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讓我們一起孤獨-談《群眾》
分享 | 瀏覽數: 1054
|

讓我們一起孤獨-談《群眾》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20/01/07 21:03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1/08 11:37

評論的展演: 2019松菸Lab新主藝-王世偉《群眾》

攝影|王弼正     照片提供|《群眾》製作團隊

《群眾》是一個獨舞作品。「從社會運動出發,呈現個人身在群體之中的孤獨」(摘自節目單),場地在松菸東向製菸工廠,沒有觀眾席,觀眾可隨意在空間中或坐或站。一開頭,舞者田孝慈從建築深處走出來,她背著大大的透明塑膠袋,踽踽而行,塑膠袋又大又輕,但田孝慈彎著背拖著步,她全身肌肉都在跟你說「這很重」。

演出場地為長方形,她從北面底端往前走,南面是整面黑幕,黑幕拉開,裡頭竟是滿滿的白霧,濃到像牛奶,滿到幾乎是固體,霧沒有快速往前蔓延,反倒是田孝慈往前、往前、再往前,走進霧中。白霧像是有生命一般包圍她,如果是不夠強的舞者,恐會被白霧吞沒,但田孝慈不同,她一步步走向白霧深處,視覺上從一個立體的人,變成一個剪影,而她的手指、髮梢、每個末梢都還在表演。白霧與人類剪影,讓我想起電影《異星入侵 Arrival》,電影中,不明飛行物來到地球,語言學家路易絲冒險進入船艙,在一團白霧中,陡現外星生物。孤身一人走進白霧的田孝慈,既是深入未知,也讓人想起催淚瓦斯中的人體。

 

這照片中的眾人影其實是觀眾,而不是群舞舞者     攝影|劉振祥      照片來源|群眾 Masses

田孝慈在觀眾之中,先爬、再坐、而後偎靠一位觀眾,就好像她在尋求支援慰藉。當她偎靠觀眾的那一瞬間,就這麼一個動作,她把觀眾都變成「群眾」的一部份,彷彿所有人都在街頭抗議的現場。尤其值得稱許的是,在如此近距離的狀態下,田孝慈的表演掌握得好,她不是過度強調與單一觀眾的互動,而是把所有的觀眾都帶入她所營造的世界。光看節目介紹只知談群眾,沒想到是把觀眾當群眾用,而且還用得那麼好,王世偉創造畫面的能力令人驚艷。

有畫面、有隱喻、有細膩的表演,若作品的深度停在此處,已經是個成立的小品。

主創者並沒有滿足於此(掌聲鼓勵),作品再往下走,田孝慈一圈圈繞著觀眾奔走,東一件、西一件,她在我們面前盤起頭髮、戴上帽子,換上裝束,一身黑衣勁裝,是上街頭的裝備。觀眾目睹了她從「個人」到「準備加入群體」的過程。

有一段,聲音轉為節奏強烈的舞曲,整個地板都震動,燈光轉為赤紅,原本近似街頭抗議的場景,一轉而成為派對。狂歡派對群眾與社會運動群眾,有幾分異?有幾分同?為何異?為何同? 作品在此,又往前探了一步。

攝影|王弼正     照片提供|《群眾》製作團隊

 

以舞蹈作品談社會議題,大致上分為兩種途徑,第一種是「該舞蹈就舞蹈,該講話就講話,用舞蹈說不清楚的,就用講的。」中國編舞家楊朕的《少數民族》即屬此類。第二種是「利用舞蹈抽象無語言的特性,來傳達直接的感受,避免語言文字的所造成的誤解」,若走第二種路線,多半會使用物件來構築事件氛圍。

《群眾》此作品的創作發想,遠早於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在創作過程中,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且越演越烈,於是,《群眾》這作品要與現實保持多大的距離,考驗著主創團隊:如果要用物件來構築事件氛圍,該用多相似的物件?畢竟,如果物件的使用與現實太相近,就會反過來吞噬了作品的張力。

以此點觀之,《群眾》處理的相當漂亮。當白霧漸漸散去,地上排放著磚頭,若對於香港抗爭熟悉的人,自會想起抗議群眾在路面堆疊的路障,又比如白霧籠罩,角落放置著一把透明雨傘(若是黃雨傘,恐怕就太露骨)。而白霧,可以是催淚瓦斯,也可以是無所不在的壓力,也可以是終將消散的極權(如果你是樂觀派的話,當田孝慈把窗戶打開,外頭聲音透進來,那秒鐘,你會微笑。) 

攝影|劉振祥      照片來源|群眾 Masses

群體是由「個人」所構成,而台灣的教育強調集體與服從,舉凡升旗排隊、制服,目的都在於從小規訓個人融入集體,在此思維下,我們對於群體的著墨,多半著重於「身在群體中的人 v s獨處的人」的行為差異。

但,這思考路徑忽略了人類是群居動物,而人類也是複雜的。在集體中,我們有時覺得孤獨,有時又慶幸偎靠到一個集體而溫暖。只是當身在群體之中,我們較少停下來感知「我vs群體」的縫隙,比如有時突然停下來環顧四周,心底懷疑「我在幹嘛?有人跟我一樣湧現懷疑嗎?還是只有我?」而《群眾》充分利用劇場/舞蹈的特性,呈現「個人-群體」的各種幽微,恰到好處,是個難得的作品。

攝影|王弼正     照片提供|《群眾》製作團隊

相關評論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白斐嵐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轉型正義‧異∕藝托邦‧單人宇宙 --- 于善祿

一個人的群眾──《群眾》 --- 白斐嵐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吳介祥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魏琬容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