膚,讓皮膚動,但皮膚再怎麼樣也無法離開人體,於是,這舞被限制在方寸之間。心臟的舞,是人類先靜下來聽自已心跳,而後順著心跳節奏,搖晃震動身軀。〈Let’s Dance〉與〈 Lose Yourself to Dance〉回到人們熟悉的舞蹈樣子─隨著音樂擺動身軀。〈自傳〉藉由一段段舞蹈,展示舞者的生命歷程。

 

進一步,什麼是舞蹈表演?如何理解舞蹈表演?

 

舞蹈很難保存,畫作、雕塑會有實體作品流傳,音樂雖然無形,但還有樂譜和錄音可以依靠,舞蹈不同,每一場舞蹈都只存於當下,以及同時在場的人腦海中。舞蹈錄像,並不等於舞蹈,因為鏡頭決定了視角:從哪一個角度拍攝、哪一些東西被捨去、哪一些東西被強調?

〈兩個Youtube影片〉,以陳武康說舞來呈現兩支名作:碧娜鮑許的春之祭 (The Rite of Spring by Pina Bausch) 和Simone Forti 的〈Huddle〉。陳武康坐在椅子上,盯著螢幕,描述他所看到的東西,在這裡,舞蹈本人甚至沒有出現,稍縱即逝的舞蹈先被做成錄像,再用語言去描述影像,此刻舞蹈沒有發生,舞蹈只存在觀眾腦海,舞蹈介於在與不在之間(薛丁格的舞蹈?)

〈母親〉這一段,先是說明創作緣由、再示範一次,第三次邊講解動作邊跳、最後再配著音樂完整跳一次,一共四回。一支舞蹈被拆解成四個圖層,四遍各有其目的。觀眾可以順著「為什麼創作/作出什麼/動作代表什麼意義/完整看一次」去理解〈母親〉。

照片版權|蔡耀徵     照片提供|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縝密的構作支撐起作品


就算不熟悉舞蹈的人,也能享受《攏是為著 ‧ 陳武康》,舉例而言,當陳武康立定舞台,身子不動,用手比劃說著「兩圈」「跳」,識芭蕾者腦海裡有栩栩如生的畫面,能心領神會。不識芭蕾者,也能開懷大笑。

要讓不熟悉當代舞蹈的人,也能理解作品,要歸功於作品有著清晰的構作。以電影來比喻,就是劇情發展合理,而且剪接恰當。雖然是十個片段,但環環相扣,如果亂動順序,結構不穩,會垮掉。

〈皮膚的舞〉和〈心臟的舞〉陳武康穿著衣裳,走上台,公然脫掉衣物,全裸演出〈皮膚的舞〉,先處理了人體表層,再延著「人體」的路子,往內鑽研,接〈心臟的舞〉,言之成理。

〈Let’s Dance〉和〈Lose Yourself To Dance〉則自成一組,先有了〈Let’s Dance〉的輕鬆寫意,〈Lose Yourself To Dance〉的恣意更容易被欣賞,如果沒有〈Let’s Dance〉先建立了參考點,〈Lose Yourself To Dance〉舞得再狂又如何。

〈自傳〉講述舞者的生命歷程,全段都是舞者本人的故事,緊接著〈嘉賓〉引進他人的身影,支撐了〈自傳〉。

照片版權|蔡耀徵     照片提供|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陳武康與傑宏貝爾,到底誰的功勞大?

 

許多評論者用全球文化交流的權力結構來看《攏是為著 ‧ 陳武康》,此作品到底是誰把功勞「掃盤、清空」,也成為討論焦點。

這一題,我用寫作格式來回答 ——我選擇以相等的篇幅的兩篇文章,來表示在我眼裡陳武康與傑宏貝爾同等重要,他倆就像一雙筷子,沒有誰是主、誰是副。一雙筷子少了一支,落單的那一支還是「筷子」,卻無法執行筷子的任務,單支筷子可以拿來叉貢丸,但無法挾菜。

《攏是為著 ‧ 陳武康》是傑宏貝爾的概念舞蹈回顧展,加上陳武康的一身技藝所組成,像是大腸包小腸,一口咬下,兩種滋味,分開看,糯米腸綿密,香腸油香,各有各獨特,但,你無法用兩根香腸組成「大腸包小腸」,兩根香腸放在一起,就是兩根香腸,但很難迸出新滋味。

如果換成林素蓮、楊乃璇、周書毅、李尹櫻,縱然是一樣的結構,也會是完全不同的舞作。林素蓮的〈皮膚的舞〉和周書毅的〈皮膚的舞〉不可能一樣,楊乃璇的〈Lose Yourself to Dance 〉和李尹櫻的盡情舞動,不會相同,更不用說〈自傳〉和〈嘉賓〉這兩段屬於表演者個人生命的獨特片段。

寫到此,我們(終於)可以把目光轉向作品以及它的未來,這支作品有了台灣的陳武康,是大腸包小腸,跟別國舞者合作可能是章魚燒比薩、或是珍珠奶茶火鍋、或是豆腐乳炸雞。

概念舞蹈曾經被批評的體無完膚「這哪裡是舞蹈?根本沒有跳舞啊,亂搞一通」,而《攏是為著 ‧ 陳武康》跨了一步,將概念舞蹈與舞蹈兩者相乘,變化無窮,其樂趣也無窮。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