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2020相遇舞蹈節之觀察
分享 | 瀏覽數: 1358
|

2020相遇舞蹈節之觀察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20/03/30 19:02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4/14 13:06

評論的展演: 2020相遇舞蹈節—共創

張可揚《我們清醒,於是反抗世界的無窮反覆》 攝影/林守晟
2020相遇舞蹈節分為三個系列,分別是:

系列A【年輕人想怎樣】: 簡莹萱 X 張國韋 X 張可揚
系列B【踹共!誰與共?】: 吳易珊+易製作 X 蘇家賢 X 林廷緒
系列C【共舞,共感,共創造】: 張秀萍 X 賴思穎 X 林依潔+三十舞蹈劇場

系列A【年輕人想怎樣】,有簡莹萱的《Dear Frustration II》 、張國韋的《囚》 和張可揚的《我們清醒,於是反抗世界的無窮反覆》,三支作品結構、人數上都不同,卻都帶有挫折/抵抗的成分,當然,對於世界的失望以及隨之而來的戰鬥吶喊是每一世代的年輕人曾有的共同經歷,不過這次三支作品卻不同,不是八零年代的《明天會更好》式的昂揚奮起,而是一攤爛到底,而後想辦法緩緩地,一寸寸站起來。這種心緒,且讓我用草東沒有派對的《爛泥》,作為解題藥引

噢多麼美麗的一顆心
怎麼會 怎麼會 就變成了一灘爛泥
噢多麼單純的一首詩
怎麼會 怎麼會 都變成了諷刺
我想要說的 前人們都說過了
我想要做的 有錢人都做過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噢多麼乾淨的一幅畫
怎麼會 怎麼會 充滿了悲傷
噢多麼天真的一句話
怎麼會 怎麼會 像噩夢一樣
(摘自<爛泥>歌詞)

雖然三支作品都有可再琢磨之處,但它們共同反映年輕人對於世界的頹喪與反抗,作為一個系列可稱完備,期待這三支作品的下一步,能否再創新局。

賴思穎的《有關舞的嘗試之一》有股獨特的細膩,舞者汪秀珊、陳楷云、許書銓身體質感相近,都乾淨。如果說長弓舞蹈劇場的乾淨是玻璃的冷冽透明,《有關舞的嘗試之一》的乾淨是木頭地板,溫暖且一塵不染。
林廷緒的《紅頭裡的金烏雲薦》無疑是優秀的作品。舞台乾淨漆黑,燈昏黃,獨舞者文韻筑整場緊緊抓住眾人目光,她身軀一沉,地板也震動,就是如此驚人的能量讓空蕩蕩的舞台有了重量,身軀時而凝、時而重,時而遊走,目光時斂時凌厲,頸部和手腕的配合嚴絲無縫。編舞家林廷緒觀神像雕塑得靈感,以舞蹈來重現神像之姿,「身體性來傳達無以名狀的神性」(節目單語),可謂相當、相當成功。林廷緒和文韻筑,都是未來值得關注的新星。
張可揚《我們清醒,於是反抗世界的無窮反覆》 攝影/張修齊 

如果說《紅頭裡的金烏雲薦》呈現了專業舞者和編舞家的互相加乘的吸引力,《洗手訓練班》則呈現了舞蹈光譜中的另一種「相遇」。因著新冠肺炎疫情,香港編舞家王榮祿作品《波麗露》無法如期來台,改由三十舞蹈劇場藝術總監張秀萍臨時接下任務,要在三天之內,帶領十幾位不認識的工作坊成員,端出一個成果演出。任何帶過工作坊的人,都會明白這類任務有多累人。而以結果來看,《洗手訓練班》是令人愉悅的作品。編舞家張秀萍一開頭先給了個虛構場景「歡迎大家來參加工作坊,這次工作坊是為了....」,讓工作坊學員順理成章的就扮演工作坊學員,繼而以「濕搓沖捧擦」等關鍵字以及其諧音,呈現各式動作,以及動作和動作的串聯。舞作扣緊「洗手」二字,因著疫情誕生的作品,也呼應了疫情,尤其中間插入衛服部疾管署說明影片,那個背景音一下,許多觀眾都會心一笑。舞蹈工作坊呈現常常因為準備時間短、以及學員身體訓練程度不一,而顯得生澀尷尬。但《洗手訓練班》沒有這缺點,因為編舞家設定得好,每個表演者都展現了自在,她們就自自然然的,展現她們自己發想的動作,臉上始終帶著閃耀微笑,而且是那種真心享受舞台、享受表演的驕傲微笑,如果你曾被藝文環境搞得心如死灰,這股微笑會重燃你心中火苗。

2020年相遇舞蹈節的主軸是「相遇時,我們跳舞」,對我而言,《洗手訓練班》是最能展現此一精神的小品。拉遠來看,這幾年下來相遇舞蹈節越見成熟,所容納的作品也各得其所,讓藝術家和觀眾相聚於此,是個定位清晰且成效準確的舞蹈節。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