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樊香君 / 第十七屆第四季提名名單
分享 | 瀏覽數: 185
|

第十七屆第四季提名名單

提名觀察人: 樊香君 , 2019年01月11日 16時35分

提名觀察人姓名:樊香君

4季(101- 1231日)  

作品名稱

作品呈現時間地點

提名理由

驫舞劇場《跳島舞蹈節:新竹跳》

 

時間︰2018/11/5-2018/11/18

地點︰新竹鐵道藝術村、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從跳島的展演與工作坊結構來看,滿大程度指向「實驗的前置作業」,將目光帶往島上各種身體,盡可能關照到島上與舞蹈有關的各種身體及其系譜、衝突、矛盾與傳承,進而產生各種疑惑與不解,於是才可能進一步談實驗意味著什麼,如此不僅僅是延伸了創作端的視野,更在放大呈現光譜的同時,擴大了接收端,也就是觀眾的培養。

當近年國表藝與地方各大場館,均在節目製作面向上延伸了創作與製作端的時空幅度,從駐館藝術家的設立,到提供國內外藝術家與策展人、製作人之間各種交流場域設計,測試觀眾也多以專業人士為主,諸多設計皆明顯指向以藝術家為核心,然而,接收端的培養,亦為舞台與劇場無法忽略的一環。

以低票價看似無所為而為的展演,其實是將重點有所為而為的指向接收端,傳遞實驗前置精神,正視差異與疑惑。

阮劇團X李銘宸《再約》

時間︰2018/10/12-10/14、10/26-10/27

地點︰實驗劇場

每次與熟或半熟不熟的朋友說「再約」!都處於一種明明了解不會再約的張力下,想要微調又調不了的尷尬感,那裡充滿小心翼翼的變動與曖昧,這種不穩定與曖昧也是阮劇團X李銘宸《再約》最迷人處。

一齣熱炒店的老友相聚,《再約》放大了人與人之間逢場作「戲」的戲感,是有些不堪。不過也因這戲感,讓整整兩個小時的劇一直在一種充滿變動的拋接之間,彷彿不斷被旋進荒謬與芭辣的詩意中(引用觀察人林靖傑分析)。

林怡芳《浮光掠影》

時間︰2018/11/1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廳

這是一個曖昧卻令人難忘的作品。

於2016年創作於法國的《浮光掠影》(2018亞洲首演),其中無論是費玉清的《夜來香》、林怡芳唱的《茉莉花》或台灣民謠《天黑黑》,若從自我異國情調化的符號拼貼形式來看,可能會得到關於認同想像與辯證,但也可能一無所獲。循著這些符號的置放,我們能獲得最多是林怡芳對於認同的漂浮,且更多時候可能會在符號的關係之間迷航。當這些認同不再構築路徑的時候,就只剩殘聲殘影。

但令人難忘也在於此,當符號間的關係與架構失效時,正是林怡芳活在這些符號之間最立體的時刻。奔跑、喘氣、爬行、跳躍,在舞台上與符號間使勁存活與搏鬥的生命,令人無法忽視。彷彿追逐著一去不回的時間,又彷彿被那些擾人的記憶與符號追趕,以及與夥伴馮斯華的互視與依偎等片段。讓眼前一切看似真實的如此狼狽,也脆弱的無比堅強。

黃翊工作室《地平面以下》

時間︰2018/10/19-2018/10/21

地點︰城市舞台

歷時六年實驗與製作的《地平面以下》兼具技術高度、美感高度。內容試圖將戰爭下無能為力的受難者狀態,鑲嵌進實驗多年的技術形式發展成長篇作品,試圖擴展創作人文關懷雖具企圖心,有別以往對於黃翊創作多鑽研在技術實驗上卻也能探向未知的印象。

但高度精密的技術,以及創作者劇場感官經驗的安排上(如被強烈放大的視覺象徵、被極度縮小的觸動覺牽引,以及有限的聽覺資訊獲得),則讓整體作品的感官經驗有稍微失溫之勢。

蔡博丞〈怒〉╱丞舞製作《Blah Blah Blah Blah Blah Blah》

時間︰2018/10/20-2018/10/21

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廳

以往蔡博丞的作品常有「炫技」之感,此次作品《怒》延續去年雲二「春鬥」《瞳孔裡的灰牆》往深處走了一些。舞者動作技巧上依然極速精準,卻較以往絢麗浮面外,在身體與情感刻畫上更為凝煉。尤其基本編舞手法的純熟運用,環環相扣主題,譬如透過畫面經營彷彿遺落情節般指向真相與信任的不可能。又或是場面調度上,透露著人與人之間溝通的不可能。

從《瞳孔裡的灰牆》到《怒》,同一情感主題與身體工作上的延續,可以看見蔡博丞將熟稔的編舞技巧落實於人物內心與主題刻畫,炫技以外也朝內容的深刻度邁進。

(補提名)

澎葉生〈一些關於水生生物聲音與呼吸的故事〉╱高雄市立美術館《靜河流深》

時間︰2018/2/10-2018/6/10

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

澎葉生的水中生物故事不「講」故事,他直接向觀者敞開某個正在發生的世界,以召喚經驗。透過看不見的聲音,卻是具體的聲波擾動,在想像層次上另闢一處。未能明確定位的聲音隱約擾動在場者,推動著想像往某幾處縫隙趨近,正是此時此刻,存在與存在之間的原初經驗被強調,那是關於趨近他者的運動。

「靜河流深」展現深省與靜思氛圍,〈一些關於水生生物聲音與呼吸的故事〉這最早出現於2017年關渡國際自然藝術祭的聲音作品,在這裡看似有些跳脫,雖不在高雄城市史地脈絡內,卻倒是輕巧提醒了無論塵霧瀰漫的高雄美術館區街道,或是一塵不染的高美館室內,無論你是否留意,各種存在都為了生存,聲聲不息的搏鬥著。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