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乾乾淨淨四兄弟《BOUT》
分享 | 瀏覽數: 791
|

乾乾淨淨四兄弟《BOUT》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19/11/20 16:33 | 最後修訂時間:2019/11/21 18:13

評論的展演: 2019【長弓舞蹈劇場】年度製作《BOUT》

 

《BOUT》    圖片提供|長弓舞蹈劇場

 

看長弓,很難不想到「乾淨」

看長弓,很難不看到「兄弟」

2017年長弓舞蹈劇場與以色列編舞家Eyal Dadon合作,推出《Bon 4 Bon》以兄弟關係為核心,配上流暢肢體與真實故事,令我留下深刻印象。今年,長弓舞蹈劇場首次共同詮釋自己編的作品《BOUT》,由張堅豪編舞,四兄弟一起演出。在台灣,男子習舞少見,一家子四兄弟都習舞,更是罕見,四兄弟張堅豪、張堅志、張堅貴、張鶴千也知道他們家特殊,創團時以「長弓」為名,射一「張」字,以團名彰顯張姓四兄弟的血緣。

觀眾陸續入座時,華山烏梅劇院上舞台的門開了一個縫,我心想「這門沒關好,是故意的嗎?」一開場,張堅豪走出來,把門關上。其他兄弟緊黏著彼此走出來,四人均著西裝外套,但其中三人光腳,只有一人有皮鞋。此後,編舞以「拳擊」加上「兄弟關係」兩股線索開展,像是DNA。令我印象較深的有三段,前半有一段兩人模擬拳擊,一人在中間飾演裁判,兩人打一打互換位置,正當我以為這不過擷取拳擊動作而已,偏偏來個拋摔/接人,從拳擊自然而然過渡到舞蹈了,顯技巧又漂亮。另一段,四人分成兩組,一組社交舞,另一組地板動作,兩組動作一高一低,相互對映。有一段,弟弟站立,哥哥側躺,哥哥雙足抵著弟弟的腳,弟弟行走時,哥哥也在地板上移動,彷彿哥哥是弟弟的影子,有層次,有隱喻。

寫到此,不由得質疑自己,說不定我太狹隘?說不定編舞者只想老老實實呈現「拳擊比賽」,想太多的我偏偏無法不看到兄弟,於是,表面上是拳擊動作,也可詮釋為「兩兄弟相鬥,外加另一個手足在旁邊或調停,或火上加油」。

或者說,長弓兄弟關係,讓他們的作品多了0.5層鍍膜,縱然表面上是拳擊,若觀眾從手足關係來看,總有另一番滋味。(反面來說,觀眾一旦知道了長弓是四兄弟,似乎再也無法無視這層關係。這究竟是長弓的優勢還是限制,目前尚看不出來,也許等到長弓成立十五周年時再來討論比較好。)

 

《BOUT》    圖片提供|長弓舞蹈劇場


乾淨,一直是我對長弓風格的印象,本作也延續此一風格。四兄弟的技巧都好,無論動作難度為何,完全沒有雙人舞的「套招」感。雙人舞「套招」之感,乃指雙人動作隔膜夾生,像是一口晶瑩米飯有一兩粒米心未熟。也許是剛巧兩人呼吸不對,也許動作不熟,也許平日排練都如行雲流水,偏生演出時(不知為何)卡了一下,無論原因為何,如果見到雙人舞的「套招」感,讓你心有疙瘩,那麼長弓四兄弟會令你極其滿意。

四人的呼吸動作總是貼合。當然,人再大,大不過天,人默契再好,也得服從物理學。要扛人,總是需要準備,而張家兄弟默契好,就是能把那準備的0.1秒,縮到0.05秒 (個人觀察,弟弟們扛哥哥時,特別好)。

舞作開始數分鐘,第一個扛人上肩(其餘三人扛張堅志),我心底就暗暗喝采「好欸,果然是長弓」,技巧是沒話說,動作也總能處理的乾乾淨淨,硬要雞蛋裡挑骨頭,西裝外套微微限制了四人肩膀的細膩掌握,影響不明顯,但有差。後半脫掉西裝外套後,動作就自然舒展,尤其尾段張鶴千脫去西裝後,一跳而躍上兄長的肩頭,那一跳,俐落漂亮。

 

 《BOUT》    圖片提供|長弓舞蹈劇場

單以畫面來說,服裝設計有其成功之處,張堅志、張堅貴、張堅豪、張鶴千四張臉龐各有特色,雖姿態各異,但畢竟四兄弟,眉眼相似,四人都著西裝,當四位望向同一方向時,若按下快門,則活脫脫是雜誌封面,眉眼相似又各自不同,時尚感十足。有一段,四人各自由日常生活動作發展,各自solo,則凸顯四人動作質感細節相異之處,差別雖微小,但有差,正回應節目單所述「歲月的盡頭,同屬一個群體,但我們仍為自己」。

末了,有一小片段無音樂,燈光又是白光,烏梅劇院作為一個非傳統的劇場空間,要用得好本不容易,這白燈一亮,更顯出兩個柱子四面乾牆,的確是乾乾淨淨,但乾淨到有點乾,可惜了。整體而言,本作各段落都有亮點,各段都稱得上主軸清楚,但各小段銜接點稍弱,為何從這一段轉往下一段,編舞者意圖較模糊不明確,為另一個可惜之處。

長弓四兄弟底子好,創作路子以兄弟關係為核心,身邊能取材的故事也多,期待長弓的下一次作品,能磨出更上一層樓的功夫。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