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記憶就像藤纏樹《戲中壁X》
分享 | 瀏覽數: 639
|

記憶就像藤纏樹《戲中壁X》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元棠, 2021年09月19日 17時44分

評論的展演: 差事劇團《戲中壁X》

演出:差事劇團
時間:2021/9/18 14:30
地點:台中國家歌劇院小劇院

《戲中壁X》-01《戲中壁X》演出照片       攝影|林育全       圖片提供|差事劇團

「壁」無所不在,就算遮眼不看,這「壁」隨著時間推移也不消失,白色恐怖的記憶怎麼可能消失呢?當受害者將自己淹入沈默,死者仍然向倖存者與諸眾述說,死者的力量衝破這時空的「壁」,並且牢牢盯住世間。中秋午後,看完這齣戲,為這強烈的視線感到心悸,哼唱著劇中客家歌曲「藤纏樹」,恍然大悟,記憶就像藤纏樹,戲中壁X則在無窮盡的自我向內探問,與外在時代巨大的「壁」之間,試圖為未來指向。

由台灣劇作家簡國賢編劇,在1946年首演於台北中山堂的獨幕劇《壁》,以劇中人許乞食悲慘的生命,反應戰後台灣貧富與階級的巨大差距,當時簡國賢與宋非我合作組成聖烽演劇研究會,而《壁》這部戲被當局強迫停止,二二八事件後,簡國賢被國民政府強力追捕,後於1954年處決。 

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從簡國賢一生經歷為主,創作小說《戲中壁》,1994年,以第一版壁中壁於香港演出,多年後於2020年進行劇場製作《戲中壁》,在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劇場演出,今年《戲中壁X》則在華山文創園區烏梅劇院與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四位演員李明哲、梁馨文、馮文星、謝宗宜不慍不火,在舞台裝置與影像設計間,共同形成豐富的畫面,由黃瑋傑與山寮樂隊現場演奏,氛圍更為飽滿,劇本有著濃厚的文學氣質,如詩的台詞與舞台畫面交織出文字的力量,演員流暢使用著客語、台語、日語以及華文,展現多重語言的時代風景,動人細緻的情感,讓詩、歌、意象與語言複調的交織,構築島嶼的鮮血、黑暗與天光。

劇作家在現場與角色對話,其書寫簡國賢、宋非我與簡國賢之妻:惠子,除為回溯歷史,找尋那死刑槍響的意義,劇作家與角色也相互詰問,「朝聞道,夕死可也」,這「道」究竟是什麼?走上革命的道路是否無悔,是以奮鬥的鮮血換取了尊嚴,「安那其」的精神,鮮明矗立,劇作家率性的自我質問,在當代眼光與歷史人物之間迴盪 ; 劇中描述之文字力量,除了欲揭露時代不公不義,也藉運用諧音詞或同音字展現文字隱藏的能力,表現了在那壓抑年代,不得不隱晦傳達的血淚,例如台詞中「那隻稱為匪諜的蝴蝶」。雖簡國賢被殺的事實殘酷,然導演並未讓悲情無止盡渲染,藉由樂隊手風琴與大提琴的演奏,帶出「安那其」的熱情浪漫,轉換且提高犧牲的意涵。

舞台裝置細節精緻,燈光影像實踐詩意,影像中文字的各樣呈現,如細小、如疊影與佈滿,皆強化本劇。於是戲中戲時,演員詮釋許乞食和母親,那身形,已經提示接下來死者的現身,當簡國賢被處決後,死者遊蕩,劇作家的太太惠子決烈的身體,提著紅燈籠跔僂緩步,那冤屈的力量,則是死者堅定的意志,甚且親切靠近,那氣力竟讓諸眾挺腰抬頭直面歷史的記憶。

「茫茫渺渺」的魂魄,自上落下的骨灰,與充滿四周的文字,總算可在抵抗呼喊、顛簸逃難與有若困入水牢的沈默裡,再次返回世間,再次倒映無所不在的「壁」。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