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這頓《年夜飯》,節奏火候都對了
分享 | 瀏覽數: 870
|

這頓《年夜飯》,節奏火候都對了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20/02/10 11:11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2/12 11:47

評論的展演: 台南人劇團《年夜飯》

圖2、年夜飯劇照

《年夜飯》劇照      攝影|陳又維     照片提供|台南人劇團

 

劇場是一門時間與空間的藝術。

時間,六十秒為一分鐘,六十分鐘為一小時,二十四小時為一天。

空間,十公釐為一公分,一百公分為一公尺,一千公尺為一公里,這是客觀的度量。

但在劇場裡,時間和空間有不同感知。有時候,三小時一眨眼就過去,有時候,三十分鐘感覺像漫長三小時;有時候一大群人在舞台上渺小無比;有時候,一個表演者的能量,竟能如怪獸哥吉拉般龐大。

好的作品能將時間玩出另一興味,比如台南人劇團的《年夜飯》。


一頓年夜飯,各自表述

《年夜飯》戲如其名,是一頓年夜飯的準備。台下三面坐觀眾,台上三個角色:媽媽、姊姊、弟弟,另有一個沒現身的爸爸。如果把鏡頭拉遠,我會如此描述這作品:這是一頓年夜飯,各自表述。媽媽、長女、么弟一個接一個開口重現那頓極其重要的年夜飯。

聽來溫馨,對吧?但有一個小問題,那就是三個人都在場,但是三個人有不同的版本。經歷過同一個事件的兩個人,對於事件會有不同的勾勒,有些人記得當時的氣味、有些人記得當時溫度,有些人對於事情前後順序有驚人記憶力,對於陌生人,我們能接受他們與我有不同的記憶。但是,面對家人,我們驚訝否認「等一下!明明就不是這樣!」因為家人太近,我們很難接受他們有迥然不同的記憶。《年夜飯》精彩在於它所處理的乃是一家人故事版本的重疊處,以及故事的交界處:你有你的版本,我有我的回憶,這些版本如何重疊?如何交會?

圖|作者自繪

故事從媽媽角度開始,媽媽和女兒一面洗菜切菜,一面談天,觀眾隨著一來一往的話語逐漸勾勒出這個家的形貌:爸爸濫賭家暴、媽媽怨嘆一世人被糟蹋、兩個成年子女想要帶著媽媽離家。在這家,爸爸不稱作爸爸,而以「老鬼」代稱。媽媽想走嗎?想啊,怎麼不想。但媽媽已經被拖磨到灰心喪志「你們不懂啦,你們不懂老鬼的能耐。」「媽媽都是為了你們!」王世緯年紀雖輕,卻演活了媽媽的怨嘆與牽掛。子女可以說她煩、說她碎念,她都忍,但一提「情緒勒索」,她一秒爆發「什麼勒索!」(媽媽含莘茹苦拉拔你們長大,什麼勒索!)

 

作菜,讓《年夜飯》有了另一個時間維度

一個故事,三種敘事角度,這手法在不同藝術媒材中有不同作法,文學,是另起一章節,用另一個人的口氣說起故事(讀者還可自行前後翻閱對照)。在電影,是倒帶重來,或鏡頭真的從另一個角度拍一次,而在劇場,常用「時間暫停」法。故事先不往下說,停下來,讓另一個角色從頭述一次。

但《年夜飯》不一樣,這頓年夜飯,演員真的切菜、洗菜、下鍋、起鍋。劇場是一門時間的藝術,作菜也是關於時間,燒焦的菜蛋無法再回復鮮嫩、煮好的飯無法再變回生米。於是,作品裡有兩種時間,一個是真的時間流逝(不可倒逆的,如作菜),一個是故事裡的時間(可重來可倒逆,如台詞動作),兩種時間並行展開。觀眾看著一道道菜煮成上桌,實實在在感受到時間作用。 

作菜,讓《年夜飯》有了另一個時間維度。

虛實之間 打破第四面牆的絕妙時機 

《年夜飯》中有兩種時間走法,一個是作菜,一個是劇情,作菜無法重來,而劇情可以倒帶換人重新講。但,兩種時間走法萬一相斥怎麼辦?要解這題,需得從空間著手。

前文說了劇場是一門關於時間與空間的藝術。講了時間,再來提空間,也就是《年夜飯》中的第四面牆。《年夜飯》不是鏡框式舞台,而是三面坐觀眾。一開頭,飾演媽媽的王世緯走出來,對觀眾說「這齣戲不會謝幕 」(觀眾愣了一下)。又說「沒關係,先不用拍手,看完再拍就好了」一上來就先破第四面牆。而後,演員們一面作菜,一面演出,台詞動作都不停頓,一氣呵成,卻在兩次換人說故事時,角色大叫「暫停!暫停!」或是直接說「這菜埔蛋燒焦了,我重作!」 

數次打破第四面牆的時間都巧妙,調和了真實時間(作菜)和劇情時間(敘事)的走法。《年夜飯》的第四面牆不是一片玻璃,匡啷一下全碎,比較像是有彈性的薄膜,就像電影裡頭接觸異次元,伸手穿過一個透明介質,因此縱然劇情結構是從不同角度說同一故事,卻不令人感到膩煩。作菜提供一個新鮮感,也提供一個現實感。菜下鍋有聲音,香味慢慢傳出來,焦味慢慢傳出來,這氣味縈繞劇場,完完全全打破台上台下空間。

圖1、年夜飯劇照

《年夜飯》劇照      攝影|陳又維     照片提供|台南人劇團

有些作品選擇使用三面台,在走位調度上卻忘了照顧所有的觀眾,不免令人心生惋嘆「哎呀,可惜坐到側面,精彩的沒看見」,但《年夜飯》沒這缺點,舞台設計和導演配合的好。編導蔡志擎優秀,演員也強,劇本勾勒出過年的真味,過年,是強迫你審視人生選擇,過年,是逼你面對你人生選擇所造就的後果,「一家人就是要互相折磨啊」,你看這台詞寫得多準。

(我想《年夜飯》是最適合翻譯成外文的作品,讓外國人知道過年才不只是舞龍舞獅放鞭炮拿紅包)

劇場是一門時間與空間的藝術,台南人劇團《年夜飯》將客觀的時間(六十秒為一分鐘)以及劇情推演的時間巧妙交織,在一個作品裡,體驗了兩種時間,細思幾乎有科幻感。

劇場裡的時間拿捏,叫作節奏。廚房裡的時間拿捏,叫作火候,而《年夜飯》是道火候和節奏都對的作品。

 

相關評論

《年夜飯》的剁雞起手式:家之預言/枷之寓言 --- 張啟豐

除夕夜,除魅夜,年夜飯誰來消費? --- 王寶祥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