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若人性的貪婪,可適當的加以控制,將不讓無窮的慾望蠶食鯨吞《泰特斯瘋狂場景》
分享 | 瀏覽數: 108
|

若人性的貪婪,可適當的加以控制,將不讓無窮的慾望蠶食鯨吞《泰特斯瘋狂場景》

Author: 蕭富尹(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跨領域碩士班研究生), 2021年05月17日 19時29分

評論的展演: 台南人劇團《泰特斯瘋狂場景》The Madness of Titus Andronicus

演出│ 台南人劇團

時間│2021.04.17(六)19:30

地點│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南海劇場

 

蔡志擎導演以當代視角出發,重新改寫莎士比亞的血腥暴力復仇劇,推出最新力作《泰特斯瘋狂場景》。

故事一開始由哥特王國戰敗羅馬揭開序幕,作為戰俘的哥特女王塔摩拉,親眼看著長子被羅馬將軍泰特斯帶回,即刻公開處決,血祭羅馬,無論塔摩拉怎麼樣的央求、怎麼樣的拜託,泰特斯依然不為所動,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塔摩拉為了替戰死的兒子討回正義,與情夫阿龍聯手,把矛頭指向泰特斯的女兒拉維婭,讓看似戰爭成功且迎向安定的羅馬,又再一次的陷入塔摩拉精心佈局的計謀之中。

在舞台呈現上使用紅色液體的潑灑、澆淋來表示摧殘及殺戮,故事一開始,直接破題把故事帶向哥特女王長子血祭羅馬的場景,士兵提起水桶往阿勃斯頭上淋下來,不但使人感到身歷其境,那澆淋的速度,也不難看出羅馬人迎接國家勝利的心境及對異族的蹂躪,聽著液體落下的聲音,將所有的視覺、聽覺加倍聚焦起來,手法十分煥然一新。

一連串的暴力、割舌、啖人肉都在拉維婭無意間闖入樹林後開始慢慢萌生,不但發現已是羅馬總統夫人的塔摩拉與嬖奴偷情,更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斷肢,竟是在阿龍的計畫及挑撥之下,帕西斯的遺體。在樹林中狄米及契倫受塔摩拉的指使,對泰特斯女兒做出斷手、割舌及強暴的不潔之事,泰特斯也因斷肢一事,掉入塔摩拉設的第二個圈套中,並且獻出自己身為羅馬將軍的一隻手,這種種的行徑,更襯托出不一樣暴力手法。

真正讓我有所感觸的,是到頭來泰特斯才明白一切的一切全是塔摩拉的復仇,一直以來以為自己的忠誠、在政治上的謀事,是對家人最好安排,沒想到卻因此讓自己陷入更深的泥沼之中。被捕的泰特斯,在舞台上是使用攝影機攝錄的方式,將鏡框式的視覺傳達給觀眾,更能使觀眾目光完全投射在泰特斯所要呈現的憤怒、無助及絕望上,這也使經歷種種的泰特斯萌發出更卑劣的人格狀態,鏡頭雖只帶到上半身,但搭配背景幕製作出來的立體樹幹,讓打在上面的投影畫面更顯泰特斯已完全成為一位性格扭曲的人。

全劇最特別提起的是,除了幾個片段導演要呈現播報新聞的橋段,而添加的新聞音效,其餘都是以演員本身進入角色的心理狀態,來使其由內而外的讓接收端產生內心的觸動,這些痛苦和釋放,是不需要借助任何配樂來點綴的,使得很多章節,觀眾能藉由劇場的空間、演員的喘息等等,來達成兩者之間連結。

劇中,每位看似理智的角色,其實背後早已無法壓制心中的野蠻與暴戾,他們猖狂而凶狠、暴力且嗜血,讓我省思當今社群網站對人類的影響,究竟社群媒體的便利,是改善了人際關係之間的距離?亦或是帶來了冷漠與無形的霸凌?而故事的主軸,圍繞著泰特斯的決斷延伸而出,究竟泰特斯對國家的忠誠,是愚?是智?拉維婭拒絕的政治聯姻,是對?是錯?薩德斯與塔摩拉的婚姻,是以為可以就此掌握住曾是哥特女王的真正臣服?還是另一連串的巨大反擊…這一條條的導火線,十分值得觀眾去細細品嚐。

相關評論

誰才更危害人類?《泰特斯瘋狂場景》同情割喉戰及嗜血傳媒之觀點競賽 --- 王寶祥

「瘋狂」與「暴力」僅一線之隔《泰特斯瘋狂場景》 黎晏雲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