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吳思鋒 / 好久不見社會寫實《米蒂亞:一則台灣新聞》
分享 | 瀏覽數: 598
|

好久不見社會寫實《米蒂亞:一則台灣新聞》

吳思鋒 | 發表時間:2022/06/30 23:54 | 最後修訂時間:2022/07/01 18:26

評論的展演: 《米蒂亞:一則台灣新聞》

進場看娩娩工作室的米蒂亞:一則台灣新聞》,才發覺現在很少在劇場看到那麼社會寫實的作品,我不知道是我看得太少,還是真的越來越少,至少在娩娩的劇場作品裡,好像是有那麼一條社會寫實的戲劇路線,默默耕耘。這需要仰賴成熟的表演,以及將事件立體化的編作能力,在這兩個層次上,娩娩都有它的硬底子。

顧名思義,此作擬社會事件地搭造了一個家庭的戲劇場景,夫對妻的冷暴力,最終使她親手弒殺兩個孩子。編劇從三姑六婆打麻將開始,耐心舖陳這個家庭的陰暗面貌,夫靠妻貴,男性的自卑心理反而使他不入家門,大搞外遇;妻忍氣吞聲,家事為重。循原典進行當代改編,但看這班演員拳拳到肉的表演,流暢的相互丟接,也真格撐起了這個典型。每一角色的差異質地,還有彼此的熔接,都讓這一則弒親新聞,活生生盡現眼前。

演後數日遇見友人,她提醒了我此劇除了男主角和一個小男生,都是女性角色,角度一轉,忽然發覺登場的女性角色戲份輕重不一,可皆有種難言的卑憐。倒不是透過男性不在場反射出來的結果,而首先是由演員自身的表演掌握放與收的尺度所調度出來。也就是說,她們可能都是米蒂亞。

從古希臘悲劇的原典到娩娩的當代劇場版本,米蒂亞與兩個孩子沒有驅逐出境與否的分離,女主角卻仍痛下毒手,此舉更加突出了對精神狀態的捕捉與演繹。誰比誰狠,終歸返什麼是當代的家的圖像。弒兒是最深的復仇,不僅將復仇的意念與力量加諸於關係破裂的對象(夫),就一位母親而言,也是對自身的復仇、對自我的棄絕。社會寫實到了底,便是與社會,甚至與自我徹底的決裂。

就這樣,在戲劇與新聞之間,娩娩完成了一次具有爆發力的演出。

【觀看場次】
演出團體:娩娩工作室
演出場次:2022/6/10 19:30pm
演出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米帝亞-1《米蒂亞:一則台灣新聞》演出劇照        攝影|楊菲奈       圖片來源|娩娩工作室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