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被遺忘的》不容遺忘
分享 | 瀏覽數: 477
|

《被遺忘的》不容遺忘

Author: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21年11月14日 21時15分

評論的展演: 河床劇團《被遺忘的》

黑有幾種顏色?墨黑、灰黑,或許記憶中有一種黑,比眼睛看到的都還要更黑。然而黑不就是吸收了光線的呈現,哪裡有不同「顏色」呢?河床劇團《被遺忘的》在台北國家劇院大舞台,參與的藝術家運用空間、燈光、道具,演出了這麼一場意象主導感官的戲,我們跟著看到地底下不同深度的黑;跟著進行了一場從地面到地底、從意識層到超意識層之旅,劇場影像傳達生活的重量令人倍感沈重,但是一幕幕勞動者扭曲的身體,讓我們同理共同的記憶,其中生命的溫度令人內心滿溢。

成立23年以來,河床劇團的名字和導演郭文泰劃上等號。他的創作美學是以「活雕塑」和「流動的畫作」串起一場劇場演出,用他的話描述河床作品是「跨越視覺藝術和表演藝術的邊界,模糊夢境和現實界限」。觀眾喜歡進入河床的劇場,去感受溶進作品獲得的親密感。這次,河床從小劇場的演出規模首次登上劇院大舞台,認識郭文泰作品的觀眾無不好奇、萬分期待他要怎麼玩這個大空間。

他選擇「礦工」這個消失在一般人生活雷達範圍的主題。而煤碳代表的化石燃料,是被摒棄、亟欲切割的過時「老朋友」。台灣曾經開採煤礦,以及曾經發生重大礦災,這類陳年往事與劇院的主體年輕觀眾距離非常遙遠。憑藉知名編劇吳念真,喜歡老電影的人可能對「無言的山丘」、「戀戀風塵」片中礦工角色仍有印象。

《被遺忘的》開場戲看到彎腰推著台車的勞動者,傳統形象的女舞者,一度令人狐疑「這是河床最具象的作品」?很快的,舞台上出現的道具設計及利用,充分展現魔力,包括偶、(不知什麼材質)有發亮點的有機體團聚物、腦滿腸肥的老闆對照礦工身穿乾淨白衣,從他的上衣拉出充滿舞台後方背景那麼大的白布幕,使用黑為基底的舞台此時已經完全迷惑住觀眾。

被遺忘的-32021秋天藝術節:河床劇團《被遺忘的》劇照        攝影|張震洲        照片提供|河床劇團提供

如同河床作品一貫風格,表演的行進不走單軸故事線,一個又一個的意象/影像,用「溶進、溶出」的方式交替銜接。一次又一次加強並說服觀眾,礦工這個型態的勞動在不符合人體舒適程度的空間裡作業,這裡有的是漆黑、酷熱、潛在危險的陰影,肩上和背上的生活負荷。台上演員許多人有舞者身段,適切的表現扭曲的、掙扎的身體曲線。

演出節奏仍是「流動的畫作」概念,那些詩意、及令人驚喜的畫面,觀眾可能在散戲後,雖然因為沒有前後故事的對照,不記得確切的順序,但是畫面的戲劇強度足以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而且反覆咀嚼的影像絕對不只一個。

比如舞台上空緩緩降下一個玻璃長框,方框上方有亮光,在黑色舞台背景裡,我們看到方框裡慢慢充填煙汽,禁錮在裡面的演員上身裸露,肌肉線條舞動受困的無奈。煙霧在光線下,被賦予了實際的形體;煙霧量逐漸增加,顯示時間的推進,觀眾的感受從輕、跟著轉為重。 

比如有場戲,一塊隨風輕盈飄動,飄出大幅度曲線的布一樣的道具,後來竟然像紙一樣整個捲折起來,舞台畫面彷彿從2D變成3D,全部場景揉捲成一團,然後換到下一個場景,劇場效果的懾人驚豔令人心跳加速。 

被遺忘的-52021秋天藝術節:河床劇團《被遺忘的》劇照        攝影|張震洲        照片提供|河床劇團提供

雖然黑色是貫串整體的主要基調,導演運用色彩代表地面上的家人,一場家屬擁簇著從礦坑推出來的死亡礦工的戲,從動作和聲音,用舞蹈的形式讓人聯想家屬呼天搶地的反應。悲憤之外,這些有活生生色彩的家人迸發出來的力氣,求的是繼續好好活著。 

舞台上同時進行不同支線、蒙太奇和舞蹈,高潮演出一個接著一個。

這個演出,國家劇院的舞台條件成了要角。旋轉、升降、燈光架降落下壓,讓觀眾體會地面上、地面下兩個世界的轉換,地面下不同高度層次,以及礦坑狹窄坑道的壓迫感。

郭文泰3年前著手籌劃《被遺忘的》,他接受採訪說過,創作起源一部分有感於高俊宏一件與礦工有關的作品。高俊宏踏察廢棄空間的計畫,衍生出好幾件作品。其中一件行動表演,他將收集揀來的礦工衣物一列掛出來,然後在39分鐘表演時間內,輪流穿每一件留有工作痕跡的礦工衣服。另外,身為美國人,郭文泰也受到前總統川普上任後帶來的衝擊,川普不顧全球對抗暖化的疾呼聲浪,為討好他的重要金主,上任後承諾要恢復國內煤炭工業,當時令郭文泰驚愕不已。而後有了這場邀集偶戲家及舞台設計班德(Torry Bend)擔任共同導演及編舞田孝慈擔任副導演的作品《被遺忘的》。

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看完《被遺忘的》,對國家劇院的舞台條件留下深刻印象。回想起我多年前在同一個舞台,看季里安經典作品《Bella Figura》,昏暗燈光下,上空舞者下半身是長裙線條,神秘朦朧的氣氛中,大幕配合舞者不斷開合,我看到舞台上大幕也擔任舞者角色,那個舞台初體驗刻印成永久的印象。同樣的,我看到國家劇院舞台參與《被遺忘的》演出,讓演員透過舞台技術,在不同的水平高度演出,並且多次變換,製造出來的空間幻覺創造不同層次的戲劇感,創作出來的戲劇效果,足以讓人們很多年後仍記得,不容遺忘。

 

 

相關評論

2021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 --- 汪俊彥

應該記得的誰又會記得 ——《被遺忘的》 --- 張徨裕

詩化奇觀災變安魂曲:《被遺忘的》被遺忘的美學與道德學探問 --- 王寶祥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