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張小虹 / 看許芳宜跳舞
分享 | 瀏覽數: 2629
|

看許芳宜跳舞

張小虹 | 發表時間:2014/11/26 12:07 | 最後修訂時間:2014/12/07 21:34

時間:2014/10/31-11/2

地點:國家戲劇院

圖版提供:許芳宜&藝術家

攝影:Sam Tsao

       

        看許芳宜跳舞真是快樂。

        明明坐在國家劇院的椅子上,但身體卻像是受到某種能量的波動而興奮而緊張而目不轉睛,彷彿許芳宜舞蹈動作上最細微最小幅度的移動,都牽動著我們的眼球、我們的神經傳導、我們對身體潛能的無盡讚嘆。 

        多年來一直十分好奇,為什麼每次看許芳宜跳舞都是這麼快樂?為何明明是一群人在舞台上,我們卻只看得到許芳宜?今年的《2 x 2》又提供我們一次身歷其境的感受與找尋答案的機會。這次的《2 x 2》讓許芳宜完成了三個不同向度的華麗嘗試,一個是如何與當代頂尖的華人芭蕾舞星一起較勁,一個是如何與美國街舞明星一同尬舞,一個是如何用身體與音樂的拍擊強度,創作出驚人的新作。今年的《2 x 2》是許芳宜又一次為我們打開了國際舞壇的視野,又一次讓我們看到舞蹈的分類界限(芭蕾舞、現代舞、街舞等)如何早已彼此穿越交織,唯有身體的速度與動量竄流四方。

        首先是,許芳宜加上譚元元。譚元元是當前美國舊金山芭蕾舞團首席舞者,生長於中國上海。譚元元的身體纖細優雅,與同樣來自美國舊金山芭蕾舞團首席男舞者,共同演出編舞家梁殷實的作品<Finding Light>,充分展現深厚扎實的芭蕾功力,不愧是繼日本、韓國舞者「榮登」國際芭蕾舞團首席舞者的中國之光(亞洲人跳芭蕾可以跟西方人跳的一樣好,甚至更好)。而後許芳宜也與紐約市芭蕾舞團首席男舞者共同演出<After The Rain>,此舞許芳宜穿著易被舞台吃掉的肉色舞衣,且在過多現代芭蕾動作的拘束之中,稍顯無法盡性開展。

        而最後的雙人舞<2 x 2>,則是許芳宜與譚元元同台演出的壓軸舞碼。此舞乃由精擅芭蕾、即興接觸、瑜珈與太極的國際知名編舞家羅素.馬利方(Russell Maliphant)所創作,首演於2009年英國倫敦。許芳宜定點於舞台前方偏右,譚元元定點於舞台後方偏中,分別由兩個聚光燈由頭頂打下。兩人舞出幾乎同樣的舞蹈動作,或同時或先後,彼此呼應,但卻展現出全然迥異的舞蹈風格。譚元元優雅纖細,但動作上顯得過於手長腳長,丟不掉芭蕾的規矩方圓。而許芳宜則給出了動作在絕對精準度之下的速度與動量,抓住所有觀賞者的目光。許芳宜的舉手投足,彷彿都有一種內在力量的氣韻,「拔絲」般的勁貫全場。舞蹈動作中那以三百六十度旋轉手臂所造成的「殘影」,彷彿是整隻舞作以視覺「再現」方式,提喻那「不可再現」的竄動能量,讓舞蹈不再只是具體舞台時空框架中的「有形」演出,而能給出「有形」與「無形」之間的幻化與震顫。如果不是透過同樣的動作設計,不是透過舞台並置的方式同步觀看,我們還真是無法憑空想像,為何許芳宜能在當代世界舞壇之上傲視群倫,已然是頂尖中的頂尖。     

        而此次演出的另一個舞蹈軸線,則是許芳宜加上榮恩.邁爾斯(Ron Myles),共同演出由兩人合編的<Anywhere On This Road>。邁爾斯是當前最為火紅Jookin舞風的代表人物,其表哥「小巴克」(Lil Buck)與大提琴家馬友友合作的《天鵝》,早在網路瘋傳。Jookin最早來自美國田納西州孟菲斯市,乃是在街舞的基礎(嘻哈、機械舞、霹靂舞、鎖舞等)之上,加入更多腳尖動作,故又被暱稱為「穿球鞋跳芭蕾」或「腳尖上的街舞」。而許芳宜與Jookin本色舞者共舞,她渾身帶勁、步法快速、絲毫不讓的表現,讓街舞既像街舞又不像街舞,而給出了一種脫胎街舞的創造力道。如果以邁爾斯作為參照版本,許芳宜不僅在動作幅度上比邁爾斯更盡情自在,在動作速度上,也彷彿都「快」了千分之一拍,所有出去的動作都已經回來,而所有回來的動作又都已經出去。街舞本是當代最強調以速度和力量來表現拍子的舞蹈類型,其動作的快速伸縮、頓挫、震扭、甩動與囂張,往往讓受過芭蕾舞與現代舞訓練的舞者望之卻步。但許芳宜卻讓街舞更街舞,不是亦步亦趨那已成套式的街舞動作,而是能找回街舞在尬舞對峙時那最原始的速度、爆發力與個人風格。這才真正懂得何謂「能量」,不是活蹦亂跳、精力無限,而是每一個細胞都能瞬間安靜,而每一個安靜的細胞又都能在瞬間引爆。

        而許芳宜在此次演出中,不僅展現了其作為世界級舞者的氣度與格局,更再次以獨立編舞的方式完成了三件作品。開場的<Le Céleste>看得出許芳宜用心培植台灣年輕舞者的殷切之心,但似乎仍有「拉芳舞團」時期的身影。而為紐約市立芭蕾舞團獨舞者勞倫.洛薇特(Lauren Lovette)量身打造的<Talk to Her>,亦未有太大突破,總覺得舞台上的洛薇特,仍只是個「小許芳宜」,無法成功帶出動作該有的勁道。這次真正讓人眼睛一亮的,乃是許芳宜編舞的<Chinese Talk>。此舞採用林強《驚蟄》專輯中的同名曲目,配上侯孝賢導演、廖瓊枝歌仔戲天后等人的旁白,以強烈的動感節奏與身體動作,思考台灣人認同的喧鬧記憶與斑駁情感。就創作意念而言,<Chinese Talk>表現出許芳宜隻身在國際舞壇闖蕩的生命痕跡,在追求自我舞蹈風格與台灣認同間的細膩掙扎與探索,可以是一個非常政治正確、也可以是一個非常政治不正確的創作舞碼,只見舞台上穿黑色西裝的八家將男舞群,與穿紅色舞衣的娘子軍女舞群,彼此尬舞,隊形穿錯交織,在動作語彙上,流轉於收腹、擺胯、彈跳與馬步身段之間,既現代又傳統,既廟會又電音。 

        但<Chinese Talk>的驚人之處,不在創作意念的初衷,也不在政治意識形態的正確與否,而在於能真正給出動作與音樂作為一種強度合擊的可能,如何顛擾裂解所有關於認同、關於身體台灣性的固定僵化思考,而讓認同在身體強度中不斷生成流變,讓台灣性不斷成為創造力本身的動量湧現。<Chinese Talk>讓我們真正見識到許芳宜在「舞者」之外、在「藝術總監」之外,作為「編舞家」的美麗與強悍。

        許芳宜自2010年起立下站在國際舞台上學習製作的心願,不僅要讓自己與世界頂極同台,更要將世界頂極帶回台灣。從2012的《生身不息》國際製作演出到今年的《2 x 2》,她真的做到了,讓我們既感動又心疼,看著處於巔峰狀態的舞者,卻甘於疲於奔命在國際演出、跨國製作、藝術創作與培植後進之間,無怨無悔。

        看許芳宜跳舞,覺得那是一種毫無保留的拼搏,用盡了所有生命的能量在跳舞。看許芳宜跳舞,讓我們見證了身體無限的可能性,又有誰能不動容於這樣再也無法重複出現的生命現場。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