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邱誌勇 / 「 」:關於董陽孜書法藝術跨界劇場《騷》的隨想
分享 | 瀏覽數: 3126
|

「 」:關於董陽孜書法藝術跨界劇場《騷》的隨想

邱誌勇

評論的展演: 董陽孜《騷》

時間:2014年2月14日 7:30 PM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近年來,董陽孜的書法藝術持續地與不同創作形式結合,從建築、設計、裝置藝術,到流行文化,其多元的展現策略,讓書法成為難以被定義,或被框限在傳統表現形式的「新」藝術。因此,把評論文主要標題以引號保留空白,是因為在筆者腦中至少有超過二十個以上的想法,卻怎樣都覺得不是這麼適當。同時,也是在觀賞完之後,找不到適當詞彙來描繪自我內心感受的留白。

聽到「書法藝術跨界劇場」,第一個想法便是期盼看到如金庸筆下,將李白的《俠客行》一詩轉化成令人癡迷的絕世武功,達到天人合一至高境界的橋段。在台灣,年輕創作新銳陳韻如也曾以《飛墨之舞》首次登上法國安亙湖國際數位藝術節,讓「女書」結合舞蹈、互動裝置的跨領域新媒體藝術表演揚名國際。而這一次,董陽孜以恣意奔放、筆力渾厚,且筆順結構一氣呵成的獨特草書風格,跨界構連舞蹈與爵士音樂,在中西文明的衝撞下,展現另一番風味。然而,在《騷》中,董陽孜書法藝術中渾厚的筆力與一氣呵成的完整筆順全然被解構了,留下的可能只是搭配在舞蹈與音樂中的碎裂圖像。由此,「書寫」的整體性在印刷時代被拆解成意義可在任何脈絡中重組的個體之後;又再一次地,在數位世代中被裂解成抽象的客體,而「文字終究都是影像」的激烈宣言似乎也不言而喻的被印證了。

除了「書寫」的本質性議題外,董陽孜(作為藝術總監)在《騷》的自述中,期盼透過書法「線條」、舞蹈與音樂的跨界來產生新的火花。不可諱言,《騷》涵納了好書法藝術、好音樂創作,與好舞蹈表演的重要元素;然而,當書法藝術中筆順與筆力的韻味消失之後,其線條作為有意味的形式也可謂是蕩然無存。依此,書法藝術、舞蹈和音樂三者又如何在互補共織的狀態下,共創一部跨領域作品?這個質疑似乎又將問題拉回到近年來台灣跨領域藝術展演,不斷爭論「什麼是跨領域?」、「如何才是跨領域?」、以及「跨域的表現形式如何可能?」等本質性議題,且猶如迫使我們再次回到柏拉圖的洞穴裡,重新思考跨領域的基本認知與形式問題。換言之,在「跨界劇場」舞台上應「互為主體融合」的底藴,卻在《騷》裡顯得斷裂。起初舞蹈和書法圖像明顯的是舞台上的主角,舞者的身體姿態在快慢律動之間,融合在書法圖像之中,而音樂則較是站在配搭的位置。但,進展到一個色彩變化的最終曲,透過音樂演奏者與舞者具備多重情緒、像似音樂嘉年華會的互動表演之際,令觀者開始遲疑地詢問「董陽孜的書法藝術是否才是配角?」


 圖檔提供|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更進一步,以「董陽孜—《騷》」為作品名,卻因「書法」失去「書寫的時間—運動」,並轉化為「圖像」之際,透過數位特效裂解、旋轉、立體化、形變等造型性的處理,讓書法圖像淪為僅是「會動的特效景片」。於此同時,更有某些圖像細節有明顯的直線切邊,與其它完整的書法圖像格格不入,不知是刻意以筆直切邊來凸顯差異,還是其他特殊的需求?但令人費解的是,如果書法圖像只是多媒體的素材之一,又何需大師的墨寶。逆向思考,既然以大師墨寶為名,又為何僅是讓其圖像輕忽地當成背景?

此外,舞蹈動作則太恪守在既有語言中,更有時脫拍的應和,時而在舞蹈語言與肢體動作之間的模糊,以致難以與渾厚、奔放與自成一格的書法風格相互輝映。而燈光效果又過於俗不可耐,失去襯托主體的角色功能,其中一小段利用影子遊戲投映在白色屏幕中的視覺處理亦略顯生疏,令人不禁憶想周書毅《關於活著這一件事》中,舞者與魔幻燈光效果獨舞段落的精湛控制。因此,全場七十分鐘的表演裡,唯一最令人陶醉的彷彿是那將筆者抽離台灣這此時此在的場域,神遊到紐約Blue Note,或是紐奧良Preservation Hall的現場爵士音樂饗宴。

面對當代數位媒體科技,視覺影像幾乎可說是一種必然存在的功能,人們對視覺影像的渴望與依賴亦全然轉化並體現在自身設計、發展、購買或使用的創作之中。觀看圖像與書寫的經驗已經超越了傳統的書寫與書本形式;更甚之,已經超越了電腦螢幕,而是進入了一個環繞著我們的特殊沈浸視域。在這個環境中,多重感官刺激的閱讀形式允許更大的可能性,並提供著多重層次的意義表達。或許是因為「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亦或許是因為「董陽孜」(以藝術家之名),所以一票難求,連周美青和龍應台都選擇在開演的第一場就前往觀賞。於此,或許我們更需要呼籲的是,欲讓創作躍進的同時,臨場觀看的主政者是否應思考如何投入更多的藝文資源,輔助創作團隊,促使其更加精進,創造更具國際水準與視野的好作品。

                                                                                              邱誌勇 2014年2月 15日凌晨


 圖檔提供|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相關評論
 以即興反東方美學的《騷》--張小虹

 

相關評論

以即興反東方美學的《騷》 --- 張小虹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