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黃大旺 / 《「38號樹洞」信件展》:樹洞中的信,與展場外沒人知道的故事
分享 | 瀏覽數: 1230
|

《「38號樹洞」信件展》:樹洞中的信,與展場外沒人知道的故事

黃大旺 | 發表時間:2021/03/29 18:40 | 最後修訂時間:2021/03/31 11:11

評論的展演: 三十八號樹洞

三十八號樹洞-1-1

展場一隅         照片提供|雞排妹ili鄭家純

 

藝人「雞排妹」鄭家純日前在台北市中山區的PPP藝術空間的一樓與地下樓展示空間,舉行了由匿名者性侵告白投書與共同主題物件創作組成的特展「38號樹洞」。牆板孔洞後的上百封投書多半選擇隱姓埋名,一部分投書直接公開站在年齡或權力優勢的壓榨者或團體名稱,不論是視覺映襯書信,或是書信映襯視覺,這樣的題材絕對不好駕馭,而且容易流於「有人想趁機出名」「選對邊站就一帆風順」「收割」之類的幹話;大部分的幹話製造者,頂多看自己麻吉圈的LINE群組,從幾張轉來的照片,就可以掰出各式各樣的故事。有別於其他藝人或相關人士展覽開幕時的冠蓋雲集,以及大小咖藝人網美的打卡,這個展覽既然已經具有嚴肅的命題,就不敢太過聲張,除了總統贈送的花籃,婉拒外界的一切獻花捐款。

 

這樣的展覽的確有必要舉行,而且未必需要幾個社會新聞的契機。如果選在像幾年前「臥龍二九」或「南海藝廊」之類的地方舉行,以展覽的製作陣容而言,一樣做得起來。鄭策畫出這樣的展,由於承擔這些鼓起勇氣說出內心傷疤的受害者的回憶,她自知點出問題不能被抬轎,就找了作家與媒體工作者來對談,有限的篇幅卻忽略了其他在鄉民眼中「為什麼不報警?」「為什麼不申訴?」「拍的人不救!」之類的補救管道,被一部分人說成是在美化什麼。就展覽本身而言,兩個樓層的展區在是展品本身、燈光、空間安排或是素材的選用上,都呼應了近年流行沉浸式劇場的氣氛:樓上的草與鋪滿地板的松樹皮,以及地下展區的白色沙堆,運到展場需要一番工夫,以合宜的方式在空間中呈現最好的效果,也意味著不容易在其他地方展出。由張又升、林育德與李世揚三位實驗、即興領域經驗豐富的配樂家,為展場空間打造了類似一種找尋救贖,在黑暗中找到一絲光明的音響,也值得記上一筆。在一樓通往地下樓的樓梯黑牆上,寫著一連串談心會出現的句子,與其原諒當時的加害者,不如放過自己。鄭不僅獨資找了場地與工作組員,在工作期間也與組員一起勞動。她的確很認真在執行這場展覽。


三十八號樹洞-2

展場一隅         照片提供|雞排妹ili鄭家純

 

如雪片般飛來的匿名投書,還得鼓起勇氣才能寄出。有些人花了很久才寫成一封信,地上垃圾桶卻滿是作廢的紙。有些人實在太難過了,遲遲無法動筆就此作罷。有的人已經失去了蹤影,也沒有人能代筆。在孔洞後方的血淚控訴,如果不謹慎處理,以表達對個案的尊重,很容易被人斥為獵奇。尤其是那些光看自己麻吉圈LINE群組幾張轉來的照片,就可以掰出各式各樣故事的人,更可以編出讓自己覺得很有成就感,並且得到很多聲量的故事。回過頭來說,展出匿名控訴,其中包括親筆信,提出想法並帶頭為這些不同性別、性傾向的受害者發聲,在顧及當事者隱私的同時,也需要想到這些揭密有沒有可能遇到報復等更難以想像、不可逆轉的發展,或是所謂的二度傷害。鄭希望能以一己之力為社會帶來影響,於是在話題之後辦了這場展覽,同一個主題如果延續下去,不是變成她與鄉民站在同一陣線對抗眼前的性剝削,就是變成鄉民看她以一擋百,端看她的應變與公關操作。

 

如果本展覽聲稱要持續帶動相關議題的討論,進而引起社會上的關注,而引發後續相關題目的創作與展覽,那麼我們至少可以確定:不會有一場展覽能達到絕對的政治正確。市面上當然有各式各樣的團體在默默耕耘,讓遭受性侵或更可怕對待的人依靠,甚至在過程中蒙受許多冤屈,在本展覽就看不到這一塊的討論。其實在更早以前,2014年就曾經發生過年輕女性自主集結,在電視台在外牆貼衛生棉以抗議名嘴性剝削,最後名嘴公開道歉的事件。近幾年台北條通商圈酒店公關與經紀,結合勞權、性別議題的「酒與妹仔日常」系列巡迴演講與展出,就觸及了本展覽沒有提到,而且更露骨的層面。而且這些社會上所謂的酒店小姐辛苦舉辦的活動,還被別人山寨搶功,很多問題到後來也像條通的下水道一般就此消失。公關等陪侍業不只賣笑或被亂摸,還得承擔服務業難以想像的情緒勞動,甚至不亞於來台擔任居家看護的外籍移工。實際上我們已經有不少關懷團體,正在處理社會新聞還沒有報導的個案,不是從這場展覽才開始一吐悶氣、帶來改變。日後相關議題的討論,如果沒有找什麼社群網路光環加持,恐怕也不容易帶來參觀流量。更何況大部分衝著雞排妹名聲來看這次展覽的觀眾,卻會看到很多令人食不下嚥乃至輾轉難眠的沉重內容,而且還有人一定會說「雞排妹加油」。就像網路上看到的許多「女神」一樣,她不是有拜有保庇的神像。世界上的問題從來沒有簡單到只靠漫威電影宇宙那些超級英雄就可以解決,不要說內憂外患硝煙紛飛,弱小者在暗夜裡偷哭,連可以一吐怨氣的樹洞都沒有。


三十八號樹洞-3

展場一隅         照片提供|雞排妹ili鄭家純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