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張啟豐 / 太陽,並下雨著--《雨中戲臺》
分享 | 瀏覽數: 1181
|

太陽,並下雨著--《雨中戲臺》

張啟豐 | 發表時間:2021/02/26 23:31 | 最後修訂時間:2021/03/05 16:23

評論的展演: 《雨中戲臺》春美歌劇團X金枝演社

時間:2021/02/05 (五)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 大表演廳

  

    近年來,戲曲生態分別出現「向前看」與「向後看」兩個方向:向前看——前瞻,為新世代鋪路,在演出中磨練而展現接班態勢,讓戲班與觀眾有所期待;向後看——回顧,自戲曲表演者的人生經歷與生命經驗取材,或片段、或脈絡、或演繹、或互文地展現在舞臺上,讓觀眾更加了解原已熟知/原本陌生的「人」的生命印記。

    是的,由「表演者」還原/回返為「人」。

    臺灣戲曲藝術節自2018年開始舉辦以來,旗艦製作自是眾所矚目,除了與臺灣戲曲發展相關,演出形式也不僅止於戲曲,因而折射出更多元的觀看可能。另外,編劇、導演、演員、劇團對此類形式與題材的掌握與運用,各不相同,容或有迸彩之處,但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若將視角放大來看,不論戲劇包戲曲或戲曲包戲劇或戲曲戲劇相互跨界,在舞臺所展現的面象,比萬花筒更加無可預期,繼而,觀眾也捲入其中——除了舒適圈,更有漩渦及暴風圈,對各方的挑戰仍不可免,甚至無所不在!

    因此,觀眾由其一貫的看戲模式/經驗/美學/信仰而形諸心態、滋長期待,或許在觀眾席放空(甚至如坐針氈)等待結束,又或許臺上戲正熱而抽籤走人,更或許鼓紅雙掌兀自不肯休,觀眾各優/劣/好/惡其所優/劣/好/惡,而網路留(流)言亦兀自未肯休。然而,劇作施於場上,自是一番心血,但是每一檔製作即是一種專有的組合,而每一次演出甚至都可以視為無二的版本,之於演出本身,誠然;之於觀聆而言,亦然。

攝影│陳少維      照片提供│金枝演社、春美歌劇團

 

    《雨中戲臺》本是2020年旗艦之作,因為疫情而在今年(2021)演出,卻也因為生命變化而產生人事異動,連帶地,也使得劇場演出面貌與預期有異。這次的觀劇聆賞經驗,大大欣喜處乃在於雨中戲臺之上的陽光燦爛——而且是兩顆光燦燦的太陽!

    這一齣戲演述母子的生命際遇與悲歡離合。母親之會演戲,之受歡迎,而且死都死不掉,在她眼中,這就是詛咒,自己完全無法自主——是祖師爺賞飯吃的另一種敘述視角嗎?兒子在雨中戲臺受母親盛怒厲聲咒罵去死而斥離,咒罵聲出口之際,同時也設下結界,兒子在生命的絕大時間裡,未能再與母親親近,樂享天倫。如此有力的角色與情境設定,到了演員手上,毋寧變得更有戲有料!

攝影│陳少維      照片提供│金枝演社、春美歌劇團

 

    觀眾看戲,有時因情節情境與自身的映照而情動於內、淚盈於眼,甚至久久不能自已;至於精彩的表演者,則像是斑衣吹笛人,硬是能吸引觀眾如磁鐵,更勝情節和情境。戲臺上的兩顆太陽——郭春美 + 孫凱琳,就是如此。

    郭春美的表演風格與舞臺魅力,品牌辨識度極高,風流倜儻小壞壞,冷峻玉面偷心賊,霸道總裁帥度爆表,落魄書生惹人憐愛,臺上扮女則更有天王級的媚力--這些都是長年的舞臺實踐所打造出來的品牌特色,當然,眼神、唸唱、身段、詮釋人物之精彩,自不在話下!至於雨中戲臺咒罵親兒的媽媽,則尚未在現代劇場上看過。當然,全劇演出中,春美的歌仔戲表演是觀聆體驗中最感到有戲的部分,雖然僅有片段,但是臺上迴環有致、顧盼生姿,節奏分明、唱演雙美,都足堪回味再三;至於下戲時的媽媽月鳳,根本是能量全開,有時甚至爆衝--這爆衝係以語言為附生所寄,而語言節奏和表演節奏互為表裡,互挺互拱,中年(含)以前的月鳳,整體表演在臺上竟有沛然莫之能禦的態勢,十足生猛有力,同時剛中帶柔,以一個跳tone的比喻,就像是用頂級牛排肉煎成五分熟的漢堡,精采及令人驚艷處並不在層次--不在層層薄肉堆疊煎成的漢堡內在層次,而在肉厚汁多,給觀眾超juicy的超大口滿足感--大口咬下而鮮嫩不柴,演到滿、唱說到滿--給你情緒複雜又飽滿的月鳳。

攝影│陳少維      照片提供│金枝演社、春美歌劇團

 

    至於孫凱琳,在臺上不僅改頭換面,更是脫胎換骨--特別是唱的表現,不僅是進步神速而已了。以往的觀看經驗,總認為耍酷有餘,至於其他,則尚有進步空間。當然,年紀輕,所以有期待,觀眾也可以等待。士別三日,刮目相待--雖可說是孫凱琳的寫照;但是,還必須點出:這樣令人刮目的表現,較之以往,其實已經不在同一層次。這一次的孫凱琳,歌仔戲演來一派自在,當然與家學、努力有關;但是就全劇而言,不論戲曲或戲劇,最令人激賞的,莫過於唱與說的表現,以及連帶而起的整體表演節奏之掌握精準、舒展自如!再者,高音域的演唱好似重灌新軟體,音準音型皆穩定而不勉強,音程轉換聽來輕鬆,直如猱猿攀高枝,靈活巧妙,毫不費工夫。全劇的聲音表現較之以往,更有穩定的支撐,不論唱說,都有氣的貫通;整體而論,是所有演員表現中,最令人驚艷者!至於戲劇演出的部分,肢體靈活、嗓音清亮、能量充沛是其優勢,是以在群戲、群舞、群唱的表現,自有出彩吸睛之處,看似輕鬆,實則大力小勁都非匆匆、亦非鬆鬆;再一個跳tone比喻,就像甩春捲皮的力道一樣,需要絕對的控制,同時也需要絕對的放鬆,順勢及力道均未可小覷,才能以軟糯濕潤的麵糰圈畫出一薄又一薄的春捲皮。

攝影│陳少維      照片提供│金枝演社、春美歌劇團

 

    至於母女同臺,不僅沒有二日爭輝,反而是相互輝映,為整齣戲更增添光彩!在歌仔戲部分,《殺子報》寡婦與道士在舞臺上的情欲偷渡,活脫脫明修棧道,令人擊節處乃在於母女的默契與節奏,幾乎渾然天成,拋接之際,眼神、肢體、聲音、演唱、說白…等,雖似信手拈來,有的甚至滑不溜丟,卻無一不精準到位。至於戲劇的母子部分,中年(含)以前幾乎都是直拳對決,且拳拳到肉,以嘶吼作為對談的語氣,以廝殺作為母子的關係;乍看或稍嫌缺乏細膩層次、有欠細緻,但是,在這裡--情境、表演、演員--或許三層肉來得比叉燒酥更對味!

攝影│陳少維      照片提供│金枝演社、春美歌劇團 

 

    舞臺上的兩個平行時空:太陽並下雨著。郭春美氣場極強超霸,全世界為她而轉,凱琳則年輕氣盛,在世界的運行中嚴絲合縫,節奏精準。這個平行時空總是靠著太陽照耀舞臺、溫暖舞臺,直到,吳朋奉出現--舞臺上才再有另一道光和熱,再度照亮心扉、溫暖胸懷。 

攝影│陳少維      照片提供│金枝演社、春美歌劇團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