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王寶祥 / 2020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成忘藝術在疫情蔓延時
分享 | 瀏覽數: 498
|

2020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成忘藝術在疫情蔓延時

提名觀察人: 王寶祥 , 2021年03月12日 17時50分

2020 年的台灣藝術展演與表演,到底有多重要/不重要,可能還需拉開歷史距離才得以聚焦。借用湯皇珍的《成忘老太太》,靠疫情成全的同時,是否有什麼也遺忘了?防疫有成明顯的成果是,較易維持社交距離的藝展,大致也維持如常; 而表演藝術則否:在上半年順應全球另類的取消文化 (cancel culture),後半年則從獨樹一格的補償式重排文化重新出發。

耐人尋味的是,少數藝展及時能對疫情或其隱喻做出及時回應,例如《藍天之下》和《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但相對之下,表演藝術似乎就尚在沉澱之中,是否牽涉到團隊合作,需要時間排練,而無法即時再現?

綜觀一整年的表演藝術演出,明顯的特點,第一在於搭上風行全球的觀眾參與式浸淫劇場,各式表演都儘量塞進與觀眾互動的喬段:從《明日俱樂部》美式老派餐廳劇場 (dinner theatre) 與過關解題式電玩模擬對抗賽,到蒂摩爾古薪舞集X林文中的舞作《去排灣》與觀眾肢體接觸及共舞,都將觀眾的高度參與,提升為表演發展可測或不可測的一部份。洪式姊弟(洪千涵與洪唯堯)引起相當高討論度的《祖母悖論》甚至假設/假作將觀眾催眠後看到的景象,當作未來的腳本隔日演出,算是推升觀眾參與對於專業表演者配合能力的挑戰極限。 

另一點明顯特色,也算是參與式劇場企圖走進觀眾席的自然延伸:自我介紹。從盜火劇團赴彰化員林以社區踏查,與樂齡活動為藍本發展出的《銀色異夢》,到台北國家劇院「莎士比亞的姊妹們的劇團」的《物種大樂團》,鄉下不識字的阿嬤,與都會的金馬影帝;無論素人職人,都以最貼近自身的家世,甚至秘密,坦誠相見。連林素蓮的舞作《從一數到五》也是表現主義到超現實氛圍的童年自介。雖說藝術表現的捷徑最易由自我延伸,但如此褪下角色面具的自剖,效果是讓觀者貼近認同,引發共鳴,還是疏離困惑,深化無感?猶待觀察。

端賴守住疫情不致蔓延,台灣在防護網下的隔離與安穩,成全了大致如常的表演藝術。但遺世獨立,是否也可能遺忘世界的動亂與受難?在堅持承平當日常所型塑的例外主義 (exceptionalism) 暗示下,對自家或國際演繹自戀的自介,是否也忘了自省?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