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陳惠湄 / 對位室內樂團《錯過茱麗葉》
分享 | 瀏覽數: 381
|

對位室內樂團《錯過茱麗葉》

陳惠湄 | 發表時間:2016/01/30 17:45 | 最後修訂時間:2016/01/30 18:12

評論的展演: 對位室內樂團《錯過茱麗葉》

觀賞的演出時間:2015/12/25(五)19:30
地點︰臺北松菸誠品音樂廳
圖版提供:對位室內樂團

成立於1997年、以高雄為據點的對位室內樂團,以推廣精緻室內樂為主要目標,除了傳統的室內樂音樂會形式之外,並推出結合說書、影像、燈光、服裝等的親子童話音樂會以及音樂故事劇場等不同系列的演出形式,到目前為止,其音樂展演已建立起一定的口碑。從2009年開始,樂團再加入「室內樂歌劇」系列,以器樂輔以人聲(聲樂、說書人)並加上多媒體的組合,嘗試室內樂團的不同演出形式。

這次的《錯過茱麗葉》雖說是詩歌劇場,但其實在本質上是以音樂為主的展演;由演奏家在舞台上所佔的明顯位置來看,便可以瞭解音樂在展演中的中心位置。音樂是作曲家李子聲以幾首古今詩詞作為歌詞,寫給男女兩位聲樂家加上幾樣樂器為編制的樂曲。作曲家將他自己發表於2000年受中華民國聲樂家協會委託,為其會員量身定做的,包含《虞美人》(詞:蔣捷)、《采桑子》(詞:馮延巳)《采桑子》在內的的五首聲樂曲,加上2012年再度受邀而作的,以當代台臺灣女詩人之詩作為歌詞所創作的《給你》與《間奏》(詞:林婉瑜)以及《特技家族》(詞:零雨)(音樂創作時間為2012-2014年),以及2015年為此次製作而寫成的新作《就是那時候》(詞:林婉瑜詞)。除此之外,作曲家也在間奏的部份引用了幾段耳熟能祥的古典音樂旋律片段,試圖造成時空交叉的效果。詩人零雨的《特技家族》共分九段,是一部長篇作品,作曲家譜寫的音樂分別安插在中場休息前後演出。這次展演以「愛情」,而且是苦痛的愛情為主題貫穿,音樂本身的基調、聲樂家的歌唱音色、戲劇動作的設計以及舞者的肢體動作,似乎是為了呼應這樣的主題。除了歌唱家與舞者做出一些動作之外,演奏家們也作出少許動作來呼應「戲劇性」的意象。在演出時,筆者注意到女高音雖然穿著古典音樂會的正式西式禮服,但應該是有意識地避開高跟鞋,而刻意穿著走動時不會發出噪音的平底鞋,以免影響演出。但是器樂演奏家們卻穿著一般音樂會的禮服和鞋子,在配合展演需要而走在舞台上時,因著高跟鞋、皮鞋走在地板上而發出的扣扣聲,難免影響整體的氣氛,個人認為這一點頗為可惜。其實這樣的展演也不需要執著於一般音樂會的穿著,而可以將整體的舞台表現納入考量。

有國內「才子作曲家」之稱的李子聲的音樂,使用幾樣常見的西洋樂器,以簡潔的配器法與歌者搭配,讓音樂發揮出很大的效果。他的音樂語彙游走在無調性、西方傳統功能和聲與隱藏的傳統東方音樂的五聲音階之間;音樂看似「現代」,但並非高不可攀,作曲家似乎企圖在「創新」與「易於欣賞」兩者之間求得平衡。而編導在樂曲中間以唸白、台詞的方式穿插了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喃喃自語或者對話,以及較為抽象的投影影像,擔任了展演中「戲劇性」進行的任務。一位舞者在舞台上極為有限的空間中獨舞,展現出深厚基本功的肢體語言,舞者的存在既獨立於演奏者與歌者之外,有時又與演奏者以及音樂的進行互動。無論燈光、投影,或者間歇穿插的台詞並不會搶走音樂的重心。整體上來說,以音樂為主導地位的展演觀點來看,作曲者的創作功力,以及演唱者、演奏者的詮釋力道都是頗令人肯定的。

2013年對位室內樂團委託作曲家李子聲創作、以室內樂歌劇型態來詮釋江文也波折不斷、備受爭議的一生的《江文也與兩位夫人》首演以來備受好評,並獲得當年度台新藝術獎提名。筆者雖無緣躬逢其盛,但日前公共電視臺剛好又重播包含幕後製作以及排練過程的演出實況,使得當時錯過現場的觀眾得以一窺概略。這齣四幕歌劇將江文也經歷過的時空串連,引用了席慕容、徐志摩、林庚及江文也本人的詩詞入樂,三位歌者分別以美聲與豫劇唱腔的方式演唱,來詮釋來自不同背景的江文也與兩位夫人這三個主人翁。全劇大部份歌曲以非調性方式演唱,以西洋樂器的室內樂組合伴奏,除了西洋的美聲唱法之外,也融入以豫劇唱腔來表現的歌唱方式;不同的唱腔不但不讓觀眾覺得突兀,反而產生戲劇張力,是整合度很高的作品。這次基本上是以相同班底,而且是以同一位作曲家的音樂來演出的《錯過茱麗葉》,難免讓人與之前成功的室內樂歌劇拿來比較。就筆者觀察到的普遍反應是,無論是音樂的整體性或者是戲劇性的連接,就舞台的整體呈現來說,之前的《江文也與兩位夫人》都更加完整。筆者猜測也許是《江文也》一劇有著具體的人物作為主線,讓觀眾有依循的基準,而且音樂是耗費多年,專為這個主題寫成的;而這次的《茱麗葉》則是集結幾首舊作,加上新作而成,就各方面來看,可能就沒有那麼一以貫之的軸心。這次的《錯過茱麗葉》,不少觀眾的普遍反應是「很抽象」,「看不懂」。那麼,如果是想要複製之前成功的案例的話,這次的展演或許可以說是敗給了樂團自己之前更為成功的製作。但是,就持續追求創新形式製作的這個動機來看,成功或不成功,只是一個必須經歷的歷程而已。以對位室內樂團的熱情與作曲家李子聲的創作實力來看,將來再合作,推出更成功的室內歌劇或者其他形式的展演,是指日可待的。期盼對位室內樂團再接再厲,繼續追尋與現代音樂結合的各種演出形式。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