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分享 | 瀏覽數: 1062
|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提名觀察人: 魏琬容 , 2020年03月11日 07時24分

表演藝術,必須要「有表演、有觀眾」,看似簡單,但其實水深學問多:什麼是表演?什麼不是表演?觀眾該坐在哪?觀眾可否自由決定視角?觀眾只能看嗎?觀眾能參與嗎?針對這些問題,各方人馬有不同嘗試: 

•    邀請觀眾參與,讓觀眾的參與影響作品,如《家庭浪漫》《少女須知》《天竺》

•    開放觀眾自由走動,自行選擇觀看角度, 如《不要臉》《台灣製造》《群眾》

•    近距離、單次少量觀眾的體驗,如《感傷之旅》《微醺大飯店》

•    在鏡框式舞台中,試著找「什麼是表演?表演與即興的縫隙在哪裡?」,如驫舞劇場的《非常感謝您的參與》

 

這些作品彼此之間不盡然有關聯,但一字陳列開來,互成趣味,可成經緯,去辨識2019年的劇場風貌。如果我們沿著這路子順藤摸瓜,會遇上視覺藝術陳以軒的《委託製作》,探討拍攝與被拍、委託與創作的關係,還有林冠名的《再見》,談影像的創造與再現,都往內挖掘,以創作探詢創作的意義。

 

另一頭,多組藝術家於史料、經驗、傳說中,找到切入點,作品填補了正統敘事所遺漏的空隙,如《失明的造物者》談植物學家格奧爾格.艾伯赫.郎弗安斯(Georg Eberhard Rumphius)和鼎鼎大名確立二名法的卡爾.林奈(Carl von Linné) ;或是《待騰空的地上物 ─大觀社區拆遷前最後展覽》捕捉對抗拆遷一路來的細微心聲。這世上,有些東西是留不下來的,但是變成了藝術創作,卻留下了。

 

說到底,藝術能提供另一個理解世界的維度。所以我們創作、評論,累得要死,卻沒有停止。

 

最後,我心中的遺珠是張雅為的《公主的十面相》、董怡芬《搖晃的自由》,一個是編舞者自己的畢業製作,另一個是編舞家為畢業學生所編,因此都不具被提名資格,遇到好作品而不能提名,心情像是口渴至極,用身上僅有的零錢買了蘋果西打,卻把易開罐拉環拉斷了(!),扼腕。

相關評論

火鍋裡的芋頭 -《台灣製造》的獨特風味 --- 魏琬容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轉型正義‧異∕藝托邦‧單人宇宙 --- 于善祿

反滲透的數位懷舊: 論林冠名的「再見」 --- 孫松榮

持攝影機的即興室內舞:論陳以軒的《委託製作》 --- 孫松榮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白斐嵐

《家庭浪漫》那些難以解釋的,我一律歸之為才華 --- 魏琬容

自戀與自負的情感指數——評李貞葳《不要臉》 --- 于善祿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藝術節、遺產與共業 --- 鄭文琦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個展突起,邁向新象 --- 孫松榮

幻術的劇場.真實的劇場-評《家庭浪漫》與《新人類計畫》 --- 白斐嵐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我們生產的是什麼?還可以怎麼生產?需要製造(藝術)嗎? --- 高俊宏

讓我們一起孤獨-談《群眾》 --- 魏琬容

止於語言,始於身體──《少女須知》(中) --- 白斐嵐

「委託製作-陳以軒個展」 --- 陳韋鑑

一個人的群眾──《群眾》 --- 白斐嵐

魔幻與現實,體驗與溝通—《微醺大飯店》的三道題目 --- 魏琬容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吳介祥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