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蒼穹下》的天上人間
分享 | 瀏覽數: 594
|

《蒼穹下》的天上人間

Author: [2013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4年02月01日 00時16分

 圖版提供|世紀當代舞團


姚淑芬的《蒼穹下》取材自文溫德斯的1986年的電影《慾望之翼》,讓溫德斯拿下1987年坎城影展的最佳導演,黑白的影像沒有敘事的結構,傳達出如詩般的意象,地上的人類傾羨空中的天使,沒想到電影中的天使,卻覬覦人世間的貪嗔愛恨,思考著人的存在,直到他遇見馬戲團中的女孩而下凡,真正體會人世間的真實存在。

電影是以天使的視界來描繪出孤獨困境與愛情希望,觀眾透過天使的眼,反照身為凡人的幸運與箇中滋味。 

電影充滿只能意會無法言傳的詩意,而舞蹈也許正好能表現那無法言傳的領域,也成了這支作品的挑戰,而編舞家姚淑芬則以天上地下的視角,抽取電影中的元素,地面快速移動的光影對比空中鳥瞰大地的緩慢影像,描寫出了人世間的天使的內心世界。

一開始以強烈的音樂伴隨著眾天使的出場,畫龍點睛的以一名佝僂的男子的出場拉開了張力的高潮,一種歷盡滄桑的孤獨與淡定般的智慧,安定了受驚般的眾天使,如智者、如敘事者般穿梭於整齣舞作。接下來馬戲團的場景,是電影中重要的轉折,是愛情的發生,是天使下凡的動機,而這一段落也展現出姚淑芬過往作品的一致性,姚淑芬從《海洋狂歡節》、《大四囍》到《婚禮》,都有著對於「愛情儀式」的情意結,天使在馬戲團中遇見女子而下凡,某些部分也如同愛情的儀式。馬戲團中展現出的雜耍與半空中的身體運用。也是姚淑芬創作的特色之一,《孵夢》中彈簧床延長了舞者在空中的時間與彈跳的角度,《器官感性》透過立起的把杆增加身體的離心力,身體的動作總是挑戰舞者的極限,玩出特技的張力。 影像也是舞作的一大亮點,這次用了即時影像的LIVE後製,直接投射在銀幕上,攝影機鳥瞰拍攝躺在地面的舞者,投射出來的影像卻是舞者(天使)們攀爬在牆面上,極有巧思的搭配,轉換視角非常成功。 整體以電影的視覺與意涵為舞作的結構,在有所文本之下,一切顯得過於清晰,天使的形象、慾望、墜落,一切都建立在天使為愛墜入人間的前提下,若完全不知原委之下,有辦法感受到那樣的好奇與孤獨嗎?舞蹈不同於電影,無法以語言交代始末,即使舞作中以電影的台詞,天使的語言道出:「當孩子還是孩子,他問為何我是我而不是你,為何我在此而不在彼?時間從何處開始,世界在何處結束?...」這仍是兩個壁壘分明沒有交集的世界,人間與天上,彼此好奇充滿想像,卻沒有答案,就如同舞作與電影,忠於文本,便無法超越,但要想超越溫德斯的《慾望之翼》,又談何容易呢?光是《蒼穹下》所感悟到的角度,已經具備相當的高度,舞者以狂暴般的能量,強化出原本電影不容易感受到的情感,在視覺上也玩得相當過癮,鳥瞰人間也是溫德斯電影中的主旋律,既不會吃掉舞蹈,又增添了視角上的趣味。

 

 圖版提供|世紀當代舞團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