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郭昭蘭 / 第十三屆第三季提名名單
分享 | 瀏覽數: 1279
|

第十三屆第三季提名名單

提名觀察人: 郭昭蘭 , 2014年11月06日 18時32分

 

郭昭蘭:第三季(7月1日-9月30日)

作品名稱

作品呈現時間‧地點

提名理由

高重黎《幻燈簡報電影系列006–秋刀魚的滋味》、《24 × 18﹒half Ⅰ》、《24 × 18﹒half Ⅰ– 電影的電影》— 關渡雙年展作品

 

地點:關渡美術館 1樓 高重黎 展間

時間:2014/9/26 -12/14

 

 

探索著影音機器這技術物與製造、擁有、消費、丟棄它們的群體之間的文化身分關聯,一直以來高重黎的創作有意識地抵抗西方第一世界影音的宰制的現象,試圖創造自身的語境,重建屬於弱勢者影音的文化身分。「幻燈簡報電影系列006秋刀魚的滋味」從撿拾來的1950年代日本家庭攝影出發,創作一套關於影像機制批判的論述電影(essay film),直指影像以及影像的生產如何與殖民主義共謀。「24X18.half」透過改造相機結構,解構並彰顯機制內部結構的影像機器的方式,彰顯幻影的生成,藉此產生一部關於動態影像機制的「非」動態影像的影像裝置。

劉秋兒〈圖抗系3〉之「野柳寫生」個展

時間:2014/8/15-9/30

地點:布查國際當代藝術空間

「圖抗系」的作品表面並不是所謂「藝術」停駐的所在,「圖抗系」可以被看作是藝術家的日常塗抹行為到他從事的種種環境社會行為之間的「象徵性」「強勢命名」及其「社會性不從」的印記與索引。劉秋兒在每次「圖抗系」展覽中,總是引入一段記憶中脫出日常常軌的事件:例如這次展出的「野柳寫生」。這些被刻意宣告的事件,看似不具備被登載為藝術事件的日常,是這位曾經以「行為藝術」進行創作的藝術家,一種將「身體行為」轉進為「生活中的社會性行為」的策略,圖抗系成了這社會性行為雕塑體中的索引與記錄。我們就在「圖抗系」的表面,那些從生活裡長出來的各種社會行動的記憶符號、以及黑色團快的塗抹,瞥見那一整部以藝術家生命與日常為基底的無限動態過程的簡要索引。如果要談藝術介入社會,這裡顯然提供一個截然不同的形式。

《Shapde5.5》劉守曜獨舞

 

《Shapde 5.5》這部劉守曜獨舞作品,由三個主要角色組成舞作的大架構。劉守曜以像是一人分飾三角的方式呈現:這裡或可暫時為討論之便而簡化地稱他們是,性別倒錯並以笑聲演繹妖氣的酷兒、機械般重復動作的上班族,以及最後還原成半人半獸的原生生命體。劉守躍以半百的身軀獨挑大梁,凝練的舞者身軀有種介於行動藝術的那種據身體自反性探索,以及演員對角色營造所進行的象徵性搬演之間的雙重特質。舞作試圖鋪陳一條對當代生命各種阻滯,不同面向的探索與挖掘,最後卻似無意提供任何可能的出口,這種探問因而朝向某種虛無的無底深淵。儘管如此,正是從自身作為專業舞者、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等種種生命經驗出發,劉守躍在這裡的創作所推進的,既是向內(我),也是向外(一個舞者)的雙向探問。另外,聲音部分在舞者身上有很多精彩的發揮,舞者以妖氣的笑聲、重復被唸出、吐出、甚至吼出的馬克白台詞,以及最後沈默無聲的獸身,交代出劉守躍如何透過曾經作為專業舞者的過往透過在今日留守在肉身當中的技術技藝,如影隨形地向生命的下一階段提出一個令人動容的生命功課,就算肉身已經不抵青春的消逝。

鄧兆旻的個展「因此,x等於x」

時間︰2014/8/2-9/8

地點︰就在藝術空間

藝術家對大眾文化中既有的文本(例如電影、小說、歌曲)進行有關敘述性的分析、測量、計算,最後呈現出一個視覺化了的解析圖像。在這裡,數學計算、數位演算都顯得個人化起來。這樣的過程,看似對與其身份認同有關的命題施以科學計算式與分析之箭,但其實更像是對邏輯推論的勞動,對使敘述性得以成立的各種環節進行持續分化的行動。藝術家終究試圖動搖的是對已經被提出的「歷史命題」提出質疑。例如「雨夜花」是對網路媒體中的有關「雨夜花」的敘述與討論進行「再演算」。鄧兆旻的「再演算」不僅在既有的文本中疊加上屬於他個人的施為,也意味著那些原本被認為理所當然「屬於集體」的象徵事物,不再牢不可破。然而。如果展覽中的王文興「家變」缺席的父親,喚起了我們對「什麼是缺席」的注意,那麼這種種刻意僵化的分析與計算,甚至抄寫「台北人」的動作,卻似乎意味著,藝術家越是對種種「歷史與文化」命題與集體潛意識之間的關係與假定,進行解離,則越發是讓人感到,這一切越是如此顯得無力抵抗、又難以遁逃。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