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蔡佩桂 / 組裝紀念爐主的檔案:物三88影音會
分享 | 瀏覽數: 1257
|

組裝紀念爐主的檔案:物三88影音會

蔡佩桂 | 發表時間:2020/03/14 20:28 | 最後修訂時間:2020/04/03 16:48

評論的展演: 南方 Hue-物三 88 影音會|李俊賢 X 林強

 

就如許多曾被他看見、受他提攜的同輩、後輩,我也非常感念爐主/館長/藝術家/藝評人李俊賢。二年多前他在FB的「藝術拿咖喜」突然靜默了下來,約一年後去世的消息終於傳出,眾人對他的思念在這期間蓄積,頓時間匯聚成潮,洗版了藝術圈媒體。不捨、懷念、感謝、感傷⋯⋯力道之強,要求著閱讀與聆聽。直到又一年過去,「物三88影音會」終於給予了相見與道別的機會。 

相見,在「物三」,高雄橋仔頭糖廠物三倉庫,過去爐主的創作空間,現在策展人龔卓軍、許遠達為我們建制的一個爐主檔案室。進入物三,牆上有以「8」為主軸的爐主畫作選品,畫中各種豪爽大氣、裝飾閃亮的「8」,從揮灑、動勢的筆觸中冒現,獨秀、對戲、連體著,或與「發」字並置,和中洲油廠、渡輪、地方人物、貝殼、鸚鵡⋯⋯於畫面齊放鳴。在物三這樣的檔案室,「8」是爐主喜愛的「發」,也指向他的樹葬之日,疊聲的「88」則讓我們向他親切說再見。 

影音會,則是另一個檔案室。影,來自「北澤鋼影像」製作團隊和VJ王駝的合作,媽祖、西北雨、落山風、瘋狗浪、鴨子、火車、車站、田野、高雄地景、檳榔樹、香蕉樹、大船、合體字等,從爐主作品中抽取成元素,再製、移位、衍生、變形而讓繪畫動起來,組裝出策展的八個主題段落,水載慈航的媽祖、hue、粗礪、川阿、在地人物、南島、合體字、花鳥體等。有時也混入表演者或現場觀眾的影像,形成互文或台上台下交融。

音,則首先來自特別來賓林生祥獻唱,第一天彈唱《古錐仔》、《種樹》,第二天則是《南方》、《南風》。林生祥說,換歌是為了加倍反映爐主的為人與貢獻。音,接著來自DJ Point 許志遠為爐主生前留影所做的磅礡渺遠混音,以及想將台灣文化因素納入音樂的林強。林強對仗著爐主創作,創作出「充滿消高應、風吹砂、西北雨、媽祖婆和板炸少年」[1] 的電子音樂。隨著策劃的8主題延續又變化,聽來迷幻的聲景輪番帶我們騰空,如臨至天堂,尤其是第二天聲音團隊帶來了「五月天」等級的重裝備,讓會場的鐵皮屋頂與附近窗框都激烈共振得像是「藝術界的伍佰」就要顯靈。[2]

可惜「檔案」畢竟只是如同鬼魂那般,不能真正招魂。若我們回到德希達的「檔案熱」(archive fever),那篇深深影響藝術策展的文字如此提示著:檔案的結構像幽魂,既非有也非沒有肉軀、既非看得見也非看不見,總是指向一個無法對看的他者,就像哈姆雷特的父親。[3] 海派的爐主當然不是要求報仇的丹麥國王,但無法再與爐主四目相對的我們卻可能有著哈姆雷特的優柔,以及他那樣對「父親」的依戀。我們想要一個「父神」,持有他的典範與保護,而爐主/館長是這樣完美的對象,如同升自南方的螢光的太陽。

檔案像幽靈一般飄忽,我們只能反覆追求伊人。於是策展團隊有著系列行動:物三88影音會、預計八月出版的《跟著俊賢去旅行》圖文誌,以及明年三月高美館的李俊賢紀念展。如此再三行動,是因為檔案的建置原來就不能歸返真實的過去當下,而是朝向未來的記憶製造。為了在這裡呈現,策展團隊第一步「回到爐主在橋頭物三倉庫的畫室,帶著大家一起去『裡台灣』旅行,釋放出對於南方土地的熱情ㄤˇ聲、靠參、嚎ㄒㄧㄠˊ,全體投入全新創作,給你一個不再UZ的李俊賢」。[4] 是的,這裡的爐主檔案乃是「全新創作」,而不只是「舊事重提」。因此,當影像剪輯軟體發揮特效所長,對稱陣列、四方連續地繁衍著爐主的《棒球王》,或是3D建模的《陳澄波》如胸像立體旋轉而展示背後與底下的扁平,我們該秉持面向未來的幽默,體會「檔案」本質上便有佛洛伊德式「弒父」的積極意義。

確實,紀念的意義也須要來自我們,在群眾集資六十九萬餘之中的涓滴,影音會時策展團隊在身上投下藍、綠、紅多色光彩的觀眾。我們能積極自造記憶,一起組裝紀念爐主的檔案,尋找回到物三想被充盈的場所精神。若爐主的繪畫真跡佈置整齊如正規展場中的畫作,沒能召喚我們感應他生前在此度過的大把時光,與老鼠和糖廠的空曠為伴的每個夜晚,不妨看看高彩度顏料瓶瓶罐罐上的灰塵與蜘蛛網,或者爐主盛裝顏料的各種再利用密封盒(開心果口味義式冰淇淋盒、廚房用保鮮盒等等),它們可能猶如歷史照片中的刺點,放射此時此地之靈光。

物三88影音會

 


[1]「消高應」為瘋狗浪台語的發音。「板炸」為Pangcah的發音,是阿美族語,意思是「人」或「同族」。

[2] 爐主曾在《台灣計劃》書中談到很高興學生如此形容他。李俊賢,《台灣計劃》(台北:典藏,2010),27。

[3] Jacques Derrida and Eric Prenowitz, “Archive Fever: A Freudian Impression,” Diacritics, Vol. 25, No. 2 (Summer, 1995), 54.

[4]「ㄤˇ聲」台語讀做āng-siann,大聲臭屁之意。「靠參」台語讀做khàu-tshan,唉唉叫之意。「嚎ㄒㄧㄠˊ」台語讀做hau-siau’,瞎扯鬼扯之意。「UZ」為鬱卒的意思。此處引自物三倉庫內的展場文案。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