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王寶祥 / 2021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分享 | 瀏覽數: 891
|

2021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提名觀察人: 王寶祥 , 2022年03月09日 16時02分

個人,家族,與國族,在疫情陰影下的生命敘事


防疫除了SOP,若也有KPI,台灣從疫情爆發近一年後,積累的傲人防疫表現(performance),讓2021年前四個月的國人集體沉浸在沉浸式表演:幾乎按耐不住(Taiwan can’t help)地想向世界呼喊台灣可以(Taiwan can help)。

操演性爆棚的高度自信與自戀,某些程度也反映在表演藝術:春美歌劇團X金枝演社的《雨中戲臺》,表演工作坊的《江/雲˙之/間》,魏海敏《千年舞臺》,各自搬演真實或虛構的生命史,鑲嵌入台灣主體的國族敘事;皆以最高技術規格的大舞台,視覺聽覺感官盈滿,大牌卡司熠熠生輝,相加相乘目不暇給的巨星級元素,召喚觀眾的盛典參與感;演員與劇團紛紛說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台灣觀眾,台灣觀眾則亟於將自己的故事分享給世界。然而五月兩度防疫升級後,這一切榮景戛然而止:表演藝術方面影響至鉅,禁演令持續到八月中,整整一季所有演出停擺。

劇場暫停後的再啟動,似乎少了喧騰浮誇的躁動,添了些沉澱內斂。單人獨腳戲大行其道,一方面反映了後勤面無法再支應本土疫情爆發前,昇平時期所需之大量人物力,及頻繁國際合作;另方面也投射了疫情高峰期人人自危,普遍自我隔離的孤立處境。年度提名的六項戲劇/曲類就有《感傷旅行》,《王子˙哈姆雷特》,《母親˙李爾王》,《王心心吟唱─長恨歌》多達四齣單人演出,類型從傳記、莎劇與詩歌改編,呈現多元格局。 

從隔離的個體銜接家族劇團的生命史:歌仔戲班的王榮裕、郭春美;掌中劇團如長義閣、真快樂掌中劇團,均步出舞台自我審視,寓展望於回顧。劇場也持續作為台灣回顧檢視自我,重書歷史的平台:從《國姓爺之夢》到《掌中家書˙朱一貴》、《臺灣刁民林爽文》正史與野史並列參照。而從西洋歌劇《可愛的牧羊女》到同黨《父親母親》也都使用掌中戲來橋接文化與認同的異質性。

然誠如《阿忠與我》引爆的「共融」虛實討論,值此疫情似乎趨緩,全球蓄勢回歸正常之際,2021台灣表演藝術是否只是少了一季?或比全球都多了三季,卻獨缺檢視自我之外的省思?

 

相關評論

當去腿骨的身體身陷囹圄:《阿忠與我》 --- 吳孟軒

掀開記憶的盒子,找不到災難,只留下自憐/戀之間? —《江/雲・之/間》 --- 王寶祥

《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倒立就見觀點?坑口就見光明?──從「沒感覺」/「我感覺」談為難演員vs. 演員難為 --- 王寶祥

臺灣民主的不在場證明-- 「莎士比亞戲劇單人表演系列」 --- 吳思鋒

《阿忠與我》與我們:觀看書毅之易,與不便之變的身體現象學 --- 王寶祥

輪椅上的燈 [特約評論人]鄒之牧

老爺飯很黏? 〈雨中戲台〉觀後感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作者/鄭文琦]

《掌中家書.朱一貴》:掌中家書之外,難以掌握的情書 --- 王寶祥

無法重現的理想主義?《感傷旅行(kanshooryokoo)》 --- 吳思鋒

掌中戲的劇場家書--《掌中家書.朱一貴》 --- 張啟豐

在殘影與偽障礙的消融轉瞬間 --- 許家峰

太陽,並下雨著--《雨中戲臺》 --- 張啟豐

2021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汪俊彥

活出甬道與尾腔 《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作者/陳泰松]

莫札特在大稻埕:掌中,耳中,與眼中的黑/白魔法 --- 王寶祥

平權是夢還是夢 --- 許家峰

我與我與阿忠與阿忠:《阿忠與我》多種身體系譜與劇場表演的可能 --- 汪俊彥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