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觀眾沒有要求你們共製,關於《達文西的notebook》的一點想法
分享 | 瀏覽數: 183
|

觀眾沒有要求你們共製,關於《達文西的notebook》的一點想法

Author: 莊棨惟, 2022年09月30日 18時52分

評論的展演: 2022北藝開幕季: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x拉縴人男聲合唱團x王嘉明《達文西的notebook》

《達文西的notebook》是導演王嘉明、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與拉縴人男聲合唱團的三方共同新製作,演出以無數個小幕降冪地倒敘演出,後設地以劇場廣播和燈光與觀眾頻繁互動,以大量的暗場、換幕,以及不連貫的角色、劇情、時空,挑戰觀眾的耐心及觀賞慣習。

 

也因此,最終停留在觀眾記憶中的,是直觀的情緒波動、冗長且生硬的獨白;是宛如幻燈片的過場、綜藝節目「超級變變變」的視覺意象、「康輔劇」的搞笑橋段,以及如同「樣板戲」中的大量走位。導演似乎錯估了演出製作的張力及舞台的大小,而產生了「大劇院的場地、小劇場的內容」這樣的落差。實驗性的展演方式,或是如同脫口秀的台上台下互動,都因為劇場太大而削減其強度與意義。

 

遺憾的是,劇本也有著很大的問題。除了在開演之初,旁白廣播要求鼓掌歡迎遲到觀眾入場外,接下來的橋段沒有一絲不尷尬。這些問題包含了,旁白跟獨白的濫用、破碎及空洞的對話、牽強且邏輯不通的敘事(例如十二門徒與彩色筆數量的關係)。此外,華語、英語、閩南語、粵語等語言的交錯使用,也會因為觀眾聽不懂卻沒有字幕而喪失意義。

 

導演將演出者的專業及特色抽離,造成台上既沒有合唱的身體也沒有馬戲團的身體,表演者成為舞台上的幽魂,四處徘徊、喃喃自語。甚至有時,導演似乎也放棄了去安排兩者的相遇與共演,轉而交由演出者自由發揮,所以他們絞盡腦汁地從過往生活的經驗中,找到一些與舞台演出相關的元素,進而插入了「千手觀音」、MTV配樂、重複的定格畫面以及大量無意義的走位。

 

也因此,我想觀眾最大的錯誤,就是假設這齣表演是一齣戲劇。但實際上,這是一齣導演的「心路歷程」、跨界合作的沉思,以及講述三者相遇的摩擦、溝通、困惑、迷惘以及掙扎。這些素材非但沒有被詩化、被藝術化,反而像是吸滿水的衛生紙團,每一幕次地對著觀眾丟,造成難以清理的支離破碎。

 

從達文西的notebook中蒐羅的關鍵字,成為了每一幕名──開始、光、萬物、界線、母子、陰影......等。但是與其說是「達文西的notebook」,我更認為這齣劇是「王嘉明的notebook」,除了劇本由導演的碎語組成外,表演者的身體作為道具及布景,而舞台上充滿著畫面的調度及想像。也因此,「達文西」成為創作者挪用的觀念、模型、濾鏡,「達文西」和其可操弄的圖像,成為這場扮裝派對的著裝要求(Dress Code)。

 

「跨界製作」似乎成為一種手段、一種聲浪彙集的方式,這樣的「標準作業程序」(SOP)在劇場中不斷地出現──挑幾部歷史名著並從中挑幾句名言錦句,命題寫作地挑出關鍵字大做文章,若能涵蓋愈多概念跟共製團體愈好,讓觀眾可以看得目不轉睛地,提供一些故弄玄虛的金句及影像,可以在朋友圈中作為談資,並以所謂後設的手法不斷拼貼並置,將所有素材混在一起成為一大雜燴。

 

但有時候想要一個完整的故事,反而成為了觀眾的奢望。

 

※ 聲明:本篇評論僅就上半場的觀賞經驗所撰寫,筆者因故於中場休息即離場,若因此對本齣製作評論有所偏頗或有失公道,還請不吝見諒。(謝謝哲蔚為本文提供部分參考觀點)

 

相關評論

黑盒子與社群媒體(相愛相殺)的美麗新世界: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x拉縴人男聲合唱團x王嘉明《達文西的notebook》 --- 吳孟軒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