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吳思鋒 / 為概念服務《三生萬物》
分享 | 瀏覽數: 783
|

為概念服務《三生萬物》

吳思鋒 | 發表時間:2022/09/30 23:58 | 最後修訂時間:2022/10/06 15:03

評論的展演: 2022北藝開幕季:洪千涵X洪唯堯《三生萬物》

在「劇場作為人與人相遇的場所」這個基點上,陌生的他人是重要的,有時候我們身上的祕密,只有透過向現實中無交集的他人說,才能抖落一些情感包袱,讓自己暫時變得輕一些,此時的劇場不屬於辯論的公共領域,較偏近情感交會的記憶之場。換句話說,劇場的形式也必須能夠調度公共與私密之間的彈性尺度,譬如原型樂園的幾項參與式劇場計畫,或秦嘉嫄策展,與英國藝術家史黛西.瑪奇石(Stacy Makishi)合作,在廟埕前辦桌的《阿灑步路扮一桌》2019), 她們都懂得用公共場域包覆私密情感的述說與傳遞,從前置宣傳到展演現場,以專業或非專業身分參與其中的「創作者」,得以在溫和、親近的氛圍裡,對陌生人觀眾吐露心事。

從前述的角度來說,《三生萬物》反過來操作,直接把黑盒子當成公共場域,直接把概念暨導演洪千涵的真人實事擺上檯面,以「女同家庭生子」的自我揭露與生育計畫為起點,操演「姊弟三部曲」最終回。坦白說,一開場就令人期待,因為聽著台上這一對新婚的女同志劇場人(即概念暨導演,還有她長期合作的燈光設計)和弟弟洪唯堯討論著生子的計畫,所必然觸碰到的複雜的基因科技與倫理,無論誰負責提供卵子、誰負責受孕,都標誌著脫離過往血緣論的直系家庭構成,民族主義或者國家戶籍制度所規約的屬地、屬人主義,皆因此出現了新的課題。駭人的是,生孕的精子將來自於洪千涵的弟弟,洪唯堯。

創作者似乎想把這道題目作得更大,加之合理化自身,於是用圖像述介人類世界的亂倫史,另一方面則分段邀請兒童演員、已找好的孕期母親現身,模擬如何向孩子解釋家庭構成,以及生育準備。這中間還插了一段,兩位女同劇場人分別就各自的家族相片,指出自己還不敢對他/她說已經成家的親屬,然後隨機選中一位,現場通話。但無論就在現場接通的人確是親屬或者不是,這份「不敢說」都顯得假作姿態,因為非常安全,沒有任何「說」的危險,無論就對象、場域、自我揭露的程度來說;而前面那些模擬生子的場景、問答,同樣沒有什麼超前、另類的思考,換句話說,這會變成典型的家庭觀先於場上的起點,女同家庭。那麼,一切就剩下「好吧,看來妳們真的很想有自己的孩子」這一個私密的想望,但家事為何需要在劇場說呢?

也許過度詮釋,但當姊弟倆對觀眾說,我們將生下「第一代」,以後會有第二代、第三代的時候,還真讓人很難不這麼想,「性別平權」與「台灣」在這個其實未脫衛道思維的「祖先論」上會合了,這不是不可以,但它一點也不未來,也不萬物。至於後段勞師動眾在舞臺上把地板掀開的偽考古、空中攀懸的垂直輸精/卵裝置,再到錄給未來人類的影片,無非都是在為概念服務的語境下,虛造的懸浮意象,反而突出了此作在概念上的去實在化。觀眾做為陌生的他人,也就不重要,因為唯一重要的只有創作者的自我。

源自老子《道德經》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在這裡被拿來當作劇名,到最後也被創作者否定了。但「道」有「混沌」之意,從某個層次來說,其實比創作者對這段話的否定還要貼近原始意圖。

【觀看場次】

演出團體:洪千涵、洪唯堯、曾睿琁

演出場次:2022/9/2 20:00

演出地點: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藍盒子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