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嘿,我想跳舞—街舞精神的《今日芭蕾芭蕾》
分享 | 瀏覽數: 1005
|

嘿,我想跳舞—街舞精神的《今日芭蕾芭蕾》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20/06/25 20:13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6/26 13:37

評論的展演: 今日芭蕾芭蕾

(圖/方妤婷攝,驫舞劇場提供)

芭蕾Ballet 字根 Ballare (拉丁文)意思是跳舞,但後來,我們看到Ballet就想到硬鞋、舞裙、腳尖。芭蕾的原始字義「跳舞」,在當代中丟失了。

鍾長宏所發起的《今日芭蕾芭蕾》,第一個芭蕾是動詞「跳舞」,第二個芭蕾是名詞「芭蕾舞作」,「今日芭蕾芭蕾」這六個字,是「一起芭蕾」,也是「一起跳舞」。

演出由「今日芭蕾I:大眾推廣」及「今日芭蕾 II :經典舞作」工作坊的成員,經過約十週的排練,帶來兩段舞作。大眾推廣工作坊的成員中,有些是零芭蕾基礎,有些有一點點舞蹈經驗,有樂齡長輩,也有年輕人。經典舞作的表演者,則是六位具有芭蕾底子的年輕舞者。

場地在驫舞劇場排練場,觀眾約六十人環繞表演場地而坐(四面八方都是觀眾),四個角落坐表演者。演出開始,鍾長宏以王子開舞之姿,緩緩步入中央,邀請表演者上台,表演者分為兩列,相對起舞,如芭蕾舞劇的宮廷社交舞,輕快活潑。

而後,表演者邀觀眾上台,一起踩著芭蕾步,隨著觀眾越來越開心,音樂也從芭蕾音樂,轉向勁歌金曲,先是李麗芬《梳子與刮鬍刀》,再來是丘丘合唱團的《就在今夜》,台上的舞蹈,也自然而然從芭蕾轉向自由奔放,舞步有swing,有扭扭舞,百花齊放,目不暇給,每個人臉上都是一臉光亮歡愉。


(圖/方妤婷攝,驫舞劇場提供)

這過程,活生生是「把芭蕾字義的演進用演出展現」,「芭蕾ballet」就在我眼前由「芭蕾舞」轉成「跳舞」。

就在此時,我偷偷回頭問:等一下他們會回到芭蕾舞嗎。話音才落,場上氣氛轉換,觀眾開心下場,六位舞者登場,演出芭蕾舞劇Napoli的六人舞。芭蕾是一門極講究方位與面向的舞蹈,通常設定觀眾在前方。但,這場四面八方都是觀眾,整個編舞必須更改面向,對於我而言,這有幾重樂趣:

 

一、平常絕無可能從背面看芭蕾舞,這回,能見到背部肌肉用法。
二、很少近距離看芭蕾,此次能見到腿部細節,如何起腳、如何跳躍、如何平衡,這段演出看下來,學到的比八堂芭蕾課更多。

 

(圖/方妤婷攝,驫舞劇場提供)

有趣的是,原本觀眾們隨興坐著,有點駝背有點歪,隨著六人舞芭蕾演出,觀眾竟然一個個都挺直脊梁,端正坐姿,作為一個數百年來不斷精緻的藝術,芭蕾的近距離感染力,是直覺性的,也是具有穿透性的(當六名舞者在你面前挺直背脊翩翩起舞,你還能駝背坐著嗎?作不到啊!)

 

芭蕾作為一種溝通


芭蕾給人的印象是「仙氣優美的藝術」以及「高超技巧展現」,芭蕾舞者們彷彿是獨角獸般神話生物,不親人不近人。《今日芭蕾芭蕾》讓表演者們走進觀眾,邀請觀眾上台,觀眾模仿著舞者的芭蕾步伐,全場樂成一團,我從來沒有見過芭蕾舞可以作為「溝通」語彙,這還是第一次。

 

在《今日芭蕾芭蕾》,我生平首度見識到街舞的cypher (圍成一圈,各秀絕活,互相交流)竟然在能芭蕾舞上展現,真是開了眼界。

 

(圖/方妤婷攝,驫舞劇場提供)

鍾長宏在節目單上自述:

「我想要試試看自己在街舞課的方式來推廣芭蕾,我們一邊跳舞,一邊尋找哪一些舞步是讓我們有感覺的,搭配芭蕾舞劇Napoli的第一幕舞蹈音樂改編舞步,創造屬於我們的芭蕾」

 

如果芭蕾是一隻牛的話,鍾長宏以街舞精神當作刀刃,剖開了芭蕾緊緊相扣的關節(對,就是庖丁解牛的概念)

 

當街舞精神支援芭蕾舞步


舞蹈電影 Step Up (2006) ,早已試過街舞與芭蕾的結合,之後也很多人嘗試。但多半停留在技巧層面—街舞重心低,芭蕾重心高,兩種相斥的身體訓練,如何交會?

 

《今日芭蕾芭蕾》,卻是芭蕾與街舞精神的融合,令我激賞 (請容許我強調,他們從頭到尾都是跳芭蕾,沒有跳街舞。)百分百芭蕾舞演出,但是援引了街舞中的「互相支援」與「擁抱真我true to yourself」,開展芭蕾的另一種可能性。

 

芭蕾,可以作為一種精神嗎?


芭蕾是什麼?是 turnout? 是嚴謹的五個位置?是大腳背、大跳躍?

「芭蕾,可以作為一種精神嗎?」這問句,本身很嘻哈,得先讓我從嘻哈講起。嘻哈起源於紐約布朗克斯街頭,吸納各種移民文化,沒有學院派的單一定義,隨著嘻哈越傳越廣,開始有人問「嘻哈到底是什麼」,但,你的街頭跟我的街頭不會ㄧ樣,你的嘻哈與我的嘻哈,也不可能完全一樣,數十年來各方不斷論戰,最大公約數是嘻哈就是「敢現自我」,「嘻哈是一種精神 」

而,芭蕾,可以作為一種精神嗎?芭蕾經過一代代藝術家們的努力,每一個姿勢、每一個手勢都不能亂改,這樣的芭蕾,還有讓一般人親近、享受的可能性嗎? 《今日芭蕾芭蕾》提供一個很棒的回應。

長宏說「當音樂穿過身體的那秒,整個人燃燒起來,對我來說,這很芭蕾,我想把這感覺帶給大家」街舞與芭蕾雙棲的鍾長宏,也許是最適合說出這一句話的人 (而他也作到了)。

 

(圖/方妤婷攝,驫舞劇場提供)

拉遠來看,這一切不僅僅關於芭蕾,而是一門傳承久遠的藝術(京劇、崑曲或歌仔戲),如何回到推廣的路子,如何在無止盡追求技巧的同時,仍保持彈性?《今日芭蕾芭蕾》有這樣的視野,我樂觀以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