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吳思鋒 / 文化的間隙《久酒之香》
分享 | 瀏覽數: 618
|

文化的間隙《久酒之香》

吳思鋒 | 發表時間:2021/10/31 12:27 | 最後修訂時間:2021/11/01 16:53

評論的展演: TAI身體劇場《久酒之香》

劇照:取自TAI身體劇場facebook

明明主題是酒,四面八方進場的舞者卻踏著沉沉的腳步,用手指向前方,然後群遇組為一,一個挨一個,以8字形前後反覆曳動,編為一菱形紋的幾何動線。菱形紋與編織文化的對應,編織文化與當代編舞的互涉,一層一層地整捻舞作的動作元素。

大概跳了要一半,眾所期待的嗨歌時刻才到來,但坦白說一點也不嗨,舞者總是唱了一兩首又旋入沉沉的踏步,刻意的反高潮卻製造了一個時間的摺曲。此時忽然想起,舞團一開始就對觀眾說可以邊看邊吃吃喝喝,原來在這個當下,可以喝酒的是觀眾。酒如果原本是部落倫理、神話體系的一部份,進入現代社會以後,酒卻逐漸脫離文化內涵,純粹變成一個消費、慰藉的物質,那麼在這個當下,如果身為觀眾的我們真的拿酒來喝,看著台上的演出,觀眾不正變成舞作批評的對象?也就是說,編舞家借用了現代社會中,酒與文化的分離,反向誘引觀眾意識到有一個隱蔽的視線存在於後面。我的意思不是說,觀眾一旦拿酒喝就必然要摸摸鼻子自認沒文化,而是這個對觀眾說的「announce」也像是一個藝術家丟出來的「觀念」,它剖出了一個「有意」與「無意」之間的間隙。舞作通過製造這樣的間隙,將「酒是我們的路」再生產一種「斷裂的暴露」的歧異美。

劇照:取自TAI身體劇場facebook

有一個近在咫尺的參照點是阿道.巴辣夫,他在長篇劇本《Lanlan》的〈序幕〉中有這麼一段:

問自由意志:

什麼是「自由意志啊」卡卡拉揚(kakalayan,上天、天空)?

自放大水後,

阿靈O(’Adingo,靈魂)——靈魂就有其

自由意志……?

為何迄今還是漠古大唉(渾沌)啊

我的心?

相對來說, 雖然瓦旦.督喜與阿道的創作路徑、認識觀不完全相同,不過整體而言,《久酒之香》較趨近阿道的思考,舞作所調度的身體並非個人主義的感覺身體,而是銜接今往的文化身體的重造。

最嗨的反而是在最後,長達近十分鐘,由謝皓成混組了電音、傳統樂器(口簧琴、獵首笛等),以及將舞者踏步聲回授的聲響,與舞者腳譜式的作動形成另一種不對稱的對應,在這一刻,腳譜不是「傳統」的,而是有可能承載各種歌謠、聲響的。

相比於首版,一個明顯的改變是捨去人身等高的橫推鏡面,其所調度的「反觀」意味,到了這一版,則以對「間隙」的調度代換,而間隙及其所能指的,正是《久酒之香》的主題。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在嗨歌的時候所踏的腳步,以及嗨歌之外的表演時間所踏的腳步,存有明顯的對比,文化在差異及差異所製造的間隙中產生。那顆搶眼的follow燈也不遑多讓,當舞者嗨歌時follow燈變給表演者的spotlight,可當舞者旋入摺曲的身體時間、腳譜式的作動時,follow燈便會上升至兩層樓高的工寮牆面,高高懸亮。

觀看當下的某些時候,我望向那顆懸著的圓,想著那道光亮的圓,可能是太陽、月亮,或者未來。而此作所踐行的,便是伸手去指,以腳跳近。 

劇照:取自TAI身體劇場facebook


【觀看場次】

製作團體:TAI身體劇場

演出場次:2021/10/15 7:00pm

演出地點:TAI身體劇場工寮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