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吳思鋒 / 「返鄉」的部落圖景《我好不浪漫的當代美式生活》
分享 | 瀏覽數: 588
|

「返鄉」的部落圖景《我好不浪漫的當代美式生活》

吳思鋒 | 發表時間:2022/07/30 18:21 | 最後修訂時間:2022/07/31 17:59

評論的展演: 《我好不浪漫的當代美式生活》

圖片提供|部落劇會所          攝影|李欣哲

每一個社會劇烈變動的時刻,都是地方重構的契機,當然,也是權力者施展治理手腕的時刻;譬如三一八運動與青年返鄉潮,就展示了多方角力的社會圖像。但相比於返鄉的浪漫想像,返鄉青年面對既存派系與人際關係而受挫的故事,亦複雜化、真實化了類此的社會圖像。「你有幾分熟:3OLO聯演計畫」之一,《我好不浪漫的當代美式生活》 ,則將返鄉青年敘事守於Afalong,「白螃蟹」之語意,實指太巴塱部落。雖然它並不與社會運動掛勾,而是以返鄉啟動部落觀光化的主題,猶如部落的現代縮影。

創作者(表演者)從一開始就藉鈴鐺、ilisin現場與當代聲響的混音,以及分飾多角的扮演,很快地營造部落的象徵語境,甚至在設定為光復戶政事務所的第一場,便假同為太巴塱部落族人、頭目之女的公務員口中道出:「部落不浪漫,部落是人。」用以勸告因白螃蟹託夢欲申請恢復傳統姓名的巴奈林。接下來,我們陸續從非部落族人的英語老師、第一次接婦女組編舞的黃Nakao、在ilisin現場的Kawlo等旁人的口中,拼湊出巴奈對於傳統的態度:還原的傳承。

在此,「夢占」成了黏合巴奈復返部落的動力。除卻第一場外,第四場〈信使Kawloilisin現場〉,白螃蟹再一次出現。創作者扮演Kawlo,跑出來說,頭目看到白螃蟹被關在廁所,大家都說沒有看到,頭目斥責「你們忘本!」只有巴奈說,她也看到了。她望著白螃蟹,手一邊抖一邊哭,激動地問:你為什麼要我回來?我有做對嗎?我有做好嗎?

最終,巴奈黯然退出部落的文化運行,但她在教英語的學生萬安貝,卻因為把她被白螃蟹附身用手機錄下來,上傳網路而爆紅,於是部落湧入觀光人潮。萬安貝接受Podcast節目專訪時,說到媽媽不再禁止她玩抖音,只要她是在推廣部落文化;同時她也察覺,巴奈老師並不喜歡部落變得很觀光,但很多部落族人認為巴奈老師是「外來的」,大家也在習慣她。這還沒完,再下一場,創作者繼續借7-11大夜班店員西西之口,說有個人常來取網購的歷史書,讓西西想到自己好像不曾有過這種好奇心,願意平等地去認識一個地方。

圖片提供|部落劇會所          攝影|李欣哲

反反正正,正正反反,同樣來自太巴塱部落的創作者在每一場用對比製造矛盾衝突,甚至是場與場之間,同時在每一場俐落地用幾句話加一個姿態就建立不同角色的形象,通過他人的視角建立主角巴奈林的形象。字幕機除了打上分場名,也幾次用混合亂碼與清楚的文字,覆述「部落大旱—遍地白螃蟹」的傳說敘事,把傳說的時間變成當下的提示。

按萬安貝受訪時的說法,巴奈對自己在ilisin看見白螃蟹毫無記憶。這一點固然強化了「靈啟」的意義,但顯然巴奈非但沒有因此獲得部落的認同,反而還變成一個文化消費符碼出現在抖音影片,導致與她返鄉理想悖反。到了終場,巴奈在車站附近巧遇一位問太巴塱怎麼走的外國觀光客,幾句來往對話,再次凸顯她拒絕部落觀光化的態度。最弔詭的便是,越致力恢復、傳承部落文化的返鄉青年,反而會被視為「外來的」。這齣在表演上看來十分討喜的單人表演,遂以「返鄉」銜接都市與部落,靈巧地完成對部落觀光現象的現實批判。

【觀看場次】

演出團體:部落劇會所、卓家安(Ihot Sinlay Cihek「你有幾分熟:3OLO聯演計畫」

演出場次:2022/7/15 19:30

演出地點:PLAYground南村劇場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