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蔡佩桂 / 「表面」之愛:劉玗個展《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
分享 | 瀏覽數: 1314
|

「表面」之愛:劉玗個展《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

蔡佩桂 | 發表時間:2021/01/23 18:43 | 最後修訂時間:2021/01/25 19:21

評論的展演: 2020 問問題計畫-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 劉玗個展

 

低矮舞台上有一小群土偶,形狀曖昧,像是部落中祭祀用、含義待解的陶器,剛剛做好粗胚;或是女媧以泥土造人時,做得累了,隨手捏的一些趣味小東西;也像是現代雕塑家Constantin Brancusi與Henry Moore合體創作的隱藏版小陶塑習作,他們還沒決定要把這些半抽象造型,發展得更簡潔,還是更複雜;也或許更像是孩子拆解了的模型零件,佈置成一個秘密基地,以大人的想像力,我們不容易從這些散落的局部回推原來巨大玩具的整體形貌…

展覽《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使用二面投影,開始時,光從營幕的另一邊來,舞台上的這些土偶如同剪影一般,逗引我們猜測本尊容貌與身份,而當光改從我們這邊去,它們的身上便穿戴起水紋與多種皮草,圖示化、典型化的那種:水波紋如絲綢般滑順,而豹紋、蛇紋、山羌紋、斑馬紋、長頸鹿紋…等,則如同出現在孩童認知翻翻書中的動物紋那樣,要求我們猜猜這是誰。 

去猜。展覽始終誘導著我們猜想,有點像孩子們的猜謎遊戲,雖然內容涉及禁忌,文字與旁白的女聲說著限制級或輔導級的神話片段,但最後確實是結語在孩子們帶著笑意的朗讀聲。然而,這不是指劉玗個展充滿童稚的趣味,相反地,它弔詭地同時非常世故,帶著成人社交的那種優雅慧黠、成熟老練,不斷點到為止的引誘。 

因此《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非常迷人,展覽開始二天後便開始陸續誘發至少三篇評述,展覽快結束的這最後一週,欠稿甚多的我還在這裡錦上添花。三篇評述依照時間序為:陳韋鑑<劉玗個展「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文章總結劉玗的提問為,「敘事怎麼如洪水般的來去將我們淹沒,而鏡框外的觀眾如何面對這場回映?」[1] 接著是高俊宏<敘述的轉向,關於劉玗《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認為劉玗個展巧妙地以原始的洪水神話,讓我們對「敘事成災」的世界有所警覺。[2] 然後是沈柏逸<面對疫情,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敘事?看劉玗《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他的評論重點在於劉玗個展中的字幕、影像、泥偶、投影、聲音等媒體,一起變成一個說書人,在一個看似傳統的鏡框式舞台上,以零碎、後設、批判的角度,解構、重構神話敘事,並以自身作為媒體的特殊性傳播著這樣的故事,演示一種如同「疫情變異傳播」的「神話變異傳播」。[3]  

其中,高俊宏評論中有一段比較靠近我的感受:

「藝術性」在劉玗的作品裡面,像是被反覆計算過了一般,擺置在非常具有批判性的位置。各種3D軟體常見的材質貼圖,被投射到赭灰色的陶土狀造型物,形成了極為瑰麗的魔幻畫面。同樣也有著3D感的洪水畫面,像廣告一般的細緻,這種種有關於「藝術性」的部分,在整件作品裡面的位置,相當耐人尋味。[4]

我想,「像是被反覆計算過了一般」、「像廣告一般的細緻」,是因為這裡充盈的是以 ‘sophisticated’ 這不容易翻譯的多義英語,才似乎能一語形容的那種「藝術性」,帶著一種對「表面」或「表象」的愛意。這也是作品使用「材質貼圖」,以圖示化、典型化所明喻岀的特質。這種「表面化」當然不是膚淺,而是為了感性的分配、流通與傳達,用前面提到沈柏逸的話,就是「疫情變異傳播」。這表面是一個交換的平面,如同洪席耶所說的「設計的表面」(the surface of design),在那裡法國詩人馬拉梅寫的詩與德國建築師、工程師、設計師Peter Behrens為大電器公司AEG所做的產品、廣告、建築設計,竟然有著相似的概念與感性。[5]  經營此表面,可讓巨大差異中的共同流通,於是得以「在神話、感知與當代影像三者之間捕捉某種共通特徵」,如劉玗的展覽自述所言。[6] 有趣的是,劉玗展覽讓孩子們代言,而洪席耶也自承,討論「設計的表面」之方法就像是孩子的猜謎遊戲。

此外,這裡對「表面」的愛意,也令人反向想起傅柯對隱藏在底下的真理之敵意,他曾如此定義「身體」,

身體:事件銘刻的表面(所以為語言所標記、觀念所消解)、自我分解的地方(試圖弄得一副實質統一)、持續解體的量體。系譜,作為起源的分析,在身體與歷史的連結之中。它的任務是披露被歷史打印的身體以及歷史解構身體的過程。[7]

身體,作為事件銘刻的表面、自我分解的地方、持續解體的量體。多麼適當的描述!展覽中所有的身體、自我與量體,確實都消融在表面,在與歷史的不斷連結中,彷彿這位對性史貢獻深刻的哲學家已然為《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之表面性與解構性,預留了生動貼切的理論。傅柯曾直指普世所追求被隱藏、深埋的真理,所謂「真理遊戲」中所要挖掘的「宇宙的秘密」,通常就是「性」。於是劉玗以各種絢麗、純真表面所烘托,「世界上約254個民族、84種語言區域的共同傳說,描述著人類渾沌之初、死亡重生與世界的變遷,在世代交疊的口傳、文字傳遞下不斷產生變異」的「大洪水」神話,[8] 其實正是為了遮蓋、深藏各式禁忌的性(近親、同性、人與獸…)所鋪設的交易表面,好讓世俗的「真理遊戲」得以撕去它,向下扒挖。

那美麗的洪水,火一般的水,是這樣令人耽溺的表面,氾濫弭平出禁忌可以發展的深幽,從中繁衍出文明進展卻始終流連的人獸之交:動物紋,既象徵財富、權力,又性感、時尚,也滲透到嬉皮、龐克、搖滾文化中。[9] 來吧!趕上這一波動物紋流行,已經從2018秋冬一路潮到2019秋冬,在2020秋季又再度回歸,不僅揉合著「征服者、萬人迷到淫娃毒婦」形象的豹紋不退時髦,[10] 連斑馬紋、乳牛紋都被融入明星名媛的日常穿搭。[11] 而在劉玗這裡,那些被拼貼雜交的、人類文明中永恆復返的動物紋,也正是《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中最野、最美又最萌的影像混種。

 



[4] 同注2。

[5] Jacques Rancière, ‘The Surface of Design’, in The Future of the Image, G. Elliotttr. (London: Verso, 2007), 91-92.

[6] 劉玗 LIU YU,覓計畫,https://www.hfec.org.tw/content/18979

[7] Michel Foucault, ‘Nietzsche, la généalogie, l’histoire’, in Dits et Ecrits vol II (Paris: Gallimard, 1971), 143.

[8] 同注6。

相關評論

劉玗個展「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 --- 陳韋鑑

分成兩半的藝術家.蜂巢敘事體:論劉玗的《珍奇櫃》與《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 --- 龔卓軍

敘述的轉向,關於劉玗《假使敘述是一場洪水》 --- 高俊宏

2020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瘟疫蔓延時的「混昧」現代性批判 --- 高俊宏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