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李俊賢 / 身軀巨大‧心靈輕巧 ──方偉文「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高苑藝文中心
分享 | 瀏覽數: 983
|

身軀巨大‧心靈輕巧 ──方偉文「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高苑藝文中心

李俊賢

李俊賢 高苑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兼藝文中心任

方偉文身軀很大,根據藝術家拉馬 [石頭、呂沐芢----]的說法,多年以前他去台南「原型藝術」看展覽,每次方偉文交疊的腿掉下去,必須用手把掉下去的腿再抬起來,在那時候,方偉文體重超過100公斤,是當時台灣藝術界少見的藝術家。

即使身軀很大,方偉文的創作一貫很輕盈細膩,藝術和他的身體非常對比,2013年5月,方偉文到路竹鴨母寮的〈高苑藝文中心〉推出「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繼續延續他的風格。

在題材部分,方偉文是很「鬆」的藝術家,看到雨水滴不停、房屋前面的仙人掌、遠方的閃電、百科全書的火山解剖圖,漫畫書上「表音」的文字和符號、晚上做夢的情景------,一堆有的沒有的,好像很難被關聯在一起的,都可以被藝術家當成題材發揮,非常沒有負擔,真正實現了藝術家在創作天地的自由無礙。

方偉文的「鬆」,同樣延續到它圖像、符號的處理。從很久以前,方偉文就以「組合、堆疊」圖像、符號為主要空間處理手法,在近期的作品中,他的「組合、堆疊」的內容更加多樣,格式更為自由,更加跳脫學院構圖樣式,也因而更凸顯個人風格。

在實際的製作方面,方偉文採取的是完全「土步」的方法,非常著重手工。在上色方面,除了最基本的「平塗」,好像看不到甚麼耍技術的手法,即使很複雜繁複的圖像,藝術家還是會像唸經一樣,心情平靜精神專一,一步一腳印、一筆一寄託的面對完成。在其他手工方面,不知道是否一種補償心理作用,方偉文對於可以乘風飛翔的「風箏」很有興趣,如何結合竹枝、細棉繩、輕薄紙一直也是他創作技術上的重要議題,在這部分,方偉文依然表現和他「平塗」一樣的精神,每一個纏繞、每一個結紮,都很紮實到位,也非常心到、眼到、手到。

這種「土步」的方法,非常勞心、勞力,美術史上的「樸素」藝術家,因為不得不,採取了各種「土步」的方法創作,因而喚起觀者自嘆不如的心情。對於方偉文,其實是唸到藝術碩士的藝術家,卻很少運用藝術學院的技術,選擇很樸素的「土步」為創作方法,再加上他的大型身軀,就好像大象縫針線,這個行為本身,就很令人感動了。

整體而觀之,方偉文的創作,最重要的是傳達了一種「巨工細活」的能量,就像「青龍偃月刀」殺人和切西瓜一樣,但、那不過是正常表現;當有人用「青龍偃月刀」雕刻「公仔」,那就完全超越了那把刀,也把那把刀提升到另一個境界。方偉文身體很大,要進行精細工作必須比一般人更專注、也比一般人費力,而就是這種超過一般人的狀態,使作品傳達出來綿密、堅韌的訊息,內力渾厚,絲絲入扣且不絕如縷。

「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藝術家選取這個洋溢著「童子軍」心情的標題,相當程度的反應了方偉文的一貫狀態,在那個有點遠的無憂年代,自由的想像可以克服一切,簡單工具、有準備的身體和探險的意志,將足以進行各種尋寶、遠航。回到展場,經過多年,進行了無數的長征、冒險,方偉文似乎是最後唯一在現場火堆旁,繼續搭帳篷,繼續唱「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的「童子軍」。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