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汪俊彥 / 當代封神:何日君再來劇團《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分享 | 瀏覽數: 1025
|

當代封神:何日君再來劇團《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汪俊彥 | 發表時間:2021/11/30 16:41 | 最後修訂時間:2021/12/01 14:47

評論的展演: 《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何日君再來-01攝影|楊詠裕        照片提供|何日君再來劇團

光看這個劇名《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對卡通《小魔女DoReMi》的陌生如我,只覺得我應該不是劇團所設定的目標觀眾。這串從看戲前到看戲中到看戲完,我仍然唸得有點打結的文字,原來是一串許願咒語。只要專心唸出這一系列音的組合,就能透過向魔女或仙女或神仙的祈願,得到改變原來命運,得到重新選擇的機會。其實,想想這一串我唸得不好的咒語,應該就類似於我比較熟悉的「天靈靈,地靈靈」吧?演出前我純粹帶著好奇,參與一場在桃園大廟景福宮廟埕演出,主旨設定為於桃園非制式劇場空間及生活空間為主的藝術綠洲展演計畫,才發現即使咒語不會念,但完全不妨礙見證主角蘿絲一次次在人生選擇中進入輪迴,又再經過一次次施念咒語,在神仙的解救與指引下,過關斬將闖到以為可以逃離鬼島社會體制齒輪的層層剝削,抵達主宰人生的那道通往美國登機門口。

就劇情而言,《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如果脫去由嬉鬧或看似胡鬧包覆的表演,其實帶著濃濃的通俗劇類型。角色善惡分明的基本分類:純真無辜的女主角,遭遇途中詐騙、黑道、色情、販賣、剝削的壞人們,但也有好心的神仙救援。決心離開體制齒輪的蘿絲/螺絲,在用盡積蓄買了一張前往美國的單程機票後,就在前往登機門的最後一段路,總是在各種誘騙阻礙中無法如願。而在喊出「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之後,神仙如願地給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直到最後機會用盡。不意外地,蘿絲在最後一次機會中,選擇自願放棄登機,成全了野台主角應有的風采、成全了觀眾的情緒,也成全了通俗敘事。廟前的演出向來直接面對社會百種人物,通俗劇的黑白是非,觀眾情緒容易接受消化,情節促成的張力效果,也可讓觀眾的專注足以抵銷室外空間演出環境的喧鬧。何日君再來劇團雖然成軍不久,編導演的創作團隊也都屬年輕一代,表演的肢體與口條多少還帶著青澀,節奏也有再細緻掌握的空間,但卻都能敏銳地抓住觀眾當下的注意力,無論是導演對空間的運用、整體調度的進出走位,以及演員的化妝、舉手投足與情態,都讓正對著正殿演出的廟埕現實空間,充滿黑色喜劇般的既人又神的切面。

何日君再來-02攝影|楊詠裕        照片提供|何日君再來劇團

但在導演手中《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再給我一次機會吧!》顯然不滿足只是一齣通俗劇。透過女主角的設定,傳遞出對目前社會工作低薪與被剝削世代的關注,看不到盡頭的陷阱重複,在在暗示吃人的社會如同抓交替的冤魂一樣,大家所費的力,只剩下重複把人拖下水,甚至不再是任何希望或未來的編織。蘿絲在最後一次改變的機會中,在終於現身的小魔女DoReMi幫助下,改動了宿命般的陷阱。但也因此才有機會看到了原來所有的陷阱、阻礙與反派,也都是一次次在齒輪中失敗受傷的角色,也都可能是曾經想要逃走的螺絲,於是蘿絲意識到螺絲的群體性,也意識到所有的反派其實也都是螺絲,所有的欺騙都是生活的真實。這個善惡對立的人間通俗劇,隨即幻化如封神榜般的無善無惡,在景福宮前拉出了一條更高的觀看視角。

《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那貝貝魯多——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在通俗劇的基本架構下,帶著社會批判卻又不以陷入喃喃自語的文青賣弄;在人間神味之中,卡通成為寓言;在重複搬演之下,看似原地踏步,導演實則一再讓神從廟公、鐵獅玉玲瓏、小魔女doremi,化身出既俗又神、既魔又仙,宛如敷演杜子春求道所需歷練的重重關卡幻像,也讓觀眾沉浸在交錯的古今、情緒的寒暖之中。從原先的好奇,誤以為只是一場「非我族類」的同人誌,當演出行至尾場,演員帶著角色無聲站回廟埕的祭壇與神仙台座,我不確定另外一個登機口是不是其實就在那台上,但我登上了機應該又會飛回廟埕,見證這一場當代封神。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