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蔡佩桂 / 2020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歷史仍當道,他者仍徘徊
分享 | 瀏覽數: 490
|

2020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歷史仍當道,他者仍徘徊

提名觀察人: 蔡佩桂 , 2021年03月12日 17時58分

綜觀2020年台新藝術獎四季之提名作品,有二點是這份簡短觀察報告想要提出的:首先,可以見到歷史性仍是重要主題。在表演藝術方面,好幾件作品志在為傳統帶出新境界,如沙丁龐客劇團《白蛇?!—— 小丑們的終局之戰》以京劇揉合入小丑劇,成一絕妙融合體;正明龍歌劇團《你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以後設歌仔戲打開「忠臣」之多元史觀;明華園戲劇總團《鯤鯓平卷》讓歌仔戲穿越時空,解釋當代。此外,三件作品為馬戲團之高度技術性、招式性表演動作,賦予了當代脈絡或應用,即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以馬戲雜耍編組而成的舞蹈劇《苔痕》與其在社子島限地之互動性、行動性演出《消逝之島》,以及艋舺國際藝術節中楊世豪《拆解馬戲表演者的身體語彙─其一:與編舞家》給馬戲動作一個乾淨純粹的審美位置。

廣義來看,從入圍的數件視覺藝術作品/展覽中,也可觀察到層次不同的歷史性:有梳理較嚴謹意義的地理政治史觀或傳奇人物之史,如高森信男策展《秘密南方:典藏作品中的冷戰視角及全球南方》、張世倫策展《未完成,黃華成》;也有以流暢魔幻音像裝置,來自由編織普遍性神話史的劉玗個展《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劉玗個展》。此外,來自個人史的展覽也很動人,如黃立慧《我媽媽是個好德國人》、王湘靈《快要降落的時候─王湘靈個展》,以及張碩尹、鄭先喻、廖銘和《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等,皆從自身成長、記憶或經驗,去提供一個大脈絡或大哉問的切入點;而湯皇珍《成忘老太太,湯皇珍2019行動計劃》是一個大陣仗的行動性社會方案,卻也從藝術家個人與母親的生命史出發,並緊緊依附這個核心小史之發展。

此外,這裡想提出的另一點是,關於「他者/我們」的發聲、呈現與再現,仍是一個需要細思量的議題或難題。聚合舞Polymer DMT《Better Life?》提出多重框架,讓新移民的自我扮演挪用或質變「被看的客體」,成就了「言說的主體」,而蒂摩爾古薪舞集X林文中《去排灣》以「非原民」改版原民之舞、身與聲,經營多角的總體藝術,包含了套裝的風味生活導覽、體驗,所帶有的產業思維同時反映了一個現實:藝術不能再是生活之他者,而需成為生活著的我們之經濟驅力。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