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張小虹 / 戲曲與色身
分享 | 瀏覽數: 1097
|

戲曲與色身

張小虹 | 發表時間:2015/04/09 15:49 | 最後修訂時間:2015/04/10 11:13

時間:2015.3.14-15
地點:大稻埕戲苑
演出: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石秀》
圖版提供: 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

 

        他/她們就是要來亂的。

       《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乃是台灣劇場界的異數,招數詭異,妖豔媚惑,雅俗葷腥不忌,無人能敵其「敢曝美學」(camp aesthetics)之極致,尤其專擅女性性心理的內翻外轉,從《白素貞》、《曹七巧》、《劉三妹》到《白蘭芝》,創團至今也轉眼十年。 

        《石秀》乃是該團最新推出的「奇愛歌仔戲」,雜揉水滸傳章回與上海新感覺派作家施蟄存的同名小說,要在情慾橫流、人性掙扎中,重訪水滸傳兄弟結盟的「殺淫婦」戲碼。過去十年《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曾經先後嘗試京戲、客家戲、歌舞伎等各種東亞傳統戲曲形式,此次獨鍾歌仔戲,自有其在戲曲特質上的殊異性考量。相較於台灣當下的其他劇種,歌仔戲乃是最具通俗活力與異質性的。故《石秀》的舞台上,男演員以日本服飾造型亮相,女演員則雜揉日本服飾與京劇髮飾,歌仔戲的都馬調、七字調可搭配日本舞踊身段,偶而一兩句京戲唱白,亦不顯突兀,舞台後方還不時打上日本文化符碼的多媒體投影。

        但《石秀》最精彩的地方,則是將歌仔戲的異質「性」推到了極致。京戲《翠屏山》本就市井氣強烈,在繁複的武打身段外,乃是以「粉戲」的做工與媚態獨樹一幟,成就了一齣莽漢(石秀)、懦夫(楊雄)與潑辣旦(潘巧雲)的精彩好戲。但這齣火辣辣姦淫偷情、惡狠狠殺妻分屍的京戲,在程式化的唱念做打與手眼身法步的規範中,往往也都只能點到為止,情慾撩人處,最多擺擺身段姿勢,難有真正的肢體接觸,更遑論摟摟抱抱、雲雨交歡。相較之下,歌仔戲的色身本就更生活更寫實,不嚴格設限生旦之間的肢體接觸,以時不時增添小生的風流倜儻、小旦的春色撩人。但作為「奇愛歌仔戲」的《石秀》顯然並不滿足,還要再強力加碼歌仔戲的生猛異質「性」,以便在演員的唱念與動作上,呈現更為露骨大膽的身體接觸與交纏。飾演潘巧雲的鄭芷芸,演出非常精彩,雖年輕略顯稚嫩,但努力揣摩旦角所可能放大到極致的媚態,不論是明挑暗逗小叔石秀,或是與海和尚偷情交歡,勇敢突破歌仔戲舞台上的種種禁忌,給出了敢愛敢恨的鮮明個性。顯然編劇李季紋有意要替列名「水滸四大淫婦」的潘巧雲平反,讓這個宋朝商人獨生女有機會為自己在婚姻與追求性愛間的危險平衡說句心理不服的話。 

        誠如編劇李季紋所言,「台上談戀愛只剩下搭袖子對看。那麼我該怎麼在舞台上呈現有溫度的感官時刻?」。戲曲的改良或改革嚷嚷了百年,各種藥方偏方都試過了,導演劉亮延果真讓《石秀》這帖催情散妖氣四溢,帶出了歌仔戲未曾得見的感官誘惑,異質性中最鬼魅顛覆的異質「性」。在台灣各種「戲曲現代化」的努力,不乏嘗試在人物角色的心理描繪上下足工夫,但鮮有《石秀》如此這般的變態露骨,但也就是因為這樣的變態露骨,才真正給出了一個「有溫度的感官時刻」,一個歌仔戲不再仍是歌仔戲的流變可能。

        而《石秀》另外兩個有趣之點,亦不得不提。一個是飾演婢女鶯兒的胡BB,以反串的方式,在三八旦與花旦形象之間遊走,更與現場觀眾嘻笑怒罵、打成一片。作為台灣反串天團白雪綜藝創團元老的胡BB ,雖已是玄奘大學影劇藝術學系系主任,但在舞台之上顛鸞倒鳳的發妖功力,依舊無人能敵,既顛擾歌仔戲原本約定俗成的反串傳統,亦成功帶入性、性別、性取向的曖昧流動,生理男女與角色男女之間的撲朔迷離。而永樂市場樓上的「大稻埕戲苑」,亦可謂《石秀》一劇的最佳演出場地,因地緣之便,乃直接呼應台灣20年代的「永樂座」。彼時此時髦劇院除了電影放映與歌舞表演外,就推戲曲的演出最為豐富精彩,從早期的上海京班、歌仔戲、潮州戲、廣東外江戲、福州戲、七子戲到新戲、文明戲,應有盡有。而石秀一角乃是由河洛歌仔戲當家小生陳禹安出飾,「大稻埕戲苑」內大批粉絲蜂擁而至,乃是歌仔戲本該有的熱絡,截然不同於同質性甚高的冷肅實驗劇場場地。

        「大稻埕戲苑」場地與觀眾的異質性,顯然也同時豐富了《石秀》作為「奇愛歌仔戲」的異質性。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