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瘋狂」與「暴力」僅一線之隔《泰特斯瘋狂場景》
分享 | 瀏覽數: 90
|

「瘋狂」與「暴力」僅一線之隔《泰特斯瘋狂場景》

Author: 黎晏雲, 2021年05月25日 08時14分

評論的展演: 台南人劇團《泰特斯瘋狂場景》The Madness of Titus Andronicus

黎晏雲〈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跨領域碩士班研究生〉

單位:台南人劇團

地點: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 南海劇場

時間:2021/04/17 19:30

 

台南人劇團《泰特斯瘋狂場景》,(以下簡稱《泰特斯》),改變自威廉‧莎士比亞(簡稱莎士比亞)最血腥的復仇悲劇,由蔡志擎導演改編,著名的舞台劇演員林子恆、張智ㄧ、張雪欽、劉桓、潘韋勳、蔡佾玲領銜主演,演出全長約150分鐘,含中場休息15分鐘。

 

故事從羅馬將軍泰特斯(林子恆飾)戰勝哥特王國,帶回哥特皇后塔摩拉(蔡佾玲飾)作為俘虜,並在塔摩拉面前殺害其長子替自己的兒子討會正義,塔摩拉為了替兒子報仇,與艾倫(潘韋勳飾)聯手計畫一場復仇血戰。場內為了營造古羅馬帝國時期的場景,在舞台的正前方地板鋪滿土黃色的沙子及一桶桶裝著紅色墨水的的鐵製水桶,劇中運用大量的紅墨水來象徵死亡及傷痕,這是一種直接表達死亡的演出手法,也讓看劇的觀眾的可以很明確的了解劇情現在的走向。

 

一剛開頭血祭塔摩拉長子的畫面就運用了紅墨水,一桶滿滿的紅色顏料從脖子與後背中間位置潑出,人質當場倒下,象徵了此人已死,場面極為震撼。

而其中運用紅墨水最寫實的部分莫過於拉維婭(張雪欽飾)被塔摩拉兩位兒子性侵、割舌、斷手的畫面,運用昏暗不明的燈光搭配支離破碎的服裝,一層一層的被撕毀,露骨但卻不露點,加上演員及其賣力的嘶吼加哀號聲,使觀眾彷彿身歷其境一般,一樣的痛苦、一樣的折磨。

 

此劇《泰特斯》在舞台設計上沒有過多的生活寫實場景道具去做替換,導演反而是運用演員身上的服裝替換,一個快速轉場或是上下場,加上多媒體結合運用舞臺背後的大螢幕時況轉播的方式將劇情的轉折點加以銜接,不僅更貼近原莎劇的呈現方式,也提升觀眾更多的想像力。

 

或許有些觀眾會覺得這樣的配置顯得劇場稍顯單調,但我卻認為這更是能考驗觀眾對表演者的專注力,目光聚焦會全然被演員身上塑造出的角色特質給吸引,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拉維婭被強暴後與哥哥盧修斯(張智一飾)的對話,因被割去舌頭及雙手,她其實沒有臺詞訴說那悲慘的經過,可是卻可以從她的眼神、腔調、肢體動作以及哭聲去感受到,說不盡的委屈與痛苦。不管盧修斯如何擁抱安撫,如何想從拉維婭的哭聲中去找出指認兇手的蛛絲馬跡,雖然只有哥哥獨自用言語對話,卻能深刻感受一切的畫面歷歷在目,感觸極深。

 

《泰特斯》改編自莎士比亞《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身為莎劇著名的悲劇之一,看過此劇的人,應該對結局都不太陌生,四位主角在一場「人肉宴」當中相互殘殺,泰特斯因為兒子的死開始發瘋,不惜將唯一的女兒親手殺死,塔摩拉得知自己的兩位兒子早已成為盤上的肉餅及高腳杯中的紅酒,不惜與泰特斯同歸於盡,而最後將歇斯底里的泰特斯殺死的羅馬國王薩德斯(劉桓飾),也被逃出羅馬密謀而歸的盧修斯給殲滅,盧修斯繼任為新一任羅馬國王。

原以為這一切悲劇即將結束,卻沒想到在盧修斯上發表繼任感言結束的那一刻,一攤紅墨水從天而降,血淋淋的淋在盧修斯身上,燈暗,演出結束。

 

演出的最後,個人認為屬於開放式結局,為一存活的盧修斯到底是以善良的新國王身分存活在羅馬帝國,還是因為無法抹去心中太多的傷痛將悲憤轉為仇恨走向死亡。但不管最後的結局走向如何,都值得來反思,在現代的生活當中,人活著本身就是一件瘋狂的事,但我們是否曾因為一些瘋狂舉動或是自以為的善良而使用暴力?造成別人無法挽回的痛,悲憤化為仇恨,復仇再復仇……。每個人如果能多一點的換位思考,多一些的包容,多一絲的空間及體諒,或許哪一天當代「悲劇」可以不再上演。

相關評論

誰才更危害人類?《泰特斯瘋狂場景》同情割喉戰及嗜血傳媒之觀點競賽 --- 王寶祥

若人性的貪婪,可適當的加以控制,將不讓無窮的慾望蠶食鯨吞《泰特斯瘋狂場景》 蕭富尹(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跨領域碩士班研究生)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