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李俊賢 / 女人心海底針以及心痛比刺痛還痛 ──張恩慈的「針、線」白雪公主 [近乎千年的]
分享 | 瀏覽數: 1965
|

女人心海底針以及心痛比刺痛還痛 ──張恩慈的「針、線」白雪公主 [近乎千年的]

李俊賢

評論的展演: 不完美的完美 ─ 張恩慈個展

李俊賢    高苑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兼藝文中心主任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傳唱多年的古典情景,早已是對於女性的刻板印象,被闡述為基於女性和母性的本分和天性,作為一個女性,就是要乖乖地在昏暗的燈光下,拿起針線殷切的密密縫補,不管這個遊子是個不良少年、古惑仔,只是為了符合傳統模式和社會期待,傳統文化對於女性的綑綁傷害,這個「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應該是很高桿的一種。

 

「針、線」的起源很早,新石器時代的考古遺址幾乎都有「骨針」[線都爛了,所以從未發現],在史前時代,或許是基於社會分工,也可能是因為體能狀態,「針、線」的事情,終於就成為女性角色的內涵,一直到不久以前。

 

作為一個當代女性,「針、線」的事情,已經不是前代的強制女德,而傳統文化餘緒,甚至是歷史角色的內化,「針、線」的事情,仍然成為當代女性的選擇,其中包含藝術家。

 

●當代女性的「針、線」

當代女性藝術家使用「針、線」,已經不是過去的女德表現,也不是繡花繡鳳的閨秀行為,作為當代女性,女性藝術家不是把「針、線」的事情當成社會規訓的服從,而是回歸「針、線」本身,迴向操作「針、線」的女性身體、意識,表達「針、線」作為工具、材料和女性的情結、關係。

 

一根小小的針,不管是「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針、「八年抗戰、反攻大陸」時代為前線戰士縫軍服的針、或是電影《依天屠龍記》裡面「東方不敗」的針,即使是出於女性、母性的愛心,或是出於權力慾望的居心,只要一根針,即使是很細小的針,立刻就有一種充滿威脅感的氣氛,使整個空間充滿緊張危險的張力。

 

因為「針」很隱密,是一種身軀短小、威力強大的工具 [或武器暗器],不管有意的使用,或是不小心的誤用,常常一根小到難以察覺的針,就有可能使一個高大強壯的男人痛到不行,就因為「針」具備了以上的性格,在傳統社會,就成為一種女性角色的附會,例如,在台語流行歌的歌詞中,「女人心、海底針」[很難摸到,摸到的時候又常常很痛] 這個詞,幾乎就是作詞者想不出女性形容詞的時候,立即又方便的便宜用語。

 

相對依附於「針」的線,很輕很柔細到好像很沒力,如果短短的一條線,似乎作用沒有很大,而「線」的專長就是綿綿不絕春蠶到死絲方盡 [除非用釣魚的尼龍線],有時以為「線」已經斷了,其實是「斷線紗」,線好像斷了,構成「線」的「紗」其實拒絕投降抵死不從,依舊藕斷絲連的繼續纏鬥,甚麼時候真正斷掉都不知道。而且「線」短短一條沒甚麼,如果情緒不好,故意一團「線」糾結在一起,到了那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時候,才會確實令人感受到甚麼叫做厲害。

 

隱晦的「針」,’綿密的「線」,是傳統古典的女性附會,作為當代女性藝術家,反而要將「內衣外穿」、「管線外露」,以「針、線」凸顯女性特質,表現女性面對當代的回應。

   

當代台灣女性藝術家,「針、線」用最多的,應該就是張恩慈,早在研究所階段,「針、線」已經是藝術家主要創作工具和材料,經過幾年的歷練,作品樣式發展得更多元,內涵也更為深化。

 

●「白雪公主」那一套?

在張恩慈一路使用「針、線」的過程中,「白雪公主」是他常常探討的主題,原本德國童話角色,在美國「華德‧迪斯尼」卡通電影塑造之後,已成為全球性的少女角色象徵,理想化、典型化的卡通人物,可能還是很多少女情懷的投射,有事沒事,自我想像為「白雪公主」,等待帥哥王子騎著白馬現身,並且幸福美滿一直到永遠。

 

卡通電影中聖潔美麗到脫俗的「白雪公主」,完全不是凡俗人物,也完全沒有社會經驗,依靠一廂情願的想法,靠著運氣一路過來,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在張恩慈的作品中,「白雪公主」被運用「針、線」縫製出來,沒有彈性的棉線,完全不是要表現「白雪公主」的身體曲線,反而因為沒有彈性,使「白雪公主」顯現成「千年白雪公主」的樣態。這個回歸基本面的「白雪公主」,回到正常人性本質,除了表現得很有氣質,也有陰狠、狡詐、起床不洗臉、色胚----等等的另一面,這樣的「白雪公主」,有些不符合社會大眾期待,卻活得很自在。

 

對待這個正常的「白雪公主」,張恩慈就可以很自然自在的發揮她的「針、線」專長,如果發現「白雪公主」眼角正流出「目屎膏」,就用棉線順著眼角下垂,集合幾條黑色棉線,那種分量的「目屎膏」,一定是吃太多肉導致火氣太大的結果。還有裝了「義肢」的「白雪公主」,原來令男人心嚮往之的美腿,竟然是塑膠做的,這樣殘酷的事實,一方面令人想了解事故原因,一方面也有偶像幻滅因而跌倒的情況。也有「白雪公主」因為不明原因頸部大動脈被插了一刀,已經快要斷氣了,卻要顧及形象面帶微笑表現有氣質,不過可能太痛苦了,以至於把前晚吃的有的沒的都吐出來了。

 

張恩慈「針、線」縫製下的「白雪公主」,完全回到人性,充滿童話夢幻色彩的畫面場景,配置了童話故事中的各種符號器物,乍看以為又是當代流行的「卡漫」那一套,只要稍微細看,就會看到真正的現實人生,有美麗夢幻的一面,也有陰暗真實地的一面,藉由「白雪公主」這個一向很無辜的美少女表達出來,反而說服力很夠,不禁令人想看看日常生活中的「白雪公主」。

 

對待這個正常的「白雪公主」,藝術家使用了不同的「針、線」,大小不同的針,反覆穿刺布面,不斷的穿刺動作,就像要刺破那個夢幻「白雪公主」的假象,而穿梭棉線累積的疲累「白雪公主」,那才是真正的「白雪公主」,彷彿不太真實,卻是真正的現實。

 

●男人的看見

「針、線」是古典物件,也是傳統文化強加於女性的象徵符號,幾千年來,數不完的女性在昏暗的光線下縫製男人的破衣服 [白天做家事帶小孩],數不完的大家閨秀被關在後花園刺繡複雜的山水花鳥,多半是為了符合社會期待,傳統的制約限制,使女性無法因為工具、材料的熟悉而自我表達,因此,感謝女權的解放,使當代女性得以用很親近親密的「針、線」自我表達,使男性看到另一種性別的天地世界,那是男人不很認識的天地世界。

  

【無懼的愛chapter1-不完美的完美】張恩慈個展展場一隅  

圖版提供│李俊賢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