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李俊賢 / 南島一閃電 金光魚刺客 ──魚刺客藝術聯盟發光展
分享 | 瀏覽數: 2434
|

南島一閃電 金光魚刺客 ──魚刺客藝術聯盟發光展

李俊賢 | 發表時間:2014/09/18 13:47 | 最後修訂時間:2014/09/19 16:26

評論的展演: 2014/7/12 - 8/3 金光ㄟ「光」— 魚刺客藝術聯盟發光展@新浜碼頭藝術空間

 圖版提供 | 李俊賢

《魚刺客》本來是酒客,因為覺得喝酒很重要,時常聚集在高雄十全路邊的「全津切仔担」喝啤酒。從2004年開始,那個非常日常庶民的路邊攤,成為當時〈高美館〉館長請藝術家喝酒的地方,經過10年的發展,在那個路邊攤喝過酒的藝術家應該有數百人,分屬於不同國籍、種族,很好停車、不禁菸、可以暢談藝術到天亮等等原因,使這個路邊酒攤成為高雄藝術很重要的論壇場所。

《魚刺客》藝術家聚集喝酒,討論藝術,因為成員之間的默契,即使喝到要掛掉了,語言內容依舊盡量有關藝術,如此的為藝術,使這個路邊酒席時常開發出新的藝術議題,2010年開始的《新台灣壁畫隊》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這個很平常的路邊攤,比較會被連結到藍領族群,除了食材新鮮,其他方面並不講究,前往進餐喝酒,因而相當隨興,自由隨興,搭配藝術家的批判辛辣,已經成為《魚刺客》風格,一方面以此自許,另一方面也成為部分藝術家揶揄消遣的對象。

早在〈高美館〉館長常常在「全津切仔担」請客的時代,高雄市長就常常收到「民眾」投書,認為市政府官員在路邊攤請外國人喝酒有損市府團隊形象,即使到現在,也有人會覺得當到大學教授,穿短褲、夾腳拖在路邊喝酒吃檳榔還蠻奇怪的。

這些種種有的沒的,有些出於身體生理的方便舒服,有些是因為經濟因素,而很重點的一點是,作為一個高雄藝術家,我為什麼要跟你巴黎一樣,當你穿的很正式吃魚子醬、鵝肝醬的時候,我就要穿得很不正式吃鯊魚煙、炸蝦捲。你淺酌紅酒,我「台灣金牌」乾杯。反正就是要不一樣,也要強調那種不一樣,因為那樣的強調,作為一個高雄藝術家,和整個藝術主流有了區隔距離,故意的不一樣也逼迫自我創造力的發展。這種「條鋼」 [台語故意的意思]、「白目」,緣起於1990年代初解嚴後的高雄藝術環境,當時的各種因緣際會,激起高雄藝術家的「高雄意識」,經過一些菁英藝術家的刻意標榜,也成為高雄藝術家的一種標識,從1990年代至今的「高雄黑畫」、「南方藝術」雜誌、「黑手打狗」、「貨櫃藝術節」、以至於後來〈高美館〉的「五行‧五形──台灣當代常民劇場」等常民文化系列、「南島當代藝術」系列等等--------,在內在深層思維上,「我就是不要跟你一樣」的想法,是貫串這些作為的最核心,20多年來固然各種潮流風水有些輪轉,所謂的高雄意識也曾有很多辯證,也被加入更多內涵,原本以藍領移民海港文化為標榜的所謂「高雄意識」,近年來還加入「南島」、「金光」等內容,逐漸表達出稍有不同的風貌。

這些後來加入的「南島」、「金光」成分,依然有關於《魚刺客》,作為海港移民城市藝術家,「四海皆兄弟」是普遍意識,外國美術館長、策展人和台灣的山地人、平地人都差不多,盡量都希望在酒桌上盡情交流,充分、自然的狀態,使交流變的比較順,也使一些「南島」、「金光」藝術家也參與了《魚刺客》。

2014年七月中,由黃志偉策畫的「南島一閃電‧金光魚刺客──魚刺客藝術聯盟發光展」應該是在「高雄意識」脈絡下,在新的年代的一種風貌,而特強調「金光」,依照策展人的說法,「金光」就是台灣「普普」[pop  art],是台灣歷史、地緣脈絡下再生成的文化特有種,不同於Andy Warhol之類的「普普」,就因為很不同,才是台灣真正的「普普」。

普遍存在於民間節慶活動中的視覺「金光」,是台灣庶民本其既有資源對於各種文化的盤整融合,在原有的閩南文化基礎上,因為對各種歐美、日本「先進」文化的「擬仿」[Mimicry],最後發展出來很獨特、「亮光」的「金光」文化。當「有意」的去模仿「奧斯卡」頒獎典禮舞台,卻沒有相同的材料,預算規模更無法相比,只好「有樣看樣、無樣自己想」,最後是壓克力代替鑽石、塑膠代替玻璃、雷射貼紙代替不鏽鋼噴砂、噴漆代替烤漆、pvc管代替鋼管-----,結果,本來想模仿的,因為條件不同,最後出來一種特有種,也慢慢自成體系,甚至於和原來的模仿對象幾乎無關了。

「金光」很常民、庶民,常常被中產階級貶抑,因為被有些白領族群貶抑,就成為部分藍領的故意認同,而即使「金光」一般只存在於台灣社會的次文化層面,因為時代不同,不同年代也會有不同變貌,以當下環境觀察,「金光」存在於各地檳榔攤、野台戲、電子花車,以及各種布袋戲偶、檳榔西施等服飾等,在主流文化之外,自成一套豐富體系。

《魚刺客》有不少成員都算高級知識分子,在台灣社會有一定地位,沒有穿名牌去高級社交場合結交名流名媛,反而去認同被認為庸俗的「金光」,也在創作上盡量包含這種台灣特有的「金光」,意識深層的「我為什麼要跟你一樣」是最原始的動機之一,主流藝術圈全心全意的在意兩年一次的「威尼斯雙年展」的時候,對於近在眼前的台灣則不一定在意,so,「我為什麼要跟你一樣」,就在那樣的心情下,有了10年的《魚刺客》,也開始了這次的「金光」展覽,足以作為《魚刺客》集結10年的參照註解。

【說明】「南島一閃電‧金光魚刺客──魚刺客藝術聯盟發光展」為這次參展藝術家邱武德問展覽所下的標題。

 李俊陽作品[局部]

林書楷作品

邱國峻作品

黃文勇作品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