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攏是為著‧陳武康》上篇:陳武康與他的舞蹈
分享 | 瀏覽數: 1023
|

《攏是為著‧陳武康》上篇:陳武康與他的舞蹈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20/08/30 16:30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9/11 23:16

評論的展演: 攏是為著‧陳武康

 

「這作品誰的功勞大?」許多人問。思索良久,我選擇以寫作格式回應,用相等的篇幅的兩篇文章,來說明在我眼裡陳武康與傑宏貝爾同等重要,舞評分為〈上篇:陳武康與他的舞蹈〉〈下篇:傑宏貝爾的概念舞蹈〉

有些網路上的梗圖,具有破壞性的效用,它能翻轉你對某件事情的既定印象,看過這個梗圖,下次你再也無法用先前的眼光看待某樣東西,有句話形容這現象:You cannot unseen this(看過這個,你就回不去了),你無法拋棄你已經知道的事情,一旦知道,你將永遠改變對某事物的看法。

看《攏是為著・陳武康》,我忍不住想,如果我此生不知何謂芭蕾,不知何謂當代舞、不認識陳武康、不知道傑宏貝爾 (Jérôme Bel)是誰,我看到的《攏是為著・陳武康》會是什麼樣?

我不知道。

談談我知道的吧,陳武康與他的舞蹈。  

照片版權|蔡耀徵     照片提供|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攏是為著 ‧ 陳武康》是傑宏貝爾與陳武康攜手的新製作,分為十段,為了方便讀者參考,我將舞序以表格列出:

皮膚的舞

陳武康除去全身衣物,全裸立於台中央,捏、拉、

推自己的皮膚

心臟的舞

將麥克風靠近心臟,心臟跳動聲規律的傳來,陳武康隨著心跳節奏,震動身軀。

Let’s Dance 
一起來跳舞

聽到副歌唱「Let’s Dance」,開始跳舞,副歌結

時,停止舞動。

Lose Yourself to Dance 
盡情的跳舞

放飛自我,盡情舞蹈。

自傳

陳武康自述生平,包括以下幾段舞蹈

 

5.1

陳武康坐在角落,重現當年「在舞臺角落近距離看芭蕾舞星」的樣子

 

5.2

跳一段芭蕾〈黑暗王國 La Bayadère

 

5.3

當兵時考入藝工隊,對嘴唱跳郭富城的〈動起來〉

 

5.4

去紐約,加入知名編舞家Eliot Feld所創的Ballet Tech。跳一段Eliot Feld為他編的舞〈Limbs〉

 

5.5

成立驫舞劇場,跳一段〈速度〉

 

5.6

認識皮歇克朗淳,思考自己的認同,跳一段〈半身相〉

嘉賓

陳武康的父母跳一支〈路邊的野花不要採〉

七 

節目單 

陳武康坐在左舞台,用唸的把節目單唸一次

母親

伊莎朵拉鄧肯(Isadora Duncan)的〈母親〉

 

8.1

講述鄧肯的創作緣由

 

8.2

跳一段〈母親〉,無音樂。

 

8.3

跳一段〈母親〉,邊跳邊說明動作意義。

 

8.4

跳一段〈母親〉,配著音樂,完整呈現。

兩個Youtube影片

陳武康坐在舞台上,盯著電腦螢幕,口述 
Simone Forti  的〈Huddle〉 和畢娜鮑許Pina Bausch 〈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

結束之舞

陳武康立於舞台,看著觀眾,若觀眾之中有人閉上眼睛,陳武康就鞠躬謝幕,演出結束。

 

透過陳武康,舞蹈之神對我說「世上舞蹈,其義都相通」


第一次看陳武康跳舞,在紐約,他獨舞《Proverb》,由Eliot Feld所編。當時的我,一腳還在練街舞,一腳才剛剛跨入芭蕾,高深的表演我根本不懂,但那晚,陳武康卻令我雙眼發直,他簡簡單單一個跨步,左弓右箭,雙臂劃過天頂,就像是用掌側劈開天穹。那晚,舞蹈之神 (如果真有這個神的話),透過陳武康的演出,跟我說「孩子,世上的舞蹈,其義都相通」,之後十數年,我始終如此相信著。

Eliot Feld所編的舞蹈,像鋼琴, 一個琴鍵一個音,清楚明白,像夏天把手指浸到清涼溪水中,令你瞬間靜下來。《攏是為著・陳武康》中,陳武康重跳了一小段當年Eliot 為他編的舞《Limbs》,現在的我對舞蹈的理解精進了許多,讀出這舞是Eliot 為陳武康的器性和質地所編,陳武康詮釋編舞,詮釋音樂,旋律的線條在他手臂揮灑處畫出來,我看見音樂繞著他,我感到清涼溪水潺潺流過心底。

十年了,陳武康進化了。

草莽芭蕾,反將芭蕾一軍


芭蕾是陳武康的初始,他講述自己自小好動被送去學芭蕾。講著講著,音樂下,他躍騰 ,如大雁掠過舞台。陳武康跳到舞台中央了,正以為他要展現高難度技巧,等等,他人不動,極其自然的用手一比「兩圈」「兩圈」,觀眾大笑。他嘴上不停歇,一邊走一邊比「跳」「跳」「跳」,全場掌聲歡動,不停歇。

芭蕾有著清晰進程,一個舞者出場、小試身手幾招,接下來必定是難度高的旋轉或跳耀,偏偏他不來這一套。他在芭蕾段落中,反將了芭蕾一軍。

陳武康曾經問我「欸,我要宣傳新節目,有什麼詞形容我?」我秒回:「草莽芭蕾」。這一小段芭蕾展現了陳武康的身體條件,也展現了他作為芭蕾舞者的獨特,別人的芭蕾是宮廷嬌貴,他的芭蕾能率眾殺敵,一統江湖。


郭富城的〈動起來

芭蕾講究延伸、延伸再延伸,流行音樂的舞蹈講究pose、打點(動作打在節拍上)。芭蕾或現代舞的舞者,跳起流行舞,總難去除骨子裡的「延伸感」,尾勁切不斷,每個樂句都漸弱,沒有乾淨的休止符。出乎我意料的,陳武康跳起郭富城的動起來,pose穩,打點準,遠遠勝過我對現代舞者跳流行舞的期待。前一秒還說「對嘴唱歌是我最害羞的部分」,然後一秒變成郭富城。我認為,這收放自如的短短一秒鐘,藏著成熟的表演者應有的功力。

Lets Dance Lose Yourself to Dance

〈Let’s Dance〉陳武康輕鬆舞動,像在自家客廳配著最愛的音樂,到了〈Lose Yourself to Dance〉,我原以為陳武康會沿著〈Let’s Dance〉的路子,把動作放大,豈料〈Lose Yourself to Dance〉,陳武康大轉向,他把延伸推到滿,他左腳踏住這一小節的音符,手伸到下一個小節,摘另一個音符。

如果說芭蕾是精準控制,而〈Lose Yourself to Dance〉這種舞蹈法,是熟習精準控制的人,把動作和動作之間每個空隙延長再延長,才能達到的程度。

照片版權|蔡耀徵     照片提供|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出色的口白表現


中文同音字很多,台上演員說「女孩越禁得起壓力」底下人可能聽到「女孩月經期壓力」,如果舞蹈作品需要使用台詞,則更需細究台詞寫法。但我曾經目睹許多創作者,他們用盡力氣雕琢身體表現,對於口白卻漫不經心。我始終不能理解,你怎麼能對於舞台上的細節如此講究,只對於不精練的語言充耳不聞? 

「晚安,大家好。我是陳武康,42歲 ,高雄人 。」

「嗨大家好我是陳武康42歲高雄人」

「嗨~大家好~我是陳武康,42歲,那個,是高雄人~」

這三句所呈現的感覺,如此不同,豈能輕忽。

《攏是為著・陳武康》中有大量的台詞,而每一個句子長短有律,用字簡潔明確,準確到令我讚嘆「這詞,誰寫的?」陳武康的咬字、講話速度都對,一個人對著數百人講話,如家常自然,而字句清楚傳到觀眾耳中。他講錯詞,也自然,不說破的話還以為他故意的。

 

陳武康,扛得起


評這支作品,我會給「陳武康,扛得起」這六個字。一個氣球不能光有外皮,還得要有裡頭的氣體,才能稱得上是「氣球」,陳武康對舞蹈的掌握、對表演的嫻熟等一身技藝是充沛的氣體,飽滿地撐起了整支舞作,《攏是為著.陳武康》才能成立。 

〈下篇:傑宏貝爾的概念舞蹈〉我會從概念舞蹈與舞作結構來談這支作品。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