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李俊賢 / 非美術館的典藏展/台東縣政府「春藝濃」典藏展
分享 | 瀏覽數: 386
|

非美術館的典藏展/台東縣政府「春藝濃」典藏展

李俊賢

在沒有美術館的時代、或沒有美術館的地方,公務典藏各憑本事、各顯神通,典藏品各色各樣,完全顯現台灣文化「特色」。

即使沒有典藏費,台灣的公務單位一樣可以得到很多典藏品,在戒嚴的威權時代,一方面台灣社會很少展覽空間、一方面當時的公務單位確實高高在上,擁有空間資源的公務單位,甚至也不必主動開口,也會有藝術家因為感恩公務單位,主動贈送藝術品。若是藝術家不夠主動,有時候公務單位也會稍微提醒,激勵藝術家的主動。

為了復興文化、提倡藝術,公務相關單位也會舉行各種美術比賽,優勝的藝術品,一般也以納入公務「典藏」居多。或是,也是為了復興文化、提倡藝術,邀請有名的藝術家當眾揮毫、或舉辦各種藝術節慶,這些活動,通常會產出一些藝術品,最後多半還是成為公務典藏。

甚至於,有點悲涼悽愴的,有些藝術家從中國來到寶島台灣,奉行藝術以至於終身未娶,當有一天蒙主召喚,身後留下的藝術品無人可茲繼承,如果作品確有專業品質,這時候,有的公務單位,基於社會責任和文化使命,也會適時伸出援手,把這些命運有些坎坷的藝術品納入典藏。

從以上的說明可見,即使沒有編列典藏費,台灣的公務單位,經過數十年的累積,應該都擁有大量的典藏品,不過有些詭異的是,雖然典藏品很多,卻絕少聽到台灣的公務單位辦甚麼「典藏展」。

今年春節,台東縣政府配合這個重大節慶,在文化中心推出「春藝濃」「典藏展」,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受,除了東部的林永發、曾興平,也有李奇茂、吳炫三等名家作品,最令人注目的,則是如孤臣孽子的丁學洙的幾張粉彩作品。
來自中國安徽的丁學洙,1968年起就住在台東已至終老,展出的粉彩寫生,好像把西洋的粉彩當成中國的毛筆,「無法之法」的用筆,看似沒有筆法,其實是表達中國老文人「從心所欲」的境界,也表露了一個孤獨老人面對蒼莽大地的心境,好似天地無盡而肉身將要枯竭,無窮盡的孤獨,像是秋風吹朽木,即使很剛毅的英雄豪傑,也將完全不堪於那樣的情境。

因為以粉彩作畫,丁學洙還得已表達台東屬於熱帶的太陽、光線,強烈的熱帶陽光,使風景黑白分明,陽光下一片燦然,陰影中則有生物蠢蠢欲動,放眼看去,陽光使景物都極端化了,因此,描寫陽光,丁學洙反而大量使用黑色,那應該是人在現場,充分感受且誠實的表現。
風景寫生是一般認為的基本功夫,似乎發展空間有限,也好像沒有藝術家因為風景寫生被請去參加雙年展,而風景寫生仍有迴向「人」的無窮空間,人和風景的對話,這種對話可已到無盡頭,也可以深入到最本質,重點是人在現場,充分感受且誠實表現。從丁學洙宜留人間的那幾張風景寫生,其實是說明了風景寫生的應有狀態。

這個由台東縣政府辦的「春藝濃」典藏展,表達了政府的社會責任,也達到了專業期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