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劉文琪個展《有一種叫天使山的冷》
分享 | 瀏覽數: 848
|

劉文琪個展《有一種叫天使山的冷》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21年08月21日 20時18分

評論的展演: 劉文琪個展《有一種叫天使山的冷》

  面對玻璃上的凝霧,很多人都有著順手畫下痕跡的經驗,這種毫無目留下痕跡的經驗可能是人類的本能,對藝術家來說則是可能接近於創作的本能;以此為起點,劉文琪編造與冷氣師傅書信往返探討如何在展場人工製造凝霧的可能,痕跡不需要有意義,探討了創作的源起同時,也回應創作的自身。

  87日至28日,良室藝術空間舉辦劉文琪個展《有一種叫天使山的冷》,在地下室展場中,總共只有四件作品,包括〈託冷氣師傅的霧氣裝置、〈術家與冷氣師傅的來回風景明信、〈氣工程紙上的風景與〈你的小雪丘(由藝術家撿拾的現成物構成)等,同時展場也播放藝術家在天使山時的現場錄音。  

  走在《有一種叫天使山的冷》展場中,觀看的經驗可能比較偏向閱讀經驗,這不只是因為作品形式,而是展覽的整體敘事相對完整且工整,可以看出來年輕藝術家受過的學院訓練,也在透過這樣的工整對應中反思「再現」的層次與「議題」間關係的拿捏,或許這也讓我們觀察到部分年輕藝術家的某種創作處境與思考的現況。


  從閱讀〈藝術家與冷氣師傅的來回風景明信〉到走向〈冷氣工程紙上的風景〉的閱讀過程,從一開始我們理解到藝術家尋找專業技術協助,同時似乎也與工程師建立交情,工程師的形象越來越有血有肉,但是看到冷氣工程紙上的風景上,那些工程紙上的兒童畫時,我們意識到,這兩個作品其中之一可能為偽,而經過藝術家說明後,果然證明後者為真,是藝術家小時後在父親的工程紙上塗鴉,而顯然前者是藝術家所偽造的。

  但說是偽造,不如說藝術家在此隱瞞了冷氣工程師即為父親的事實,一方面如藝術家本人在展場所說,不想讓作品過於傾向個人私密敘事,這可能是對於當下藝術環境的判斷,但是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對藝術家來說,「再現」的手段與距離,才是她當下思考的重點,透過這個偽造呈現的是藝術與現實的距離,也推開觀看與思考的空間,也就是說明信片上的對話其實本來就是父親日常提及的生命經驗,藝術家只是透過形式/造假的功能給出更大的閱讀空間,而後的冷氣工程紙上的風景則是拉回童年創作的記憶,並對觀眾提出解謎的基準;而這也就難怪,〈給你的小雪丘〉的語彙是較為學院的造型美感為主,因為這是長大的小女孩以「專業」送給父親的禮物,或許也期待著被認同的情感。

  但是造假的精采不只是如此,設若觀眾其實沒有機會在展場聽到藝術家承認冷氣工程師即為父親,這個作品在敘事上依然成立,〈藝術家與冷氣師傅的來回風景明信〉成為導言、冷氣工程紙上的風景是作者自述,冷氣工程紙上的風景與〈給你的小雪丘〉則是作為符合傳統美學的「作品」,真假兩個敘事層面互相支援,同時也呈現傳統美感與當代藝術在此互為表裡的關係,而兩個敘事之間距離的拿捏則是藝術家著力最深的創作思考之處。

  

  

  

相關評論

描繪驅力:《有一種叫天使山的冷》劉文琪個展 --- 蔡佩桂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