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愛情靈藥《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
分享 | 瀏覽數: 1685
|

愛情靈藥《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19/12/30 13:44 | 最後修訂時間:2019/12/30 18:30

評論的展演: 2019松菸Lab新主藝-胡鑑《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

圖片提供|黃翊工作室+     攝影|李晉捷

《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以下簡稱《我兩》)像帶有音樂的立體書,原本靜靜躺著的人物場景,在翻開書頁的那瞬間彈起來。

松菸Lab的其他節目,多半是驗票後走入,直接看到舞台。但是《我兩》入場時,工作人員請觀眾稍待,觀眾三三兩兩或坐或站,靜待開始。

「演出即將開始,這邊請」工作人員拉開黑幕,演出場地僅使用松菸東向製菸工廠二樓的一角。舞台區是個木頭屋架子,四支柱腳,斜屋脊架子,沒有鋪屋頂。架子下有朵大大的雲,地上鋪著地毯。

觀眾被安排坐在草地上,人工草皮成L型,圍住舞台區,觀眾席地上布置黃色小燈泡(觀眾區的人工草皮但厚度與柔軟程度相當有誠意,作為一個常常遛狗踩各式草地的人,我予以肯定。)

溫暖燈泡、草地、木頭亭子,像是北美洲郊區房子,演出時間是五點,天光尚在,窗外棕櫚樹搖曳,形成「屋中屋」景深。舞台木頭屋架子有北美感,而背景是亞熱帶棕櫚樹,這場景又像日常,又像遙遠國度的故事,舞台設計很聰明的運用了松菸場地特色,為作品創造了層次,。

本作主題是「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由吳孟庭、林昀正擔綱。這主題通俗,而越是通俗的題目,越是難作。要甜,一不小心可能為膚淺的甜膩,要悲,一不小心淪為自溺強說愁。而胡鑑展現了他選材和動作調度的能力,成就出色的作品。

 

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有些滋味只有當事人知道


先論選材《我兩》聚焦於一男一女兩人關係,一開始,兩人躲在地毯下、而後起身換衣服、接吻、漫步,攜手向前,最後兩人躲回毯子底下。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作品並無激烈爭吵場面,但感覺得出來,編舞家心中所思「美好片段背後,總有些別的。」因此作品有了深度。我笑稱這作品適合「戀愛長跑,或是結婚三到七年」的人來看,胡鑑去蕪存菁的功夫做得好,而各段落編排有序,讓人一步步感受到「啊,對啊,我曾有那份相戀美好感覺!」

兩人相處久了,了解對方的性子與習慣,傷害能傷得狠,體貼能貼入心,你知道我下一步會踩哪裡,於是我預先讓開兩吋(體貼),或是預先放好釘子給你踩(傷害),而胡鑑處理得十分節制。

有一段,兩人背對背換衣服,一轉身面對面卻發現兩人相反,一個換了短袖輕裝,另一個偏偏是毛衣圍巾。「哎呀,好,那我換」結果你從夏裝換冬裝,一轉頭,對方偏偏從冬裝換夏裝,永遠不同步。在短短的篇幅內,《我兩》展示了兩人關係的切片,點到為止,含蓄節制(但你感覺到背後還有更多。)

論動作,胡鑑對於動作質地掌握有獨到之處,他自云「這作品,我要求他們動作直接,動力不能直接」,因為動作直接,動力不直接,於是舞作有種慢速感。《我兩》從頭到尾都選用爵士樂,若是被音樂牽著鼻子走,整齣舞作可能會變成爵士舞(註),但胡鑑以慢速處理動作,這一處理,讓舞作有了特別的調性。慢動作,說來容易執行難。人類在站立時,尚能用肌肉控制,作出慢速感,難就難在有加速度時,依舊保持慢速感,吳、林兩人掌握得極好。

有一段兩人接吻,從頭到尾沒分開,就這樣雙脣緊貼跳舞。一般雙人舞極少採取如此直接的方式,兩人嘴對嘴,意味著頭部動作受限,兩人的頸椎角度必須配合對方,在此限制下,吳孟庭和林昀正展現了卓越的技巧,該有的動作細膩度一點沒少,在接吻的同時可以旋轉、可以腳懸空,可以從站立到躺下,可以擁吻滾地。舞者和編舞者的能力都令人驚艷。

音樂選用爵士樂,一路從Louis Armstrong 、Ella Fitzgerald,Doris到Day, Dean Martins ,選歌一致,幫助觀眾進入愛情氛圍。在舞作中使用有歌詞的音樂,不免要考慮歌詞內容的影響,而後半段《Lonesome Town》效果顯著,歌詞隱隱約約暗示長期關係中,不足為外人道的孤寂,也回應選材主軸「在美好片段背後,有哀傷」:

There is a place where lovers go 

To cry their trouble away 

and they call it lonesome town 

where the broken hearts stay -《Lonesome Town》歌詞

 

圖片提供|黃翊工作室+     攝影|李晉捷


出色的設計與道具運用:地毯、雲朵、屋架子


屋架子帶有「家」的隱喻,而舞台區鋪著地毯,地毯是限制、也是藏身之處。兩人先是躲在地毯下,而後在地毯上舞蹈,末段男生把地毯捲起來,牽著女生的手,兩人踢著地毯前行,此處地毯又有了走入婚姻(紅毯)的意思。

雲朵是另一個我喜歡的設計。雲的形成是來自空氣中的水氣。如果把兩人之間小小的不愉快比喻作水氣,日子一天天過去,水氣聚於家中天花板,也會形成一朵雲吧,只不過,不是天邊一朵雲,而是家中一朵雲。雲朵始終懸在兩人頭頂,突然,雲朵裂開,下雨了,下的是白色乒乓球,叮叮咚咚散落一地,男生撐起外套幫女生遮擋,這雲朵既可以比喻是外在環境,又可以比喻兩人相處氛圍。尤其下雨一段,展現黃翊工作室+對於舞台裝置的嫻熟掌握。

 

圖片提供|黃翊工作室+     攝影|李晉捷

有些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 ,這地方,可以是孤島,可以是孤零零的郊區房子,可以是兩人最幽微的秘密,也可以是兩人最甜美的回憶。在《有一個只有我們兩個人》中,胡鑑只呈現一個版本,後來呢?後來兩人發生什麼事?可能是電影《控制》(Gone Girl)中聰明美麗妻子把丈夫逼到無路可退,也可能是《真愛旅程》(Revolutionary Road)中表面上和諧恩愛,卻是困於生活無路可退的夫妻。《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像是帶有音樂的立體書,書翻到最後一頁,故事還沒結束,留與觀眾想像。胡鑑第一個長篇作品就展現他的品味與能力,感覺能走出一路「胡式風格」,值得期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