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林育世 / 獨角戲中的大文本《Alikakay巨人說》
分享 | 瀏覽數: 640
|

獨角戲中的大文本《Alikakay巨人說》

林育世 | 發表時間:2019/09/30 23:07 | 最後修訂時間:2019/10/01 14:45

圖版提供|嘎造・伊漾     攝影|羅偉仁 Karo     

 

演出:部落劇會所

地點:身聲淡水小劇場

時間:2019.09.28 14:30

 

一開始,表演者嘎造・伊漾(Kacaw・Iyang)在舞台的一隅拿起吉他,彷彿要以常見的吉他彈唱的方式為表演暖場,但嘎造只在一番猶豫吞吐之後,又默默將吉他放回,不發一聲。

嘎造回到場中央,用陽光滿滿的笑容向觀眾言明,這將會是一齣獨角戲的演出,台上將只會有他一個演員,一方面也引導觀眾依序將視線關注在他的容貌,與四肢身體。這個有點像法庭開庭時進行的人別訊問程序,彷彿是給觀眾以及進行這個敘事文本的表演者自己一個小小停止的玄關,過了這裡,嘎造用他流暢到令人超乎想像的口語敘事風格,妙口生花地將觀者帶進了一個活靈活現、氣味十足的阿美族部落情境之中。

從部落的舅舅打來一個邀請嘎造創作一首部落年祭表演歌舞要用的曲子開始,但嘎造一人分飾多角,如:已經將傳統文化僵化成領取補助與表演的部落長者(舅舅)、只會在典禮時穿著樣版原住民圖紋背心來部落用樣版原住民語致詞跟部落套關係的政治人物、帶來強大的即時傳播力量但卻永遠只知用膚淺的娛樂角度觀看部落的傳媒,每次部落年祭湧入部落的觀光客也分成幻想台灣原住民與他們同屬「炎黃子孫」的中國觀光客,以及將部落年祭當成熱鬧趕集的台派觀光客等。

嘎造的穿插敘述中,藉由部落老人的口說著一個阿美族與薩奇萊雅族共通的一個「阿里嘎蓋(Alikakay)」的傳說。據說,阿里嘎蓋是一個巨人的族群,善於變換外型騙過部落的族人,尤其是部落裡的婦人與小孩,並且最喜歡攫食嬰兒的內臟。為了抵禦危害部落的阿里嘎蓋,部落頭目帶領部落青年前往征伐卻屢屢失敗,後來海神教會部落裡的人使用茅草編成的法器porong,才終於打敗了阿里嘎蓋。此時瀕臨被消滅的阿里嘎蓋求情並與部落族人做成約定,如果每年獲得檳榔、酒以及小米做成的麻糬(toron)以及法器porong的祭祀,那麼巨人與部落間便可相安無事,巨人阿里嘎蓋不但不再危害部落,而且保證會為部落帶來農、漁獲的豐收,這便是現在部落年祭與海祭的起源傳說。

圖版提供|嘎造・伊漾     攝影|彭婷羚 

嘎造妙趣橫生又部落味十足的敘事風格中,也主動穿插第一人稱的觀點,嚴格說來,這比較接近脫口秀(talk show)的表演形式;他將前述部落中出現的帶著光怪陸離的目的,或者對部落傳統產生衝擊的外來客,與傳說中會幻化成各種人形,以騙過純樸部落族人的阿里嘎蓋形象連結在一起,時至今日仍在危害族人,迷惑族人的心靈。

《Alikakay巨人說》整個製作最出彩的,當然是嘎造原創以及表演的敘事文本,對部落現況及亂象的描述及再現,不但有如評書演義「夫演義雖小技,其以辨性情、考方俗、形容萬類」般的精到,對以部落年祭為場景的部落日常小人物的言行刻畫,令人不禁聯想起作家王禎和在《玫瑰玫瑰我愛你》中以流暢、奇趣的人物語言風格的描寫,反襯出小部落(小鄉鎮)面對外來變局時的無知與荒謬反應,讓人笑噴眼淚之際,又讀出時代變局的滄桑與引人唏噓。王禎和具嘲諷與寫實奇才的一枝利筆所能刻畫的場景,嘎造用口說與肢體表演辦到了。

導演陳彥斌(Fangas・Nayaw),也為擅長在台上與觀眾短兵相接的嘎造打造了一個舞台上的劇場縱深,舞台上原來用來代表各色不同人物的麥克風架,除了讓人想起同為阿美族的知名當代藝術家拉黑子・達立夫常常在裝置作品中使用的圍成大圓形的部落身體圖像,後來嘎造更讓代表闖入者已被驅離的噤聲麥克風架放倒在地上,伴著舞台中間逝去的老頭目—阿公僅存在人間的衣冠,這是陳彥斌擅長使用的「缺席的喪禮」的意象,讓觀眾的意想更連繞在那個未出現在舞台上的人物,那個關於昨日與今日的原住民永遠無法被說盡的大文本,以及,嘎造在開場欲開口,卻未能唱出的某一首歌,或某些古調。

圖版提供|嘎造・伊漾     攝影|羅偉仁 Karo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