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家庭浪漫》那些難以解釋的,我一律歸之為才華
分享 | 瀏覽數: 959
|

《家庭浪漫》那些難以解釋的,我一律歸之為才華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19/08/31 14:14 | 最後修訂時間:2019/09/09 11:12

評論的展演: 2019臺北藝術節《家庭浪漫》

圖版提供|臺北藝術節     攝影|林軒朗

觀眾座位,是三三兩兩的沙發、藤椅、板凳,每四到五個座位自成一小區,配有一個電視與茶几。戲還沒開演,你與你素不相識的觀眾恰巧坐在同一區,有了「一家人」的感覺。(製作人厲害,哪裡找來這許多各自不同的日常生活感傢俱。) 

演出一開頭,劇本投影在大螢幕上,舞台前,三支直立麥克風,兩女一男,背對全場,面向大螢幕,唸著劇本中的對白。男生唸的是洪唯堯的對白,兩女子一個扮洪千涵,一個扮劉慕琪(洪千涵與洪唯堯的媽媽)第一幕念完,洪千涵與洪唯堯出言致謝,方知這三位是觀眾,而非演員。 

以一個自家故事為本的製作,先以「觀眾讀劇」的方式,微微挑開了「真實」與「演出」的縫隙,可謂高招。接下來,洪千涵與洪唯堯自我介紹,先自述兩人「眼睛遮起來時,輪廓很像」(的確像),以滴血認親「證明」兩人是親姊弟,滴血認親毫無科學根據但戲劇性十足,因此是古裝劇愛用的橋段,一個滴血認親,半是戲謔半是表演,順順當當的從素人讀劇扮演洪家人,過渡到洪家人自剖洪家人,第二個高招。 

 (如果沒有「素人讀劇」和「滴血認親」這兩招,開門見山就讓洪千涵與洪唯堯聊自家故事,作品可能會如樓梯板少了一階,樓梯依舊是樓梯,雖然上下樓不成問題,但總少了些什麼,不順當。) 

圖版提供|臺北藝術節     攝影|林軒朗

 

「這家裏如果再找一個成員,會是什麼光景?」,這製作順著此一主軸,首段以「一日情人」的方式,自觀眾中幫洪唯堯找女朋友、幫洪媽媽找伴,這兩段都各挑了三位觀眾上台。

挑觀眾上台,未知數大,有時效果極好,有時極尷尬,不只演員接招能力要很強,底下觀看的觀眾包容度也要夠大。但,《家庭浪漫》很聰明的安排徐華謙擔任表演指導一角,這角色進可攻,退可守,觀眾上台不知所措時,他能緩,觀眾拉歪走向時,他能圓,徐華謙有如掃雷探測針,排除了可能的尷尬,讓「一日情人」橋段輕鬆中帶著驚喜。

劇作交織著三人家庭史與90年代以降台灣社會的發展,隨著作品推進,觀眾一點一滴認識了這家人以及其背後的故事,而觀眾座位區的電視機,時時扮演重要角色,有時播放舊電視節目片段,有時撥放播放現場live鏡頭。圍著看電視這件事情,讓底下觀眾 (不管是否相識)更像一家人,回應作品宣稱「作品從自家話題 出發,擴展到台灣人「共業式」對於家的集體幻想」。

作品中段,洪家姊弟從觀眾中找人上台,扮演洪家未出世的手足,他們假想手足們都來到人世,此刻團聚於同一張沙發上。相較於前段有徐華謙穿針引線帶領(安撫?)被選上台的觀眾,這段顯得比較清淡,時時有眾人都不接話的空白,但另一方面,觀眾經過前半作品的暖身,更願意侃侃而談心中感受。

在洪家,有一個很少被提及的「小阿姨」,洪家姊弟直到長大後,才知道曾有她的存在。第三段,舞台上陳列著小阿姨的物品,洪千涵與洪媽媽一問一答間,觀眾知道了原來小阿姨在年輕時自殺離世。

「如果,小阿姨不是走了,而是遠走他鄉呢?」

這一魔幻的問題,拉出了《超級星期天-超級任務》的橋段,由演員吳言凜扮演特派員,遠赴西班牙尋人(並且很用心地將尋人過程剪接成娛樂性的影片)

原版節目《超級星期天 超級任務》在每次尋人任務的尾聲,會出現一道門,門後有三種可能:一、門打開,人在裏頭。二、門打開,裡面無人,三、門打開,裏頭有支電話。

但,《家庭浪漫》版的尋人,尋的是真實世界中已經離世的人,又該如何收場? 

此刻,文本協力陳以恩跳出來告訴我們:「 等一下,門打開後有三種可能:有找到、沒找到、不解釋。」這分鐘,二樓傳來歌聲,兩隊資深大哥大姊們,身穿白衫,頸戴艷麗花圈,魚貫走下樓,步入觀眾間,高唱《明天會更好》,歌聲誠摯動人,大哥大姊們唱起歌來神采飛揚的神情,點亮了觀眾的臉龐。我便目睹了身邊觀眾原本一臉冷漠,卻在歌聲中逐漸展露微笑。

為什麼突然安排合唱團?不知道。為什麼是這一個合唱團?不知道。作為觀眾,這些問題我通通沒有答案,但合唱團的安排折服了我,這類「出乎意料,但說不出理由,就覺得很對」的情形,我一律歸之為「創作者的才華」。

我原以為合唱團已經很展開,沒想到,接下來還有更展開的。徐華謙再度出場,邀請現場觀眾聊聊「你覺得,小阿姨有沒有被找到?」,十數分鐘的討論後,徐預告「門打開,會有一個電話。台上撥電話,台下有個電話機響起,觀眾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接起電話,讓觀眾決定人有沒有找到」,將結局的走向放手交給觀眾,每場演出結局都不相同。下場後,觀眾私語討論不休「這是安排好的嗎?」「真的有小阿姨這個人嗎?」 

圖版提供|臺北藝術節     攝影|林軒朗

有些作品,認真歸認真,但犯了「預設觀看門檻」的毛病。所謂觀看門檻是指「觀眾必須要具備___條件或資訊,才能欣賞作品的美」,這類作品,往往評價兩極,具備相關知識的人拍案叫絕,不具備相關知識的人無聊到生氣(然後雙方在黑特劇場吵成一團,互相指責對方無知)。

可喜的是,《家庭浪漫》無這弊病,從洪家的家族史,走到「觀眾參與式開放結局」,最令我稱許的之處,在於「真實/非真實」的分寸拿捏得好。不認識洪千涵和洪唯堯的人,不可能確認作品中所述的家族史或小阿姨是否為真,但無論你相不相信,並不影響你享受演出;若你相信一切都是百分百真實,能感受洪氏姊弟勇敢與坦誠。若你覺得一切都是編造虛構,能感受洪氏姊弟的聰敏智巧。

《家庭浪漫》結構穩當,也有飄逸自由處。結構穩當與飄逸自由,看似矛盾,其實自然界就有,比如桃花樹。桃花特色是姿態曼妙,明明樹是穩穩當當的立在地上,花朵也是一朵朵老老實實長於樹上,但你遠看,總覺得桃花恣意,長出了預想之外的角度。此作穩當和飄逸兼備,主創者洪千涵與洪唯堯,的確當得起「才華」二字。

相關評論

幻術的劇場.真實的劇場-評《家庭浪漫》與《新人類計畫》 --- 白斐嵐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