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霸麥後…那些留不住的、沾的一身泥濘的,隨著歌曲的吼唱流徜開來...
分享 | 瀏覽數: 739
|

霸麥後…那些留不住的、沾的一身泥濘的,隨著歌曲的吼唱流徜開來...

Author: [特約評論人] 許家峰, 2021年11月29日 21時27分

評論的展演: 《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2021正港雄有戲-橄欖葉劇團

記得剛靠近30歲左右青黃不接的階段,每每同學間的餐聚後總要找個地方續攤,KTV往往是同學們首選的目標,花費不貴又似可靠近青春的尾巴,許多的心裡話總在他人的歡歌聲中悄悄地漫延開來,一起high歌尬舞、一起無限暢飲,精疲力盡後靜靜的躺在沙發上,以及把握最後的十數分鐘,不停地切換輪放歌曲…,以為的情感肆放真情坦白,在這數小時的時間裡,化解了什麼也深埋了什麼,陸續離開前的制式擁抱,是再見也再也不見。

劇名:《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攝影:高鈞然,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劇照        攝影|高鈞然        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成立於2015年的橄欖葉劇團,在表演與教學上涉略廣闊,是高雄俱活力的新新團隊之一,個人也是在去年觀賞《凍土》作品中認識此團隊,當時對作品與其製作的完整度留下深刻印象;而原訂於今年8月底演出的《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因防疫警戒相關規定,延期至11月,適逢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鬆綁相關政策的施行,對應劇中的KTV場景的設計,那一首首既熟悉又帶點陌生的流行歌曲的輪播,好似引領了我穿入一層層的時光記憶裡,試圖隨之哼唱那不成調的歌曲,內心算著有多少歌曲、歌手還記得或没聽過啊…;這次的陪同者是凌士恩,我們早早就入座,陪同者開始逐一地口述舞台設計、裝製的配置,演出時的動線與服裝描述、演員的動作等,雖過程中他數度入戲,一時忘了口述,但大致來說也相當完整了;這是一齣十分討喜的作品,看似面面俱到的照顧到觀眾的情緒感受與角色投映的現實面,但這樣裡所當然的情節讓我心中產生不少疙瘩,演員載歌載舞的賣力演出,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只能說表演越精彩,反而感覺越抽離,本篇會就即席口述舞台設計、演員、文本與導演這幾個方向提出自身的觀察與解讀

我非常欣賞高健鈞的舞台設計,由金屬框架與霓虹燈管的裝製,塊狀排列成一條拱型視覺區塊,像似拉出一條幽暗的洞穴,週圍散發出螢螢的光火,舞台中央的沙發配置又帶點居家的氛圍,像是被施魔法的結界般,四位主角被匿名的聚會召喚至此,隨著劇\情的推移、情緒的高昂低落等,包圍住他們的霓虹燈光也隨之閃爍迷離,當然還有燈上文字的小巧思,呼應著四人間的明暗關係,個人覺得高健鈞的設計總是如此的貼近劇\作,光聽陪同者口述舞台這塊就是一種偽視覺的享受了。

麥霸1
《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劇照        攝影|高鈞然        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雖然角色原型有些扁平樣版,但我還是得稱讚這次的演員們,雖然並非每首歌都會完整的唱完它,但可以不時地在唱與說之間順暢的切換發聲位置,那呼吸與體力間的調配運用,可以感受到其背後所下的苦心練習。飾演陳家豪的蔣永瀚,就角色上十分討喜,不管在宅男特質、情緒動作的轉換上拿捏得宜,個人覺得是所有演員中最穩定的一位;飾演黃雅雯的蔡孟純,其實這角色或者小三角色,她的辨識度本來就不高了,我不敢說她詮釋的很好,但就整體表演上,她是當中可以將內斂的情緒,那種心有千萬糾結的狀態處理最完整的一位;飾演林冠宇的鄭羽辰,讓我印象深刻,可能因去年有觀賞他在《凍土》的演出,雖講起話來還是有些屁孩氣,但不管在口條、聲音與情緒上,可以感受到前後明顯的進步。

飾演雙寶媽涂婉婷的鄧棋薰,隨時都可以飈高音的功力很嚇人,雖是裡面情緒轉折最大的一位,對我來說還是太張揚了,但至少媽媽味有穩住這個角色;不過若真要說本劇最靚、最跳的角色,莫過於吳慶弘所飾演的服務生,不僅載歌載舞,那段倚著沙發邊唱歌邊後翻的表演,那呼吸、換氣的掌控真好,雖出場的時間不算多,但真的很搶眼。也由於四位主角的戲份太過平均,縱使演員們表現亮眼,但回到角色層次上仍太過樣版,有許多更深層的質地無法被彰顯出來,但無損我喜歡這幾位演員的表現。

劇名:《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攝影:高鈞然,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劇照        攝影|高鈞然        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越是日常的場景越難表現、越難突顯其日常的特質,個人没閱讀或觀賞編劇郭耘廷其它的文本,但就《麥霸》的架構舖陳上,角色顯得有些扁平,不夠立體,整個文本的核心價值很老派,若就角色所對應的生活,照裡來說可被討論延伸出的議題應是多元的,若没有這些流行歌的陪襯下,單就文本所表現出來的思維,會以為我在觀賞一齣二十多年前的劇作,過時的性別玩笑、了無新義的人,連情感關係還是傳統的二元思維,也許它符合多數大眾的樣貌,但回到文本創作上,這種蜻蜓點水般地將話題帶過,架構單薄,没有焦點與交集,很容易讓我恍神抽離,,還好故事架構是貼近大眾的,縱使即有二分的台詞再加上八分經典傳唱歌曲的映襯,依舊可以讓觀者快速自動對號投射其中,進而情緒快速炫染開來。

最難的是形容戲劇節奏,個人覺得不管是大製作還是小製作,時間是長或短,能讓觀者一起隨著劇情的起伏與角色們的哭笑,最後一起結束演出就是有好好照顧到觀者的感受。關於導演張皓瑀,我會拿去年的《凍土》與這次的《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做一個對照,個人覺得導演是善於畫面調度,甚至節奏拿捏得很好,但回到劇作所要傳達的寓意、核心價值,似乎又少了些更深層的什麼,好比去年的《凍土》少了一層倉桑遺撼、通達的氣度或格局,但今年的《麥霸》,可能貼近自身的世代,在處理起來就得心應手些,雖然故事核心模糊失焦,少了一層更加主觀的觀點,但回到很視覺的觀看視角上,可以感受到他在此次作品的調性、整體表演節奏的調度上又進了一階。

劇名:《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攝影:高鈞然,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劇照        攝影|高鈞然        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題外話前一陣子和同一位陪同者一起看戲時還在碎唸南部的劇場演員不太會用mic講話,聽完整場演出後耳朵不怎麼舒服,但這次《麥霸》的演員們在mic 的使用出乎我意料的好,不敢說完全没問題,但至少可感受到五位演員不管在唱歌還是說話時,不太會有含糊不清的大小聲,聽起來舒服真的對一名視障觀眾而言真的很重要。

一個包厢,一首首流轉出來的歌聲裡,淺淺的苦、淡淡的甜,那些被生活銷磨的夢想慢慢遠離成一個夢。《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與其說是看四位角色較力,倒不如說從他們些許的瞬間看見自己的樣子,没有高深的學問,就是在生活中找到那吉光片羽,在那舞台與現實轉換對照間,找到那份認同,那份感同身受的情緒出口,所以一起笑與哭,只是在這感動後,走出劇場還可以延伸與討論些什麼,團隊除了照顧觀眾\票房外,又該如何提拉作品的高度,藉由創作再次豐富下一個作品的厚度,是必須要去思量的地方。

劇名:《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攝影:高鈞然,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四個尋找麥克風的麥霸》劇照        攝影|高鈞然        圖片提供|橄欖葉劇團提供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