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蔡佩桂 / 光的交易:《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
分享 | 瀏覽數: 700
|

光的交易:《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

蔡佩桂 | 發表時間:2020/10/27 20:13 | 最後修訂時間:2020/10/28 19:44

評論的展演: 《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

 

  

張碩尹、鄭先喻、廖銘和(Dino)近期合作的《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有二個展場:公館立方計劃空間與龍泉市場,一個正規展場,另一個生活現場,組成一檔非常有感染力的展覽。

這二個子展場由同一顆心臟驅動,乍看之下,那是鄭先喻對二位同儕藝術家的「同化」:[1] 他利用爬蟲軟體、機器學習,長時間從高流量的網路酸文與假新聞等「垃圾訊息」(COVID-19爆發後再加上瘋傳的各種疫情資訊),萃取出字串,轉化成張碩尹機械裝置中,點亮LED燈與噴發香水的驅動程式,也成為Dino噪音表演的材料。正如展覽副標「訊息瘟疫」所提示,橫流各種網絡的「訊息」漫延成「瘟疫」,卡繆說唯有「正直」可以對抗的、在我們每個人心裡的那種荒謬存在。

然而,在概念與情感上驅動二個子展場的心臟,其實是「市場」,而且是位在台電大樓站出口左邊巷子與龍泉深海魚湯攤位之間的那個「龍泉市場」。2009年二月, 張碩尹赴英國深造之前,曾在龍泉市場與古亭市場舉辦了《蔬果菜大學》。所謂「大學」含有系列活動,包含《盜版片影展》與《面具工作坊》、《煙霧彈工作坊》等,藝術家的想法是「以菜市場為場域,將其轉化為知識的平台」,頗有知識平權、民主化教育的野心。[2] 但是,當時年輕氣盛,以「硬幹」為風格,既沒有申請路權、也無事先告知,留下一些遺憾。張碩尹回憶道, 

就當一群年輕人衝進市場中架燈、掛銀幕的時候,市場管理員滿臉錯愕與驚恐。

影展進行約半個小時之後,幾個警察便來到現場驅離,影展也隨之莫名其妙地結束了。實際上,警察先生從頭到尾都滿客氣的,倒是當年年輕氣盛的我們卻狹著群眾暴力,一副盛氣逼人之感。

對於當年在菜市場「興學」之壯舉,張碩尹回憶起來是對年少輕狂的些許懺悔。那些「盛氣凌人」對上「錯愕與驚恐」,是因爲藝術/知識份子與菜市場畢竟是平行世界?

2014年因太陽花運動的激發,一群碩博士研究生組成平台《菜市場政治學》,旨在「將政治學轉化成更易懂的語言,走入大眾的生活裡」、「推廣政治學的科普文章,希望讓更多人得以理解政治學的分析視角,進而依此關心、共同思辨台灣的政治狀況。」[3] 2016年都市酵母/水越設計曾推出「市場小學計畫」,與小學教育合作,並媒合市場攤商與設計團隊、邀請IKEA以產品贊助,進行市場改造,目標是「創造一個讓小學生會愛上的菜市場」、「將生活環境與教育結合」。[4] 2018年作家番紅花為小學五年級到國中三年級學生設計的生活營隊,名為「菜市場的文學課」,期望「在菜市場見習那融合了科普、自然生態、四季變化、數學運用、社會人文察覺、文化表達等內涵,並深深感覺平凡生活的穩定與幸福。」[5] 可見作家帶領走踏傳統菜市場,可望為大、小孩子打開日常五感、培育跨領域素養;都市更新從市場改造出發,可以招喚親子族群,可愛地接地氣;而以「菜市場」為名號,有機會區隔於「芭樂」、「巷仔口」、「柑仔店」,有別於由老師輩在更早組成、同樣為社會科學科普的共筆部落格「芭樂人類學」、「巷仔口社會學」、「歷史學柑仔店」。[6]

儘管各路線對「菜市場」的親近或援引相當不同,可發現「知識份子」對「市場」其實頗為鍾情,正如張碩尹對菜市場的二度青睞。「市場,為人類歷史淵遠流傳的交易形式,從希臘哲學家在市場的講學、到孔子的『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在過去,人類知識與生鮮蔬果具有對等的交換價值」,藝術家如此說。[7] 在他的部署中,市場白日如常繁忙,休市的夜則遁入藝術的強抱,共譜約莫一週的大同夢,菁英與庶民階層奇幻地流動著:附近居民循著平日以市場為來往通道的習慣,頻繁穿梭於藝術中,而藝術愛好者/評論者,深知工人子弟在校學習恐怕還是在「學做工」的小眾,則特地來此與想像的市場眾生一起浸泡在三原色的光芒中,感受灰塵與油垢。

 

在寶藏巖,《台北機電人》以回收電器組裝而成,Dino的噪音共鳴其「廢棄」、「回收」之「人生」;《台北機電人2.0》更進階為雙重賤斥,Dino的噪音還加上鄭先喻的訊息垃圾。在這些對卑微、劣質或污染的追索之外,是台北機電人1.0與2.0的另一個共同處:發光,發LED光。藉以招喚目光,如檳榔攤或變形野台的那種眩惑?台味表態的閃閃豔光?

我想那些是另一層次的「照亮」,聚光在那暗濕的「傳統市場」,藝術家以「濕市場」之名更能精準指涉的交易之所。濕,相對於「乾貨」的乾與「乾淨」的乾,一方面,由於所販賣的是新鮮蔬果、現宰肉類,當天沒賣掉,就會開始腐敗之濕貨;另一方面,因為攤位檯面少用現代冷凍、冷藏設備,而以冰塊保鮮,融化的冰水往往溶著動物的血水流濺,加上小販常以水管澆淋、沖洗,濕市場常常看起來、聞起來、踩起來都濕漉漉。[8] 「濕」,在張碩尹的龍泉市場,既是濕市場的髒濕,也是藝術家口述的魔幻寫實故事(發生在現宰雞肉攤深夜的愛情)之鹹濕,為LFP香料香水實驗室特製的兩款香水所昇華,在芳香機的偽高潮中噴發。 

食色性也。市場中最自明的道理莫過於此。提供了「性」,更需要「色」,視覺感官中最本質之紅、綠、藍,白光或螢幕中的三原色。張碩尹使用節能環保的發光二極體LED,促成其普及的發明甚至贏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當代照明,來帶出「色」。[9] 所意涵的「進步性」在暗黑的傳統市場中,便指向了啟明(illumination)或啟蒙(enlightenment),但那並非是總驅趕著黑暗的宗教之光或知識之光,不推崇像「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創世記》)張碩尹的光是「世俗啟明」(profane illumination),在凡俗污穢中指認神秘,如班雅明所談的超現實主義那樣,「視日常不可穿透,不可穿透即日常」。[10]

藝術家提出,「人類知識與生鮮蔬果具有對等的交換價值」,這對價如何解?形而上與形而下,人與非人,都是交易。交易需要公平或你情我願,正如《台北機電人2.0:訊息瘟疫》由有機材料或生活物件組合而成,鹽燈、臉盆、龜背竹、乾燥花、椰子殼等,眾生平等,一起拼裝成類出土部落神祇的一尊尊機電人,而稍早的《台北機電人》則不具人形,但他們或它們都是一種集合,所有零件與整體在「集體」中自由交換著。因為,「集合也是一種身體。以技術組織的自然(physis),可生產『世俗啟明』的那種影像空間」,班雅明如此提醒。[11]



[1] 第二屆 銅鐘藝術賞 {同化者}鄭先喻個展,https://clab.org.tw/events/assimilator/

[2] 見張碩尹臉書。

[3] 見《菜市場政治學》網站,https://whogovernstw.org/2015/03/16/whogovernstw/

[4] 「市場小學計畫」,http://www.cityyeast.com/passion3_show.php?passion3type_id2=107&passion3_id=1372

[5] 番紅花,番紅花專欄:但願未來,能有更多「菜市場裡的文學課」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180225/KXV2XRZSJG6SMELMERXO27NCSU/

「菜市場的文學課」在隔年(2019年)再度舉辦,宣傳文案為,「『菜市場的文學課』在共同的努力與推動之下,已經成為一門顯學!更是未來推動素養教育的指標!」,https://www.buffalo1966.tw/20200804-2/#

[6] 《菜市場政治學》在readmoo的文案,https://readmoo.com/book/210096464000101

[7] 見張碩尹臉書。

[8] #濕貨市場?耿爽槓上美澳的「中國Wet Market」野味文字戰,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4516341

[9] 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給發明藍光LED的三位日本科學家赤崎勇、天野浩及中村修二,因為藍光LED是白光

[10] Walter Benjamin, ‘Surrealism: The Last Snapshot of the European Intelligentsia’, in Selected Writings: 1927-1934, Volume 2, eds. Howard Eiland, Rodney Livingstone, Gary Smith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pp. 209, 216.

[11] Walter Benjamin, ‘Surrealism: The Last Snapshot of the European Intelligentsia’, p. 217. physis來自希臘字phýsis 英語常譯為「自然」,指自然的生長、生產法則。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