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黃大旺 / 「毀容姐妹會」完整編制演出:娘娘下凡豔光四射,世間男女搔首弄姿
分享 | 瀏覽數: 1317
|

「毀容姐妹會」完整編制演出:娘娘下凡豔光四射,世間男女搔首弄姿

黃大旺 | 發表時間:2021/02/21 22:03 | 最後修訂時間:2021/04/12 15:25

評論的展演: 鬧天庭 𝐊𝐓𝐕

毀容姊妹會-1

《毀容姐妹會》演出照片        攝影|Leon Chen         照片提供|毀容姐妹會


「毀容姐妹會」完整編制演出

202127

「鬧天庭KTV」台北‧金胡同酒店

 

「毀容姐妹會」無疑是「濁水溪公社」行動劇型態以來,台灣樂團場景中少數帶有劇場風格的創作團體之一。但他們敢用中部傳播公司宴會秀或三十年前歌廳秀的形式包裝自己的表演,尤其在他們在一間換過好幾次店名的台式KTV酒店的舞場登台,主唱曾啟芃以綜藝妖姬的造型一站上去,帶來的視覺衝擊已經堪稱前述樂團場景裡的關鍵瞬間。


曾啟芃與已經「和平地離團」的呂杰達(自己也組了一支「呂杰達搖滾大樂隊」)是「毀」團的核心人物,他們是現在少數以男同性戀者/性少數身分寫歌的創作者,也一直積極參與社會運動,除了性別議題,也關注勞動權益與居住正義。曾也演過包括台日合作「帳篷劇」在內的幾齣劇場公演,而且多為成本有限,演員往往身兼裝拆台工作的製作。在劇場與抗爭現場,就可以從前輩的言談之中得到很多靈感,其中包括了古今社會主流價值已經習以為常的性別、性向剝削乃至霸凌。如果只把「毀」團的表演當成扮裝皇后掛帥,或有辣妹艷舞的歌廳秀看,就未免太低估他們了,他們在搖滾樂的場景重現廟會喜宴舞台表演型態,對搖滾青年大唱台語芭樂歌不會被嗆,置入當頭棒喝的社會議題之餘,還敢直接命令場邊聊天太大聲的觀眾閉嘴。他們的編制除了舞者以外還有手風琴(呂杰達在的時候有兩個手風琴手),從李炳輝以來,標準編制含手風琴的台灣樂團全都只有一個。


毀容姊妹會-2

《毀容姐妹會》演出照片        攝影|Leon Chen         照片提供|毀容姐妹會


二月第一個星期天午後舉行的「鬧天庭KTV」活動,在林森北路巷內找到一間充滿長輩風格的KTV酒店作為場地,老調裝潢卻搭配著二十年前的數位合成照片與藍色LED照明,對於本身就二十幾歲的觀眾,已經形成一種置身於出生前世界的錯覺。進場左手邊的舞池是樂團表演空間與紀念品販售處,右手有調酒飲料攤與提供不同服務的市集,如同大小音樂祭上所見。除了預約包場,與本活動無關的中年客人以外,聽團的人們在一間不斷播放伴唱帶的包廂裡,合唱紅遍兩岸的台灣樂團「草東沒有派對」的經典名曲「大風吹」。在晚上的性別大亂鬥談話秀之前,是三組樂團的演出:日前在北藝大執導田啟元劇作《狂睡五百年》大獲好評的劇場新銳孟昀茹的「夢遺如來」、洪御兄弟的電子音樂組合「MONG TONGS」以及難得以完整編制演出的「毀」團。


在兩個辣妹(插畫家兼刺青師「靈子同學」、開口閉口三字經的廢物可愛系樂團「イルカポリス海豚刑警」主唱伍悅)的唇槍舌劍之中,曾啟芃扮演的鐵觀音娘娘隨著一道閃電登場,全場歡聲雷動。在大約八十分鐘不間斷的鄉野奇案之間,也置入父權宰制、外籍移工、武漢肺炎等話題,使得整個歌舞秀即使具有音樂劇元素,毋寧更接近差事或再拒等劇團的民眾劇場路線。


十年間,跨性別表演者在台灣早已不再只是「紅頂藝人」的形象,而更能展現出超越性別的魅力。這些表演者也在不少社運場合中留下足跡,有時也實際參加議題的討論,絕非上台表演交差而已。只適合活在威權體制的長輩們,即使在臉書、youtubeclubhouse上大加撻伐,其實私底下一直盯著手機螢幕不放長輩眼中當眾裸露,乃至在醫院候診大廳或捷運系統內也忘了關聲音。


這樣的表演,一次滿足了觀眾看辣妹秀、聽芭樂歌與雙關語笑話的要求。只要預約參加「鬧天庭KTV」並蓋了手章,還可以看不遠處延聲音樂練團室舉行的「DIY OR DIE」龐克背心展,以及另外三組龐克樂團的演出。類似的企劃以台灣樂團圈而言已算中規模,看團以外網友的離線交流也是主要的功能。目前已有許多創作樂團關注所謂的「魯蛇」社群,「毀」團更立志創作讓「醜男醜女」手舞足蹈的曲子,也是這一天兩場活動的重頭戲。過去「濁水溪公社」樂團曾經以攻擊性的語言與超現實性幻想,表現出青年的苦悶生活與性壓抑,在「濁」團宣布解散之後,「毀」團帶著綜藝團辣妹歌舞與「醫美納健保」的洗腦口號,繼續讓不得志的青年男女忘情歌舞。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