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李俊賢 / 純真年代在延續‧與再延續 ──「悍圖社」2013年的以藝言志‧悍圖天涯/台南加力畫廊
分享 | 瀏覽數: 783
|

純真年代在延續‧與再延續 ──「悍圖社」2013年的以藝言志‧悍圖天涯/台南加力畫廊

李俊賢

李俊賢 高苑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兼藝文中心任

「悍圖社」合照  圖版提供│李俊賢

隨著時間過去,「悍圖社」的意象依舊鮮明,2013年集結到台南「加力」畫廊展覽,一貫的青春不老氣氛依然維持,令人敬佩。

「悍圖社」一直都是「創作型」的藝術團體,表達出來的也是這種性格,相當純粹自然,不會太ㄍㄧㄥ,也沒有令人看不下去的演出,從組團開始,就是一直展覽,在大家都不太好過的時候這樣,到現在,有人都發了,還是展覽。

在台灣美術史上,參加「藝術團體」,曾經是很多藝術家的成長儀式,很多「藝術團體」也是不負眾望,為台灣美術刻劃出很多精彩的畫面,尤其是在藝術生態不太成熟完整的地方,「藝術團體」確實有藝友相互扶持取暖的效果,甚至因為「團結力量大」,因而具有在公共領域發言的能量。

很多「藝術團體」爆發力可觀,很短的時間內戰果輝煌,但,很多「藝術團體」在幾年內迅速燃燒,然後就很快消亡,有的只剩標題招牌,完全不活動;也有的繼續活動,但,都只是做老人活動。就整個台灣美術史看,多數「藝術團體」的青春生命其實很短。而且隨著藝術生態逐漸成熟,畫廊、美術館、文化空間等趨向常態經營,藝術家的焦點能量另有所屬,「藝術團體」不只老得更快,甚至這個標題也都老到無法吸引年輕人了。

就是在如此的時代氣氛,也有會員歡度60大壽的景況中,更凸顯出「悍圖社」的可貴。「悍圖社」成立已超過10年,成立的時候,或許有對應90年代中開始的「雙年展」效應 [裝置、影像、錄像當道]的企圖,也因此標舉「悍圖」的意旨,在那個「拿筆畫圖的畫家」感覺失落的年代,「悍然護圖」的行為,是勇敢對抗當時主流當道的作為,在那個詭異年代,談「圖」、討論Painting,基本上都帶有心虛的顧慮,稍微談一下「圖」,可能一不小心就被汙名化,好像完全背離時代潮流,在那樣的藝術氣氛當中,早期的「悍圖社」會員仍就自我藝術本位發聲,其中固可能有自身權益思維,而重點是,感覺不舒服,就大聲說出來。

「悍圖社」創社初期,以會員自身的資源力量,即使有點辛苦,仍確實在當時台灣藝壇表達了另一種聲音,成立幾年後,在2007年開始的台灣藝術市場小高潮中,一些老會員的作品在拍賣市場創下成交紀錄,有些會員開始發了,核心會員的氣勢帶動全體,漸漸的,「悍圖社」成了有品牌價值的藝術團體,一直到今天。

「悍圖社」作為一個藝術團體,整體十幾年來都維持高檔的創作能量,這個部分確屬難得,更難能可貴的,是至今仍保持的「青春」氣息,經過十幾年、二十幾年,大家的語言也沒有變太多,年輕時代的語言痕跡依然不時顯現,少見成名藝術家的老大、酸腐味。一般而言,人老了就會「反症」,年輕時代的慾望、不滿,到人老的時候就hold不住,一些怪異行為就傾洩而出,令觀者難以言喻。「悍圖社」會員或許本質相近,也都曾有艱困時期的社會歷練,有緣聚合數十年,或許將更珍惜這個團體的感覺、默契。

「悍圖社」很多會員都已是各個世代標竿型藝術家,很多人其實各有一片天,參與「悍圖社」其實對個人加分有限,然而少年時期gang age [幫派、群黨]的青春情緒迷人,所以,「悍圖」,就繼續給他悍下去了。

常陵作品 圖版提供│李俊賢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