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張小虹 / 水分子的流變:看雲門的《白水 微塵》
分享 | 瀏覽數: 2648
|

水分子的流變:看雲門的《白水 微塵》

張小虹 | 發表時間:2014/11/24 00:02 | 最後修訂時間:2014/11/27 18:33

《白水》,攝影:劉振祥,圖版提供:雲門舞集

      

        河流與水分子有何不同?

        河流是巨觀層次的聚合,水分子是微觀層次的裂解。河流或湍急或靜緩,都在表意系統的鍵結裏慢慢匯聚,成為象徵、成為隱喻、成為傳世的寓言,只有水分子不安份也沒有名分,時分裂時聚合,輾轉曲折,奔濺流溢,永遠在匯聚成河的那一刻,再次裂解,因止不住的湧動而流變。

        舞蹈究竟該是河流,還是水分子?

        看雲門舞集2014年的秋季公演《白水 微塵》心有所感、身有所動。表面上一灰白一深褐、一天堂一煉獄,《白水》與《微塵》作為舞蹈大師林懷民的兩個新編舞作,彼此對鏡,彷彿形成了一種微妙的轉折回身,在燈火闌珊處對望。《白水》動作先行,再度展現雲門自《行草三部曲》以降已臻成熟完美的風格語彙,舉手投足間,便見有無虛實動靜,徹底有別一般後現代的拼裝混搭(在芭蕾、現代、身段、武術之間跳接),而能給出一種全新的動作感性,呼吸如氣動,迴旋如纏絲,彈跳如驚弓,即便部份年輕舞者在火候與內蘊上稍顯不足,但在整體的動作風格語彙上卻無疏漏。

        而《白水》舞台後方河流流動的投影影像,如水墨山水捲軸,既靜且動,或遠景或特寫,或用幾何暗塊切割,讓影像的運動、身體的運動、音符的運動交錯呼應,給出行雲流水的舒朗節奏。而尤其引人注目的白色舞衣,如風之湧動,布料的彈性與垂墜感,解放出一種身體的暢快自由(此乃出自中國最具冥思創造力的服裝設計師馬可)。雲門不愧是當代世界舞壇在東方身體美學上走得最遠最深的舞團,《白水》有最抽象最乾淨的形式,起承轉合間舞者出沒,如水分子清澈聚合裂解,動作純淨歸零。

        而如果《白水》讓蜿蜒地表、粼粼閃動的河流,可以如水蒸氣般上升為大氣、為雲霧、為白雲蒼狗,那《微塵》便是墜落再墜落,身體作為貪瞋痴怨的萬劫難復。《微塵》循《金剛經》「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切入,取Dmitri Shostakovich的第八號C小調弦樂四重奏,在煙塵瀰漫的暗黑舞台,演練肉身之艱難與磨難。在整體的動作設計上重心下放,在團體隊形的編排上,凸顯集體纏縛之苦與個體掙脫之險,尤其是手勾手席地排排坐、一排一排往後集體倒下的視覺震撼,直指台灣在暴力鎮壓行動中的抗爭身體。而服裝設計馬可更讓一件件深深淺淺、長長短短的褐色舞衣,出現了鐵鏽般的殘痕。《微塵》的身體沈墜,創作意念深重,讓我們不時瞥見早期雲門所著重身體動作的內在心理化與戲劇化。早期的雲門有較多創作意念的承載,纏繞於神話、傳說、歷史,政治的符號與意義,而動作多作為身體情感的延伸,或是創作意念的表達,鮮少是動作自身。而《微塵》沈重的舞台,彷彿帶回了雲門暌違甚久、既熟悉又陌生的劇場性與「情動力」(affect)。

        《白水》與《微塵》是明與暗,大氣與塵土,抽象形式與肉身艱難的對鏡,亦是水分子雲門與河流雲門的輾轉相望。

《微塵》,攝影:劉振祥,圖版提供:雲門舞集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