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陳泰松 / 被體制擄獲的凝視或相反──談饒加恩的Shortcut
分享 | 瀏覽數: 635
|

被體制擄獲的凝視或相反──談饒加恩的Shortcut

陳泰松

果真如展覽文案所說的,Shortcut試圖「消除畫廊牆面的展示功能」或「遮蔽、干擾觀者的視線」?難道它不正剛好掉入了這個意圖的反面,也就是說,沒有消除或遮蔽了什麼,而是相反地使自身成了畫廊裏的展示品,毫無窒礙地進入觀者欲求作品的視線之中!

Shortcut沒遮到什麼,全然是一種展示,是背反於它的展覽訴求,甚至其規模尺寸也達不到遮蔽作用;因為它是沿著畫廊牆面四周而懸吊的木條,固然離地面高約160公分,約一般人的身高所及的眼睛部位,但長約十餘公分,觀者隨時可低頭走出Shortcut的走道設計,自由走動,到處觀看。若要形成真正的遮蔽,我們大可建議把懸吊式的木條改為環繞畫廊四周的立面,或設計成觀者必須走在裏面的甬道,此時,畫廊牆面的展示功能就會如實地遭到遮蔽。但無論怎麼做,特別在畫廊的觀看機制裏,任何遮蔽物的宣稱是無法豁免於自身的展示功能。不過,我們不應掉入遮蔽與顯示的命題漩渦,或在兩者之間做出何者為是的仲裁,而是應回到一個實質的裝置問題上。其實,饒加恩告訴我們,Shortcut在於將畫廊區分兩個部份,一是透過前述提到的木條結構來揭示觀者慣性的既定路徑,屬於身體感知,另是觀者可隨時走出該路徑的空間制約,屬於論述或溝通的場域。這種出入的便給點出了Shortcut在字面上賦予的作品概念,像是他所說的,給觀者在身體感知與論述之間自由穿梭的一條捷徑。

在談到這條捷徑之前,我認為,饒加恩的Shortcut不能被錯看是60年代低限藝術(minimalism)的重現,不然有個形式方面的但書:在美學內涵或歷史狀況上跟前者有所變異。

回到遮蔽的運作,它失去了自身的完整涵義,也就是說,Shortcut不僅遮蔽不了什麼,還使自己成了被看者,最終淪為一種斑漬。斑漬,此詞是就拉岡(Jacques Lacan)的術語來說的,是凝視的辭格,而凝視在此並不是指發自能看主體的注視,而是代表人所注視的某物,因而使人成了被擄獲的客體。換句話,Shortcut不僅沒遮蔽饒加恩所指稱的再現功能,反而由此揭示了他對這種功能的凝視,以至於他本人成了這種機構的擄獲物;這是在意於「大他者」的存在,因而為其所擄獲。

這個問題還值得關注嗎?

回顧西方20世紀藝術史,對機構之再現體制的批判是60-70年代低限、觀念藝術及其理論界所處理過的事,例如說,反再現的操作,身體感知的美學能動性,撤除物件的感知份量,強調框架的重要性,探討它作為再現機制的可能運作等等。但我不想說Shortcut是過時的產物,因為有比議題更為細膩的操作是值得推敲的。首先是對關於「大他者」的凝視,一方面Shortcut讓人再反思那段批判機構的藝術理論會以無效告終的理由:當批判是在體系內部進行時,結果會是遭到它的回收的命運,反而利於體系的再循環,並藉由差異化的再生產,讓體系屢獲生機的再演進,革命的另一種說詞--如今,我們可以把美國藝評家卡羅絲(Rosalind Krauss)在〈擴展場域的雕塑〉一文中提到的「公理結構」(axiomatic structures)讀作是對展演機構的凝視部署。另一方面,如果批判--如同Shortcut的遮蔽效果--只是敵對立場的宣稱,一種立場的轉換而沒有提出敘事維度,那終將會掉入敵對的共謀,淪為徒具形式的輪替。這不是說要廢除立場,相反地,要去堅持立場的必然性,但理由在於敘事的歧見及其視野政治,而不是立場的認同政治。我覺得Shortcut意識到這些問題,所以有兩項操作的提出:身體感知與抽離這種感知的論述,以便進行自我反觀。然而,這裏有形式化的美學危機,因為使這兩項操作得以隨時交替的模式(低頭的走進走出)難保不是饒加恩所謂的捷徑,而是一條發生在展演機構之再現體制內部裏的短路(short-circuit)。想要穿越大他者幻象,不是簡單的行動就可輕鬆完成,得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至少在此穿越中,我們不再是原本的自己了,Shortcut給出這種捷徑之柔軟與馴化,多少是令人疑慮的,更何況也沒給我們什麼額外的敘事--若說身體本身就是敘事,是解構視覺的再現機制,這種美學動能也早已被開發過了。

大他者,集體約定的象徵體系,其所營造的幻象絕非虛無飄渺的幻想,而是堅實有力的場域,一種經由記號所部署的交換系統,就Shortcut來看,畫廊是其化身。不過,當我們回頭再讀饒加恩的展覽文案時,事情又好像變得不是這樣,有點耐人尋味;例如他提到此作可移出該空間到任何地方,成為一種「流動的架構」,從畫廊、美術館到市集或大自然都有可能。看來Shortcut似乎不應像前述那樣被說死,因為它允諾一個未來的實驗前景,使所謂的捷徑有待進一步的瞭解,儘管目前還停留在書面的構想上:這裏似乎蘊含一種反凝視,時空的一種轉換門,但要給出什麼敘事呢?應該不會陷入展演的文化資本之所無所不在的迴路(loop),總之令人期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